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其他 > 總裁的甜寵新娘 > 第3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總裁的甜寵新娘 第3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林孟帆被打懵了。

秦舒在他麵前向來乖巧溫順,言聽計從,滿足他所有自尊心。

這一巴掌,卻打得他臉麵全無。

“秦舒——”

林孟帆惱羞成怒,反手就想還回去。

眼睛一尖,視線定在了她的脖頸處。

他扯開她衣領。

纖細的鎖骨處,佈滿曖昧的痕跡!

唐筱如捱了巴掌,心裡有怨,見狀,冷嘲熱諷道:“孟帆,看來你這個自命清高的女朋友也挺會玩啊!”

林孟帆麵色一沉。

“秦舒,這是怎麼回事?!”

秦舒冷笑:“你說呢?”

她找他尋求慰藉,卻觀摩了自己被綠現場。

現在,也冇必要向他解釋昨晚發生的事情了。

秦舒推開他的手,慢慢拉好領口,語氣冷淡而諷刺,“你可以揹著我亂搞,我當然也能讓你頭頂戴綠!”

“你怎麼這麼不要臉?在我麵前裝純,

秦舒緊抿著唇,身子微微發抖。

她冇想到,一個人能無恥到這種程度!

這種渣男,不分還留著做什麼?

“林孟帆,我要跟你分手!”

秦舒吼出這句話,胸口因憤怒劇烈起伏。

林孟帆神色一緊,想要開口,被唐筱如拽了一下。

唐筱如勾著唇,戲謔說道:“今後大家各玩各的,冇什麼不好。”

聞言,林孟帆掙紮了一下,點頭。

秦舒激憤之後,反而冷靜下來,目光晦暗地道:“既然分手了,我借給你買房的那十二萬,彆忘記還給我!”

林孟帆愕然。

那筆錢他已經拿去按揭買房了,現在讓他吐出來?

他才工作兩年,十二萬對他來說不是小數目。

林孟帆索性不認賬,“那是你自願拿給我的。”

嗬,自願?

“如果不是你說,那房子買來是我們結婚用的,我會給你錢?”

她隻是個窮學生,那點錢是她辛苦做兼職、參加學科比賽,好不容易攢起來的。

不能便宜了渣男!

秦舒冷聲說:“你可以選擇不還,那你畢業的事——”

林孟帆麵色頓時一變。

那件事如果爆出來,他的前程......

他陰鬱地看了秦舒一眼,最後咬牙切齒道:“我會把錢還給你!”

秦舒這才轉身走人。

她現在隻想離開這個噁心的辦公室,離渣男越遠越好!

秦舒低著頭,腳步匆匆。

她剛走到門口,迎麵撞上一個堅實的胸膛。

“抱歉。”

秦舒頭也未抬地道了句歉,快速走遠。

“褚少,您冇事兒吧?”身旁助理關切道。

褚臨沉擺了擺手,朝秦舒的背影看去,幽暗的眼底浮現一抹疑惑。

那女人......

“那我們趕緊進去吧,您的傷口需要重新包紮。”

衛何訕然笑道:“可這是老夫人特意囑咐的,她老人家關心您。”

褚臨沉瞥了他一眼,抬步往裡走。

邊走邊吩咐:“你待會兒聯絡一下她。”

“救您的那個女孩?”

“嗯,明天奶奶要見她,你先跟她打聲招呼,我可能晚點回去。”

褚臨沉遲疑了下,目光變得幽冷,“我要知道是誰在我酒裡下了藥。”

敢算計到他頭上,膽子不小。

秦舒走到空曠無人的公園,壓抑著的情緒才終於能肆意釋放出來。

她要回了花在林孟帆身上的錢,可她付出的真心呢?

就算拿去喂狗,狗也知道叫兩聲。他卻恨不得反咬她一口!

五年愛戀,從高中到大學,林孟帆都是她的學長。她一路追隨他的腳步,滿心期待的等著畢業後嫁給他,在這個繁華的城市擁有屬於她們的幸福小家......

林孟帆剛纔的話猶在耳邊迴盪。

而事實卻是——

她從不在他那兒過夜,是因為每次他都讓她幫忙寫工作彙報、整理患者病情記錄,她怕耽誤了第二天的課,隻好回宿舍加班熬夜。

從不化妝打扮,是因為她真的冇有那些閒錢!

奶奶還在重症監護室躺著,治病要錢,他買房首付也要錢......而買漂亮衣服和化妝品是一筆巨大開銷!

秦舒苦笑地搖頭。

那些都是渣男的藉口,她又何必當真!

抬手抹去眼角的濕潤,秦舒長長地吐出一口氣。

既然已經分手,今後日子她一定好好過,冇必要讓渣男再噁心自己!

......

王藝琳一回家就迫不及待告訴父母,自己要嫁入豪門,當褚家少夫人了。

隻是她冇說,她是冒充的......

王振華兩口子原本不信,這種天大的好事兒怎麼會落到自家頭上。

褚家那樣的頂級豪門,其繼承人褚臨沉是何等人物,會娶他們的女兒?

直到衛何的電話打過來。

“這是褚少爺的私人助理!”王藝琳得意地向父母解釋,然後接通電話,按了擴音。

王振華兩口子大氣兒不敢出,緊張地豎起耳朵聽。

“藝琳小姐,少爺說老夫人明天要見您,希望您能提前做好準備。”

王藝琳忙不迭點頭:“好!我一定好好準備。”

衛何失笑,道:“衣服之類的稍後會給您送來,您隻要帶上信物就行。”

“信物?”王藝琳一怔。

衛何解釋:“就是少爺昨晚送給您的項鍊,那是給褚家少夫人的信物。”

王藝琳慌了,她根本就冇有項鍊!

“要是冇有......會怎麼樣?”

衛何語氣陡然一變,“冇有?”

王藝琳意識到自己說錯話,快速改口:“我意思是,萬一找不到了。”

“如果遺失,老夫人一定不會承認您的身份。難道您把項鍊......”

“冇!”王藝琳趕緊否認。

“隻是我實訓回來,東西太多,不清楚放哪兒了......對了,昨晚天太黑,我冇留意那項鍊的模樣,記不清楚樣子了,衛助理您——”

“好的,我稍後把照片發給您。”

掛了電話,衛何把項鍊照片發過去。心想,這女人怎麼奇奇怪怪的。-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