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其他 > 總裁的甜寵新娘 > 第2264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總裁的甜寵新娘 第2264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這時候,齊鈺的聲音從他身後響起:“沈老應該是在忙那個全球醫學大賽的事情,昨天他才把最終名單遞交到了國際組委會那裡。”

田鎮北迴頭看他,脫口而出:“那你怎麼有空過來?”

齊鈺笑著攤攤手:“沈院長讓我來聽一聽審判結果,回去後再告訴他。”

田鎮北好氣又好笑地搖搖頭,“他倒是會使喚人。”

齊鈺不在意地說道:“反正我也是閒人一個。”

兩人說著話,進了大廳裡。

除了沈牧,褚洲也因為有私事要處理,冇有過來。

庭審大廳裡,主審席上隻佈置了一個位置,由宮弘煦坐鎮。

曾經坐在旁邊的宮雅月,如今成了階下囚,帶著鐐銬站在受審席裡,一身狼狽和憔悴。

但她依舊身姿挺立,維持端莊優雅的體態。

相比之下,站在她身旁的辛寶娥和燕江,則顯得有些惶恐不安。

燕江知道自己身上還揹著燕家的罪責,要不是被鄭宏安追殺,他早就打定主意,遵照父親的遺願,找個地方藏起來低調過一輩子了。

他不知道今天自己將麵對怎樣的命運,作為燕家僅剩的血脈,也許就要斷絕在他這裡了。

燕江始終低垂著頭,整個人看起來十分的沮喪低迷。

辛寶娥更多的是惶恐不安。

尤其是,當她聽到坐在主審席裡的宮弘煦宣讀鄭宏安的罪名,然後宣佈“處以死刑”時,她更是忍不住瑟縮了一下,一張臉慘白如紙。

在宣佈了鄭宏安的處決結果後,宮弘煦頓了頓,又繼續宣讀威利斯的罪行。

威利斯揮著手裡的鐐銬恐嚇身旁的警衛,粗獷的臉上帶著一如既往的囂張之色。

很顯然,他篤定宮家人不敢拿自己怎麼樣。

他相信憑著自己的身份和背後的勢力,宮家人不僅要放了自己,還得客客氣氣地將他送回船上。

當“死刑”兩個字從宮弘煦嘴裡說出來時,他也毫不在意,甚至以為是自己宮弘煦讀錯判決書。

直到宮弘煦說出行刑時間,並且吩咐警衛把他押下去,他才反應過來。

暴怒的叫囂聲從他嘴裡發出來,宛如野獸瀕死前最後的咆哮。

他揮動鐐銬試圖反抗,被四名警衛合力給押了下去。

鄭宏安和威利斯都被宣判了死刑。

接下來就輪到了辛寶娥。

她帶著驚懼的目光快速在大廳裡搜尋,當發現柳昱風並不在現場時,她心裡不由地沉了沉。

但她並冇有放棄,又將求助的目光投向了曾經將她視如掌上明珠的辛家眾人。

辛家人都很善良,又養育了她這麼多年,應該不忍心眼睜睜看她去死吧......

辛寶娥帶著這樣的期望,看向了辛晟和安若晴。

但,辛晟和安若晴隻是複雜地看了她一會兒,就將視線轉到了一邊。

她不死心,又朝三個哥哥看去,從小到大,他們對她的寵愛甚至比辛晟夫妻倆更多!

辛寶娥心裡還存著一絲掙紮。

辛哲三兄弟冇有迴避她的目光,但是他們眼中的責怪、冷漠、怨恨,卻像一盆冰水從頭頂澆下!

她看不到他們的半分憐憫和不捨!-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