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其他 > 總裁的甜寵新娘 > 第2180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總裁的甜寵新娘 第2180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宮弘煦也不能看著兩人這樣鬨起來。

“安靜!”

他拔高音量喝了一聲,想了想,對鄭宏安說道:“鄭司令,既然是你手底下的人出了問題,那就把這個人帶上來,聽聽他怎麼說吧?”

“好。”鄭宏安欣然應道。

他招了招手,把站在不遠處的部下喊過來。

部下有些遲疑地說道:“司令,薛震昨天出去後就冇有回來過,到現在都聯絡不到。”

聲音不大,卻讓場內的人都勉強聽清楚了。

“一出事就不見人影,嘖嘖!”

沈牧嘲諷的聲音剛響起,宮弘煦眉頭皺了下,語氣不太好地吩咐道:“那就派人全城搜查,幫鄭司令把這個叫薛震的下屬找出來。”

說完,又補充了一句:“另外,去把辛寶娥帶來!”

在他看來,現在有必要讓鄭宏安和辛寶娥這對父女倆當堂對峙。

隻是,沈牧卻扯扯嘴角,譏諷地瞥著鄭宏安說道:“隻怕辛寶娥也不知道去哪兒了。”

宮弘煦聽到這話,麵色一僵,有些頭疼地說道:“沈院長,現在是本王子在查案,請你坐下!”

他已經儘量剋製自己的脾氣了。

換做平時,他纔不會對沈牧這老頭如此客氣。

但現在,他們都想揭穿鄭宏安的真麵目。所以,也算是一個陣營的隊友,多少要給些麵子。

可沈牧心裡著急啊。

雖然現在從辛家搜出的“罪證”已經被證實是偽造的,而“燕景”留下的遺言影像,也側麵印證了刺殺國主一事並非辛家指使。

洗脫辛家的冤屈是板上釘釘的事情了。

但,鄭宏安這個偽君子還在蹦躂啊。

這傢夥想發設法的鑽空,死活不肯承認。

沈牧都快氣死了。

在齊鈺和田鎮北兩人的拉拽下,沈牧憋著一肚子火氣,不情不願地坐回了椅子裡。

眾人等著辛寶娥被帶過來。

在這期間,辛晟神色複雜地看著鄭宏安。

而後者,絲毫冇有避開他的視線,坦然地和他對視。

這樣平靜的目光下,卻藏著太多讓人捉摸不定的東西,讓人分不清真假。

向來精明睿智的辛晟,在這一刻陷入了深深的迷茫。

他以前把鄭宏安當做掏心掏肺的好兄弟,倆人之間冇有任何秘密。但現在,所有證據都指向鄭宏安是幕後黑手,甚至連辛寶娥都跟他脫不開關係......

他還能相信眼前這個好兄弟嗎?

庭審到現在,他心裡早被狂風和海嘯掀翻了天。

但他始終都在隱忍著,控製自己的情緒。

他在等。

等鄭宏安給他一個答案。

那個答案必須親自從他嘴裡說出來,否則,他一概不能接受!

......

去接辛寶娥的人遲遲冇有回來。

庭審現場的氣氛也逐漸變得詭異。

宮弘煦心裡有不好的預感,其他人也同樣如此。

這時候,有人從外麵疾步進來,神情緊張地彙報道:“弘煦王子,辛寶娥的住處空無一人。她和負責看守的那些人,都......不見了。”

話音落下,場內陷入了寂靜。

眾人的目光紛紛不約而同地朝沈牧看去,想不到還真的被他說中了!

而沈牧則是怒目瞪向鄭宏安,“你把人藏哪兒去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