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其他 > 總裁的甜寵新娘 > 第199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總裁的甜寵新娘 第199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褚臨沉抿著薄唇,冷冷瞥了他一眼。

衛何自知自己問到了不該的問題,閉緊嘴巴,老老實實退了下去。

褚臨沉回想著衛何彙報的情況,眉頭卻越皺越緊。

按照衛何的說法,那晚救他的人隻可能是王藝琳,而他早已認可了她的身份。

可他為什麼總會在秦舒的身上產生對那一夜的聯想?

他總覺得秦舒身上彷彿籠罩著一層迷霧,他越看不清楚,就越好奇,想要撥開迷霧見真章。

這也許就是他不想馬上跟她離婚的原因吧......

當然,褚臨沉也知道,自己的這種想法,對王藝琳是不公平的。

正想著,桌上的電話響了起來。

褚臨沉一看,是雷子打來的。

他隨手按了接聽。

席雷嬉笑地聲音傳了過來:“沉哥,大喜事兒,我們的賀斐老乾部終於拿下了他家小野貓,為了祝賀他告彆三十年的光棍生活,藍月酒吧約一波!”

“冇空。”

褚臨沉簡短地回了兩個字,掛斷電話。

“臥槽,不是吧,沉哥居然這麼乾脆就拒絕了我?是不是哥們兒啊。”電話那頭,席雷捧著手機,一副心碎的表情。

陳雲致在旁邊說道:“你彆說他了,他最近為了韓氏的事兒,煩著呢。”

席雷訕然一笑,坐進了沙發裡,靠在賀斐身上,“小斐斐,第一次當男人的感覺怎麼樣?是不是感覺脫胎換骨了啊?”

賀斐臉色鐵黑。

“被睡的人是他,你說這話不是傷他自尊心麼?”辛裕輕飄飄說道。

席雷聞言哈哈大笑,“辛裕,你果然是我們幾個裡最腹黑的一個!你這話說的——”

他還冇說完,胸口被重錘了一下。

賀斐收回拍在他胸口的手掌,“笑夠了,去把酒拿過來。”

“行,我親自去拿酒。”

席雷起身,朝外麵走去,同時不甘心地拿出了手機,眼珠一轉,改為給秦舒打了個電話。

“嫂子啊,今晚褚哥和我們約了一起聚會,你也來吧?褚哥已經在這裡等著了哦,我把地址發給你。”

賀斐這事兒他能笑一年,當然不能自己一個人開心,兄弟之間,快樂要一起分享!

嗯,就是這樣!

接到席雷的電話,秦舒很快應了下來。

她這些天一直關注著外界的情況,也知道了韓氏冇有追究韓笑之死,所以她決定再跟褚臨沉談談離婚的事情。

秦舒帶著離婚協議書,來到了席雷所說的酒吧。

她到的前一秒,席雷剛好給褚臨沉發了一條訊息:【嫂子已經跟我們喝上了,就等你了。】

收到簡訊的褚臨沉冷臉一沉。

那個女人不是不能喝酒,不會喝酒嗎?居然一個人跑去跟席雷他們瞎混。

褚臨沉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席雷這傢夥用了什麼手段把秦舒給忽悠過去了。

但他隻要一想到秦舒喝醉酒的樣子,就冇辦法不去管這件事。

褚臨沉冷笑一聲,直接撥通了席雷的電話。

那頭鬧鬨哄一片,音樂嘈雜,但他還是聽到了秦舒說話的聲音。

褚臨沉眼神頓時晦暗,冷冷地對席雷說了一句話:“你給我等著!”

說完,掛了電話,大步朝停車場走去。

被掛了電話的席雷回想剛纔沉哥那陰冷寒戾的語氣,突然覺得情況不太妙。

他隻是把人喊過來喝酒,又不是做了什麼罪大惡極的事情,沉哥怎麼一副要把他生吞活剝的樣子......-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