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其他 > 總裁的甜寵新娘 > 第6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總裁的甜寵新娘 第6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衛何懵了,這......什麼情況?

褚臨沉冷冽的唇角緊繃,狹長幽暗的深眸盯著秦舒,強勢而冰冷的氣場瞬間蔓延開。

秦舒隻覺渾身一陣寒意。

對上他鷹隼般淩厲的視線,她的心臟驟然緊縮。

這一瞬間,呼吸彷彿被無形的大掌扼住,讓人喘不過氣。

秦舒不著痕跡地錯開了他的視線。

這時,褚臨沉幽冷的嗓音響起:“衛何,送客。”

衛何明白自家少爺的意思,快步走到記者麵前。

“我家少爺現在要處理一件私事,就不留各位了。另外,請大家刪除今天在褚家所拍攝的相關視頻和照片。”

記者們麵麵相覷,讓他們離開倒冇什麼,可後麵這個要求卻很讓人費解,他們隻好朝褚老夫人看去。

“阿沉,你這是做什麼?”宋瑾容不滿道,這些記者都是她特意請來的。

“奶奶,您稍後便知。”

在褚臨沉的要求下,無關的人都被“請走”了。

大廳裡,隻剩下褚家的幾人,與秦舒。

傭人們在廳外候著。

人越少,說明事情越嚴重。

秦舒心裡緊張起來,臉上卻冇有顯露半分。

褚臨沉見秦舒強作鎮定的模樣,不禁冷笑。

他毫不客氣地拆穿,“跑到褚家來招搖撞騙,膽子不小!你是自己滾出去,還是我讓人把你丟出去?”

秦舒臉色霎時一白。

看來,這位褚大少早就一眼識破她了。

秦舒動了動唇,宋瑾容卻先一步疑惑道:“阿沉,你這是什麼意思?誰騙人了?”

“她。”

褚臨沉冰冷的目光如利劍,刺向秦舒。

“這怎麼可能?”宋瑾容蹭地站起,“是你說要娶她,還送了信物,奶奶纔派人去接她回家的啊!”

那信物她早就檢驗過,千真萬確。

“奶奶,我把信物送給了一位叫王藝琳的女孩,至於她——”

褚臨沉冷眸微眯,“我也不知道她怎麼會有我的信物。”

“這、這是......弄錯人了?”宋瑾容渾身一震,難以接受。

站在一旁的褚雲希蔑笑道:“奶奶,我看不是弄錯人,是某些人彆有用心,不擇手段想混進咱們褚家啊!這個叫秦舒的,根本就是冒牌貨!”

話音落下,褚家人看秦舒的目光不再友好。

褚臨沉冷聲吩咐衛何:“給王家打電話。”

“是。”

衛何走到一邊去打電話。

他很快便回來,說道:“褚少,藝琳小姐說,信物不見了,而且——”

衛何快速看了秦舒一眼,補充道:“我提到秦舒這個人,藝琳小姐很訝異,她說秦舒跟她是同學和室友,兩家人住一個小區。前天實訓結束,是秦舒幫她收拾的行李箱。”

事實似乎擺在眼前。

秦舒跟王藝琳關係親近,想偷信物太容易了。

褚臨沉看秦舒的目光愈加冰冷,強勢逼人的氣場籠罩在秦舒頭頂上方。

“你還有什麼話說?”

“我冇有偷過藝琳的東西。”

秦舒下意識辯解,但對上褚臨沉寒冰似的雙眸,她意識到,既然已經被拆穿,再多的說辭還有什麼意義?

她索性坦白:“但我的確是冒充的......”

她現在才明白,養母發的最後一條微信,為什麼讓她跟王藝琳絕交。

原來,他們讓她冒充的竟然是她。

見秦舒承認,褚臨沉眼底多了一抹厭惡。

“哥,這個女人還有臉承認?真是太噁心了,趕緊把她趕出去吧!”

褚雲希滿臉鄙夷地看著秦舒。

褚臨沉薄冷的唇緊抿著,高俊的身體散發冰冷寒意,猶如淡漠無情的神邸,令人生畏。

秦舒背脊繃得筆直,垂在身側的手攥緊了掌心,等著他的處置。

半晌,他不含一絲感情的沉冷嗓音響起:“趕出去太便宜她,打電話讓警察來處理。”

把她交給警察?

秦舒臉色唰地一白。

她要是進了警局,這輩子豈不是毀了?而且,奶奶那邊怎麼辦......

咚!

身旁傳來一聲悶響。

“奶奶!”

“媽——”

“老夫人......”

宋瑾容突然毫無防備地倒在地上,眼皮上翻,身體不受控製的抽搐。

褚家人被嚇了一跳。

老夫人身體向來健朗,之前從未這樣。

距離最近的秦舒愣了一秒,然後很快反應過來。

她下意識地蹲下身想要幫忙。

另一道身影比她動作更快,如疾風而至。

秦舒感覺後背被狠狠撞了一下,她重心不穩地跌倒,膝蓋著地,摔得悶疼了下。

等她抬起頭來,隻見褚臨沉麵色冷峻,已然快速地扶起了老夫人。

他低沉的嗓音透著冷厲,“衛何,叫救護車!”

衛何立即打電話。

褚序等人也立即圍上來幫忙。

秦舒被擠到了外麵,皺著眉頭看褚家人忙成一團。

“快拿毛巾和水來!”

柳唯露見老夫人唇角溢位白沫,急聲吩咐傭人。

褚序和褚雲希則幫忙按住她不停顫動的四肢。

他們第一次遇見這種情況,急得方寸大亂,不知所措。

這時,一道清亮沉靜的聲音響起:

“你們這樣隻會害了老夫人!”

秦舒從地上爬起來,神色嚴肅。

褚雲希立即回了個白眼給她,“閉嘴!都是你這個冒牌貨把奶奶氣倒的!”

秦舒:“......”

她已經看出了褚老夫人是什麼症狀,任由他們這樣胡來,肯定會出事。

“你過來!”

磁性低冷的嗓音響起。

褚臨沉看著秦舒,深邃的眼眸比常人多了一分冷靜。

秦舒既然和王藝琳是同學,那她也懂醫術。

褚雲希詫異,“哥?”

醫者本心,秦舒冇打算坐視不管。

所以褚臨沉一開口,她便直接走上前,將褚雲希拽到了一邊。

“老夫人這是癲癇發作!不能按她的手腳,會傷到肌肉和關節。”

褚雲希根本不信秦舒的話,“什麼癲癇?我奶奶從冇得過癲癇,你少胡說八道!”

說著,她就要上來拽她。

褚臨沉冷喝一聲:“退到一邊去!”

褚雲希腳步僵住,在褚臨沉強勢的氣場麵前,隻得懊惱地退了一步。

秦舒感激看了褚臨沉一眼,卻對上他陰鶩的目光,透著一股狠勁兒。

他冷戾的警告道:“我奶奶要是出事,饒不了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