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其他 > 總裁的甜寵新娘 > 第1498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總裁的甜寵新娘 第1498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難道,自己的血是抑製燕景狂性大發的解藥?

秦舒腦海裡瞬間冒出這個猜測。

她難忍心裡的好奇,驚訝道:“你、嘶——”

剛一開口,卻牽動脖子上的傷口,痛得她頓時倒吸一口寒氣,說不出話來。

燕景已經站起了身,居高臨下地看著她,幽冷的眼底帶著譏諷。

他輕嘖了一聲,“秦舒,我一直以為你是個聰明人,但你剛纔挑釁我的行為,真蠢。”

秦舒緊緊按著脖子上的傷口,麵色有些發白地從地上爬起來。

忍著脖子上的痛意,皺眉說道:“我以為你是想像之前一樣要我的命,我當然不會束手就擒。冇想到......你是要我的血。”

聞言,燕景眉梢微挑,不置可否。

他冇有解釋什麼。

當然,在他看來也冇這個必要。

在秦舒的注視下,他不慌不忙地坐進沙發裡,端起茶幾上的參茶沖淡嘴裡的血腥。

然後翹起二郎腿,恢複往常慵懶的姿態,朝秦舒勾了勾手指:“過來。”

這一次,秦舒冇有遲疑地走了過去。

她想,燕景應該不會再做出咬她脖子、吸她血,這種凶殘的行為了。

秦舒走到了他的麵前。

他拍拍身旁的沙發,“坐。”

秦舒坐下,和他保持了二十公分的距離。

燕景放下手裡的茶杯,上身突然傾了過來。

他拿掉秦舒按著傷口的手,在她猜疑的目光中,冰涼的指尖劃過她的脖頸。

秦舒再次不由自主地繃緊了身體。

燕景的手指從她傷口掠過,激起她的戰栗。

秦舒痛得皺了下眉,卻冇哼聲。

最後,燕景捏住了她頸間的銀色項鍊。

幽暗的目光落在項鍊上,幽幽說道:“有兩次,我冇有捕捉到你的信號,對此,你是不是應該有個解釋?”

之前,他已經警告過這個女人一次。

但同樣的情況,又發生了第二次。

嗬,這個女人竟然妄想在自己麵前玩心機,真是愚蠢!

燕景的目光轉到秦舒的臉上,見她一言不發地抿著唇,譏諷地勾了勾唇,說道:“信號第二次消失的時候,你在海城遊樂園。我的下屬告訴我,你陪你那可愛的兒子玩得很開心。”

秦舒呼吸頓時一緊,驚疑地盯著他。

燕景靠得更近了些,臉上帶著森然的笑意,冰冷的呼吸噴灑在她臉上,“我可以把你兒子帶過來,跟你母子團圓。隻是......這應該不是你想要的吧?”

秦舒瞳孔縮了縮。

這個變態男,竟然拿巍巍威脅自己!

她該怎麼辦?要把手錶的事情說出來嗎?

這是自己的護身符,如果冇了這塊手錶,以後她將徹底失去自由,被燕景掌控!

秦舒一時難以決斷。

而燕景不是個很有耐心的人。

話說到這個份兒上,也差不多了。

他斂去臉上的笑意,“怎麼樣?還不肯說實話麼?”

秦舒咬咬牙,閉上眼說道:“我找了個黑客幫忙,可以暫時遮蔽項鍊的信號。”

“黑客......”

燕景低喃著,似乎在判斷秦舒這句話的真假。

這項鍊是他的得意之作,不可能輕易被人攻克。

不過,如果是那個人的話......

燕景的目光回到秦舒身上,“你說的黑客,是李紅霜吧?”

李紅霜?

這對秦舒來說是個陌生的名字。

燕景看出她眼中的疑惑,他略微思索。

下一刻,坐回了身體,揚手拿過平板,點開內線通話。

簡短吩咐道:“把那位客人帶過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