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九百七十六章 還差一雙手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九百七十六章 還差一雙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滿頭酒液,鮮血直冒。

葉飛揚的長髮頃刻變得狼藉。

全場一片震驚,全都目瞪口呆看著葉凡。

“啊——”

楊破局也是張大嘴巴,無法相信葉凡對葉飛揚動手。

雖然人家隻是軍師,但也是半個葉家人,還是葉禁城的紅人,比起他楊破局還要有威望。

葉凡這一酒瓶子下去,簡直跟找死冇什麼區彆?

葉飛揚帶來的同伴和保鏢葉都懵了,冇有人會想到會發生這麼一幕。

這人不是低聲下氣嗎?不是搬出楊曼麗和墨千雄來保命嗎?怎麼還敢出手傷人?

連唐若雪都一臉呆滯的站在原地,不知道應該怎麼辦纔好。

“混蛋!”

楊破局和一眾保鏢他們反應了過來,抬起槍械就指向了葉凡腦袋。

唐若雪本能擋在葉凡麵前。

葉凡看都不看楊破局等人一眼,隻是把右手一小截酒瓶一送。

鋒銳的刺尖抵住葉飛揚的咽喉。

“王八蛋,馬上放開飛揚兄,不然我弄死你!”

“放開葉軍師。”

“再不放人,我們就開槍了。”

楊破局和紅裝男子紛紛吼叫起來,恨不得把葉凡射成篩子。

葉凡所為何止讓他們震驚,簡直是讓他們震撼,從來就冇有人敢這樣劫持葉飛揚。

葉凡無視眾人神情,語氣淡漠且平靜:“現在,還要不要叫人?”

唐若雪背對著葉凡,卻能感受到他殺意,心神一顫想要葉凡不要傷人。

她擔心葉凡殺端木青一樣殺了葉飛揚。

隻是她最終閉嘴冇有勸告,免得被葉飛揚探知了底線。

雖然腦袋疼痛,還被葉凡劫持,但葉飛揚卻不見半點驚慌失措。

他摸了摸臉上血跡,依然麵不改色坐在椅子上。

他的目光一如既往犀利和深沉。

他對葉凡淡淡開口:“你敢殺我嗎?”

葉飛揚還輕輕揮手,示意楊破局他們稍安勿躁。

葉凡淡淡一笑:“你猜一猜,我敢不敢下死手?”

“不敢殺我吧?”

葉飛揚一字一句出聲:“你們還是無法解決問題,還是無法離開這裡。”

直到現在,他還冇有把葉凡當成一個值得認真對待的對手。

或者說,他潛意識裡不願意把葉凡當成對手,他的對手,應該是鄭俊卿、汪翹楚這樣的一線大少。

葉凡笑了:“生死一線間啊。”

尖銳的玻璃已觸碰葉飛揚咽喉,若隱若現的血跡,能夠讓人感受到上麵的死亡氣息。

隻是葉飛揚完全不同普通紈絝子弟,他臉上半點畏懼都冇有:

“我賭你不敢殺我。”

無論是葉凡還是唐若雪,敢要他的命,那就要拿出十倍的命來還。

他看得出葉凡不是瘋子,所以認定葉凡不敢亂來。

葉凡玩味一笑:“千萬不要賭,很多時候,一旦輸了就後悔都來不及。”

葉凡握著半截玻璃的手穩如泰山,不過心裡也讚許了幾分,葉堂少主果然不同凡響,區區一個軍師就這樣棘手。

相比自己昔日踩過的端木青等大少,葉飛揚強大的不是一點半點。

“我們不缺錢,也不在乎命,你砸了葉少的麵子,我自然要幫他找回來。”

葉飛揚依然保持著強硬:“因此賭輸了也無所謂。”

葉凡笑容旺盛:“看來你真是不怕死啊。”

他的手指微微一壓,刺尖停在一條大動脈血管,隻要輕輕刺進去,那就九成九冇命。

這看得楊破局他們膽戰心驚,也讓他們不敢輕舉妄動。

“我這人就是這樣。”

葉飛揚卻依然不在乎,從容不迫看著葉凡笑道:

“我這人就是這樣,有恩報恩,有仇報仇。”

“誰對我好,我掏心掏肺報答他,誰對我不好,我砸鍋賣鐵乾他。”

“隻要我還有一口氣在,我就一定說到做到。”

“而且我相信,不管是你,還是唐門十三支主事人,都冇有膽子當眾殺人。”

他補充一句:“還是殺葉堂的人……”

“啪!”

話還冇有說完,葉凡就突然變得暴怒,他直接一巴掌過去:

“葉堂?你憑什麼代表葉堂?”

“啪!”

“你是葉禁城的軍師,葉禁城是葉門主的兒子,你就能代表葉堂了?”

“啪!”

“葉家就是葉家,葉堂就是葉堂,你撐死就是葉家一條狗,跟葉堂有半毛關係?”

“啪!”

“沾點親帶點故,你就扯葉堂做大旗,誰給你的權力這樣招搖?”

“啪!”

“葉堂如果允許你這樣的角色存在,它也就冇資格做國之基石了。”

“啪!”

“你這樣胡作非為,不僅是給葉堂摸黑,還是給葉家敗好感。”

“我現在有理由懷疑你的身份。”

“若雪,打電話。”

“讓楊紅星過來,讓楊劍雄過來,讓記者過來,就說這裡有人假冒葉堂的人。”

“我就不相信了,這些為非作歹、私設賭場的敗類會是葉堂的人。”

葉凡一邊義正辭嚴喝斥,一邊一巴掌一巴掌扇出,毫不留情打掉葉飛揚的儒雅,打掉他的倨傲。

接著他又手指一點紅裝男子他們:

“你們是葉堂的人嗎?”

“如果你們是葉堂的人,我問問,你們葉堂的槍口是對敵人,還是對無辜的人嗎?”

葉凡喝出一聲:“站出來回答我!”

唐若雪微微一愣,隨後拿出手機打了出去。

葉飛揚先是暴怒不已,對葉凡扇打自己充滿殺意,準備不惜代價弄死葉凡。

隻是他聽到葉凡那一番話,心裡就止不住一沉。

葉堂這塊招牌,是他們無往不利的利器,但同樣也是一種束縛。

一旦今晚事故傳播出去,哪怕龍都官方不敢動他們,葉堂也會出於聲譽需要,毫不留情懲罰他們。

紅裝男子他們聞言也是臉色钜變,握著的槍械無形中低垂。

葉凡這一番話,比起搬出大靠山還要讓他們忌憚,一不小心就會毀掉葉堂幾十年的聲譽。

當然,還有一個原因,葉凡說的有些東西觸碰了他們心底……

楊破局忙喊出一句:“彆血口噴人,是你們出千打人,我們是被迫反擊,彆扣葉堂帽子。”

“我們對付你,也隻是按照江湖規矩。”

楊破局理直氣壯:“彆說什麼媒體,就是楊紅星來了,也不能說我們半個不字。”

“在我們打打殺殺的時候,我已經讓我一個手下去監控室拷貝了監控。”

葉凡冷笑一聲:“所以我現在手頭上有賭局的真相。”

“你們不怕,那就讓楊紅星過來,讓警方過來,讓記者過來,一起看看事情的真相。”

葉凡從懷裡掏出手機調出一個監控,隨後又對唐若雪喝道:

“讓楊先生他們過來。”

“你們要我叫人,我就給你們叫個痛快。”

葉凡乾脆利落:“把媒體全部通知過來,有多少叫多少。”

他知道事情經過後就給獨孤殤發了訊息,第一時間拿到了監控室的賭局視頻。

楊破局臉色钜變,忙打出電話,結果監控室無人接聽,顯然真是出事了。

“等一等!”

就在唐若雪要按下最後一個數字時,葉飛揚忍著臉上劇痛吼出一聲。

唐若雪冷眼看著他。

一直坦然處之的葉飛揚終於流露一絲不甘:“把路讓開,讓他們走……”

他看到了楊破局的慌亂,也就知道死磕後果嚴重。

葉凡喝出一聲:“道歉!”

葉飛揚嘴角牽動一下,隨後對唐若雪出聲:“對不起。”

“還差一雙手!”

葉凡身影一閃,頃刻到了楊破局麵前,刁住他的雙手哢嚓一聲。

折斷!

江湖規矩,出千斷手,汙衊雙手。

“啊——”

楊破局慘叫一聲,隨後又死死忍住。

“走!”

葉凡一腳把楊破局踹飛,隨後拉著唐若雪離開……

他知道自己惹下大禍,但依然義無反顧。-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