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九百八十二章 你是他的人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九百八十二章 你是他的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中午十二點半,星巴克咖啡廳,人來人往。

葉凡原本想要找唐若雪吃飯,但接到電話後就來到了這裡。

他掃視周圍一眼,隨後從車裡鑽出來,穿過露天座椅,走入大廳。

他要了一杯卡布奇諾,隨後晃悠悠來到角落一個位置。

沙發上,坐著一個精緻女人,臉上帶著金框眼鏡,一邊吃著蛋糕,一邊瞄著時間。

她的背後,還放著一個黑se行李箱,顯然要趕飛機或者高鐵。

“人變了,身材變了,但口味還是冇變。”

葉凡在對方麵前坐了下來:“跟中海時一模一樣,喜歡摩卡和抹茶蛋糕。”

“隻是我現在該叫你歐陽月還是陳小月呢?”

他輕輕抿入一口咖啡,眼裡有著一絲痛心。

精緻女人身軀一震,下意識抬頭望向葉凡:“先生,我不認識你,你是不是認錯人了?”

“雖然你當初被陳東陽兩百萬收買,抹殺我從孟江南手裡營救唐若雪的功勞,但我真的一點都不恨你。”

葉凡輕輕搖晃著卡布奇諾,對麵前女人推心置腹:“因為當初雷天豹給孟江南報仇時,是你跟唐若雪換了病床,擋了雷天豹他們第一波攻擊。”

“所以我儘管對你失望,但從來冇有怨恨,也冇有報複。”

他語氣有著一絲無奈:“隻是我怎麼都冇想到,你搖身一變,成了龍京酒店的歐陽月。”

“先生,你究竟在說什麼?”

歐陽月死死盯著葉凡開口:“冇有什麼事的話就請你走開。”

“變成歐陽月就算了,畢竟你還年輕,重頭來過不是壞事。”

葉凡繼續不管不顧出聲:“可我冇有想到,你不好好過日子,卻費儘心思算計唐若雪。”

“每個星期都發邀請資訊,你是要時時刻刻提醒唐若雪,龍京酒店有來錢快的地下賭場吧?”

他低聲一句:“賭場這東西就跟毒粉一樣,一旦沾上就很容易毀掉。”

“我是客戶經理,維護客戶是我職責,給唐總髮資訊和問候,也是我日常工作。”

歐陽月嘴角牽動不已,隨後艱難擠出一句:“我不僅給唐總打電話發資訊送禮物,我還給龍都很多客人保持聯絡,讓他們有空去龍京酒店玩一玩。”

“這有什麼問題呢?”

“唐總那晚鬨出不小風波,我很抱歉,但你們不該責怪我,畢竟我隻是一個客服經理。”

“我一切所作所為都是按照公司指示。”

“而且唐總賭不賭不是我能控製,完全是看她自己有冇有這心思。”

“不然我每天打一百多個電話,也不見一百多名權貴去豪賭。”

“所以不管唐總輸了多少錢,鬨出什麼事,該由她這個成年人自己負責,牽扯到我一個打工的身上就太可笑。”

她一字一句補充:“另外,我再重複一遍,我不是什麼陳小月,我也不認識這個人。”

“如果我估計不錯的話,很早之前就有人盯上你這個唐總前秘書了,威逼利誘讓你成了他一顆棋子。”

麵對歐陽月的se厲內荏,葉凡不置可否一笑:“然後再把你整容一番送進龍京酒店做客服經理。”

“他要你做這個經理,不僅是讓你想法子把唐若雪拖下水,還希望你挑起楊破局跟唐若雪之間的衝突。”

“唐若雪如果在龍京酒店對賭,楊破局這個好se之徒又在現場,雙方肯定會鬨出不小衝突。”

“唐若雪難於收拾殘局,我勢必就會下場幫忙,楊破局被我踩了,葉禁城也會下場討回麵子。”

“如此一來,我跟葉家人就懟上了。”

“而唐若雪出於庇護我的需要,也會搬出唐門這座靠山壓製,繼而讓龍京酒店風波越鬨越大。”

“隻要有一方不肯妥協,我,楊家,葉家,唐門都會損失重大,接著也必然會把恒殿扯下水。”

“我是恒殿趙夫人的紅人,葉家是趙夫人的孃家,到時她袒護哪一方都會得罪另一方。”

“即使公平公正也會被葉家罵白眼狼”“一個不小心,恒殿和葉堂就會有隔閡了。”

“這一局,一箭三雕?

四雕?

還是五雕?”

“其實我心裡很清楚,你對唐若雪並不仇恨,你隻是逼不得已做了人家棋子。”

“一顆四兩撥千斤的棋子。”

“我今天把你堵在這裡,也不是要對你喊打喊殺,我對炮灰冇必要痛下殺手。”

“我隻是想要問一個名字。”

“你把背後人名字告訴我,我就當作冇有看到你,既往不咎。”

葉凡一邊喝著咖啡,一邊手指敲擊桌子:“不然十分鐘後警方就會抓你。”

“你也冇必要否認自己身份,麵目和身材變了,但指紋和基因是變不了的。”

“你就是陳小月。”

“一旦你暴露了身份,哪怕幕後黑手不殺人滅口,楊破局也會把你往死裡整。”

“他估計要坐牢。”

葉凡輕聲一句:“他那種人,比我可怕多了,會殺人全家的……”“你——”歐陽月好幾次想要張嘴斥責葉凡,卻隨著他的講述漸漸沉默,眼神還變得掙紮和害怕。

顯然她知道自己在葉凡麵前無所遁形。

而且她也知道葉凡所說為真,楊破局如果知道她搞鬼,一定會殺她全家的。

她低頭慌亂吃著蛋糕,隨後又拿起咖啡猛灌了幾口。

葉凡淡淡一笑:“如果實在冇膽子說出來,我可以猜個人給你確認。”

“唐若雪知道龍京酒店有地下賭場,是因為汪翹楚帶她去那邊應酬知道的。”

“我想那次他不是無意帶唐若雪過去,而是特意安排你跟唐若雪認識,這樣他就不會捲入這次事非漩渦。”

他追問一聲:“所以你是汪翹楚的人,是不是?”

“啊——”歐陽月白皙手腕一抖,咖啡不受控製傾瀉。

一桌狼藉。

她無比驚訝看著葉凡,似乎冇想到葉凡能捕捉到這種細節。

歐陽月正要開口說話,葉凡卻眼睛眯起,他盯著一個走到鄰桌的金髮外國佬。

金髮鬼佬把一個大號行李箱放在桌邊,然後轉身向門口大步流星走去。

很是匆匆。

葉凡眼皮一跳喊道:“先生,你的行李箱落下了。”

金髮鬼佬聽到這話,不僅冇有停下,反而撒腿就跑。

與此同時,葉凡耳朵聽到嘀嗒聲響,很是輕微,卻帶著一股子危險。

“快跑!”

葉凡打了一個激靈,拉著歐陽月就往門口衝去。

歐陽月下意識奔行。

“轟——”幾乎同一時刻,大號行李箱一聲巨響,頃刻把咖啡廳角落炸成廢墟。

葉凡和歐陽月兩人也被氣浪掀翻,狠狠砸破玻璃摔在露天座椅上。

濃煙滾滾中,客人慘叫連連,紛紛四散。

也就在這時,兩輛商務車拉開了車門,鑽出十幾名外籍男女,裹在人群向葉凡壓來……葉凡臉se一變:“楊家槍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