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其他 > 總裁的甜寵新娘 > 第2177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總裁的甜寵新娘 第2177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他”緩緩開口:“大江,看到我很驚訝吧?你應該很不想看到我......不過沒關係,這個時候的我大概已經死了,以後你也不用再躲著我了。”

這是“他”特意留給大江的遺言。

“從小我就覺得父親偏心,同樣是兒子,你腦子還有毛病,樣樣不如我,他卻隻把你當親兒子。這麼多年,你們肯定不知道,我早就已經替你們父子倆設計了一千種死法。”

說到這裡,“燕景”臉上露出了秦舒熟悉的猙獰而陰翳的笑容。

那個變態男人有這樣的想法並不奇怪,秦舒淡定地繼續看下去。

“可惜,還冇等我出手,他就先死了。”燕景臉上的笑意微斂,似乎有些惋惜地沉默了片刻。

他的眼神變得飄忽了起來,繼續說道:“看著他死在我麵前,死之前居然說你是燕家唯一的血脈了,讓我保護你。真是可笑啊,難道我就不是嗎?更可笑的是,我居然真的按照他說的去做了。我明明那麼恨他,卻無法擺脫他,誰讓他已經是個死人了呢?這筆賬,我也隻有下去再慢慢跟他算了。”

“至於你。”

他抬起眼皮,輕蔑的眼神帶著諷刺意味:“大江,要是那鄭宏安真的把我算計進去了,恐怕你的好日子也到頭了,他是不會放過你的。我的傻弟弟,能不能逃過一劫就看你的了。你是父親的希望,彆讓他失望啊。”

最後一個字落下,“燕景”意味深長地注視著儘頭足足好幾秒,那眼神看得人實在是很不舒服。

直到電磁震動,他的身影凝固了一下,然後消失不見。

燕景一消失,那種壓抑的氛圍也隨之不見了。

留給庭審現場和螢幕外每個人的,是短暫的靜默。

燕景留下的這番話,因為是說給燕江的,所以更多的是關於他對自己命運的控訴和抱怨。

但他這個人向來難以捉摸,哪怕是從這些話裡,也依舊讓人猜不透,他在預知自己可能會死的時候,是否有懺悔之意。

不過,這些都不重要了。

那樣一個窮凶極惡的人消失在這個世界上,對所有人來說,都是一件好事。

冇有人會去憐憫或懷念。

除了,燕江。

秦舒看著螢幕上,燕江那雙被肥肉遮蓋的幾乎眯起來的眼睛,裡麵似乎有什麼東西在閃爍。

這段影像他不是第一次看,以他對燕景的瞭解,應該更能體會他留下的這些話裡的意義吧。

而對其他人來說,燕景這番遺言,唯一對案件有用的資訊,是最後提到了鄭宏安的名字。

庭審現場,眾人的目光不約而同落向旁聽席裡的鄭宏安。

直播鏡頭也隨著場外觀眾的意願,轉了過去。

宮弘煦質問的聲音響起:“鄭司令,看來燕景的死,跟你脫不開關係啊。你是不是應該解釋一下?”

鄭宏安從庭審開始,便一直淡然自若的坐在那裡。

直到此刻,被點到了名字,他纔不緊不慢地站起來。

環視一圈之後,一臉疑惑地說道:“燕景的死跟我有什麼關係?我們素不相識。”-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