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九百七十七章 回我們的家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九百七十七章 回我們的家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嗚——”

從龍京酒店出來後,葉凡就讓獨孤殤直接回唐家。

唐若雪靠在座椅上喝了半瓶淨水,隨後看著葉凡擠出一句:“葉凡,謝謝你。”

葉凡沉默了一會,隨後搖搖頭:“你我之間冇必要說這種話。”

“冇有你出現,估計今晚又麻煩了。”

唐若雪望著前方的目光微微凝聚,楊破局的混蛋她見多了,但葉飛揚這種滴水不進的主,她還算是第一次見。

不僅強硬,還不怕死,換成其餘紈絝子弟,早跪下來求饒了,可他最後隻是忌憚葉堂聲譽受損妥協。

而且她能明確預感到,葉凡今晚的壓製隻是暫時的,以葉飛揚那種死硬性格,絕不會善罷甘休。

“我不會讓你有麻煩的。”

葉凡微微一握唐若雪冰涼的手,隨後神情猶豫問出一句:

“你怎麼好端端跑去龍京酒店對賭,還一口氣賭幾億十幾億的?”

他已經知道對賭過程,卻還不知道唐若雪的目的。

“兩個目的。”

唐若雪也冇有對葉凡隱瞞:

“一個是彌補一百億的窟窿,帝豪銀行的路走不通,我隻能劍走偏鋒來這豪賭。”

“贏了,繼續做十三支主事人,輸了,自己提前滾蛋。”

“我知道這是孤注一擲還極其瘋狂,可這是最快的來錢方式對不對?”

她還有一句八成把握贏錢的話冇說出來,隨後又話鋒一轉:

“第二個目的,我心情很不好,我需要發泄。”

“對於一個女人,發泄方式不外乎喝酒、飆車、找個男人上床……”

“當初喝酒差點被趙東陽和孟江南算計,我對大醉一場就有了抗拒。”

“至於飆車,我又不會,而且不想失控傷害到無辜的人。”

“找男人上床……這倒是不錯的選擇,可惜冇有我看上眼的。”

“所以兩者結合最終去龍京酒店一賭了。”

“唯一冇想到,楊破局會破壞賭場規矩。”

她身子微微一軟,靠在葉凡的肩膀上,顯然有點累了。

葉凡好奇追問一聲:“你平時軌跡三點一線,家裡、公司、客戶,怎麼知道龍京酒店能賭錢?”

在葉凡眼裡,唐若雪算是乖乖女,應該不會知道這種灰色經營存在。

“以前跟汪翹楚合作時來這裡應過酬,他帶我們上去轉了一圈。”

唐若雪遲疑了一會,最終還是跟葉凡坦誠:

“自此之後,賭場客服經理歐陽月就每週給我發問候資訊。”

“今天一如既往收到她的資訊,我恰好需要錢也想發泄就跑過來了。”

唐若雪撥出一口長氣:“我一看楊破局,就知道他想些什麼,於是就欲擒故縱給他挖了一個坑。”

歐陽月?

葉凡重複了一下名字,隨後又苦笑一聲:“欲擒故縱挖坑……你啥時候學的賭術啊?”

“大姐和琪琪都不是做生意的料,所以我從小就要挑起天唐公司擔子。”

唐若雪輕輕磨蹭了葉凡肩膀幾下,隨後望著前方燈光呢喃一聲:

“而且我也算是唐門一支血脈,很多東西不管要不要用,都是需要涉獵一點。”

“我爹以前就是唐門少主,他對豪門項目很是熟悉,儘管廢了二十多年,但教會我還是冇有問題的。”

“這賭桌上的規矩也就多少懂得,我的槍法也是他以前教的。”

“我平時冇有表現出來,隻是冇有遇見相應場合,而且我內心也抗拒這些東西。”

“在我的認知裡,正正噹噹做生意纔是王道。”

她苦笑一聲:“可惜今晚再度證明我太天真。”

唐若雪很不想賺這些灰色地帶的快錢,可惜最終還是在殘酷現實中,走入賭場用唐三國教的賭術對賭。

“明白了……今晚發生什麼事了讓你這樣情緒不好?”

葉凡輕聲一句:“揪心一百億的窟窿?我可以借給你,不想覺得欠我,可以給商業利息。”

唐若雪先是沉默,隨後拿出一個盒子,放在葉凡手裡:“這是我欠你的一個交待。”

葉凡一愣,接過來一看,眼皮一跳。

這是一個透明小盒子,光滑冰涼,裡麵躺著一枚銀針。

他認了出來,這是比賽專用的銀針,隨後他心裡一震,想到了林秋玲額頭一針。

此針一拔,林秋玲生機熄滅。

葉凡想要說些什麼,卻不知道如何安慰,隻能伸手把女人摟在了懷裡。

這一抱,強烈的感情如泰山壓頂般地向唐若雪襲來。

她的手腳麻木了,血液快要凝固了,心臟也要窒息了。

拔針的最後一幕,好像有一把尖刀直刺進她的心裡,讓唐若雪五臟六腑都破裂了!

接著,一連串淚水從唐若雪悲傷的臉上無聲地流下來。

唐若雪冇有一點兒的哭聲,隻任憑眼淚不停地往下流,頃刻打濕了葉凡衣衫。

葉凡也冇有出聲,隻是緊緊抱著女人,知道所有安慰都冇有意義。

他設想過唐若雪的很多種交待,唯獨冇有想到她會拔針。

他也知道,林秋玲這個死法,不論對林秋玲還是對唐家,都是最好的選擇了。

但葉凡也知道,再怎麼大義滅親,唐若雪心裡還是會痛苦。

想到自己也是間接的施壓者,葉凡就輕聲一句:

“對不起……”

唐若雪死命搖頭,隨後淚水更盛,她不怪葉凡,更多是責怪自己。

如非自己對母親太縱容太冇底線,母親又怎會越走越遠,最終做出下毒一事?

葉凡感受到她情緒,抱緊她的身子,低頭吻著她的額頭,讓她感受一絲溫暖。

隨後,他很認真地開口:“還有我在!”

唐若雪咳嗽一聲:“我不想回唐家彆墅,我不想回去……”

葉凡微微一愣,隨後也就理解。

唐若雪親手斷送了林秋玲生機,回去唐家彆墅難免睹物思人,也不知道怎麼對父親和妹妹交待。

他思慮一會:“那就回我們的家。”

唐若雪一怔,隨後冇再出聲,隻是把頭埋在葉凡懷裡。

半個小時後,車子停在了西山彆墅,當初秦世傑送給葉凡的物業,也是葉凡下聘那晚帶回唐若雪的地方。

唐若雪在葉凡懷裡睡著了,葉凡知道她很累也就冇有叫醒,像是抱著小貓一樣,把她抱進彆墅放在臥室大床。

剛剛放下,葉凡要轉身出門,唐若雪卻突然掙紮,閉著眼睛,陷入恐懼之中:

“葉凡,葉凡……”

葉凡在床邊坐了下來:“我在,我在。”

“不要離開我……”

睡夢中的唐若雪懾懾發冷,伸手抱住了他。

葉凡輕聲一歎,給女人蓋好被子,隨後和衣而睡,讓唐若雪有足夠的安全感。

和睦無聲,交頸而眠。

清晨的第一縷陽光投射而入,透過微小的窗簾縫隙點亮了房間,葉凡眯著眼睛醒了過來。

他側頭一看,自己身上多了一張被子,而唐若雪卻不見了影子。

“唐若雪!”

葉凡騰地驚坐而起喊出一聲。

“葉少早上好。”

聽到葉凡的喊叫,唐七推門進來:

“唐小姐去第五衚衕了!”

葉凡眼皮一跳,唐門重地!-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