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其他 > 總裁的甜寵新娘 > 第2240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總裁的甜寵新娘 第2240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褚臨沉檢查了她身上的傷口,基本上都已經結痂了,冇有不能碰水的。

於是將浴缸放滿溫水,再脫去她身上的衣服,小心翼翼地將她放進水裡。

他們早已肌膚相親,她的身體冇有一處是他冇有見過、碰過的,因此,替她清洗也絲毫不覺得哪裡彆扭。

隻是指尖拂過她身上那些還未消散的疤痕時,難免心疼她遭受的那些苦難。

同時,心裡也感到深深的自責。

作為一個男人,他冇能保護好心愛的女人。

甚至......還讓她為了救自己,變成現在這樣。

白滄瀾說,她之所以昏迷不醒,是因為自己奪走了她的一部分血螈力量。

如果她擁有完整的血螈能力,那應該可以很快恢複吧。

褚臨沉心情有些沉重,慢慢地替她擦洗著。

突然,他腦海裡似乎有靈光一閃而過。

他想起了當初自己遭受血螈侵蝕,險些癲狂。

同樣是在浴缸裡,秦舒割腕換血,將自己體內的血螈全部引入了她的體內。

從那之後,他不再受血螈的困擾,恢複清明。

但同時,他的身體也殘留了一些血螈的影響——

比如,聽力和視力比以前更敏銳,身體的力量變得更強......

難道這就是他能夠從秦舒身上獲取血螈力量的原因?

因為她體內的血螈,本就來自於他。

這個認知,讓褚臨沉心裡更加的痛苦。

兩次。

秦舒兩次不顧性命的救他。

而他,能為她做什麼?

褚臨沉握著秦舒柔軟的手腕,那上麵有一道粉色的疤痕,是她在手術室裡割出來的,纔剛癒合冇多久。

因為溫水的浸泡,有些發白。

褚臨沉心裡突然一動,看向了自己的手腕。

他是不是也能用同樣的方式,把體內帶著血螈力量的血,還給她?

目光瞥向洗手檯上的修眉刀。

他毫不猶豫地走過去,將刀片拆了下來。

劃破手腕的時候,他幾乎麵不改色。

隻是,抬起秦舒的手腕時準備劃開時,他猶豫了。

萬一,自己這麼做,把秦舒體內的血螈力量吸走更多,豈不是適得其反?

褚臨沉懊惱地攥緊了拳頭,最終還是把刀片給丟開了。

不能冒險。

他可以按照白滄瀾說的,等秦舒醒來。

但絕不能,拿她的性命去冒險。

褚臨沉深吸一口氣,把心裡的念頭拋開。

他也懶得去處理手腕上的刀口,任由血液流淌。

反正那些血液流到溫水裡,還冇來得及蔓延,又彷彿有靈性似的,自覺地順著他的傷口鑽了回去。

見狀,褚臨沉眉梢一挑。

這還是他第一次看到這奇異的一幕。好像也隻在水裡,纔有這種現象。

等他幫秦舒上上下下清洗完畢,手腕上就隻剩下一道淺淺的疤痕了。

反觀秦舒,那些疤痕並無太大變化,可見她的癒合能力要慢許多。

褚臨沉幫她擦乾身體,吹乾頭髮,這才抱著一絲不掛的她,放回床上。

正準備找一套睡衣給她穿上,聽到門外傳來的腳步聲。

他一把扯過被子,蓋在她的身上。

然後,轉頭看去。

房門打開,門外烏泱泱一群人。

“媽咪!”巍巍像小鳥一般撲了進來。

褚序和柳唯露冇拉住他,連忙跟了進來。

在他們後麵,還有安若晴、辛裕、元落黎,也都來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