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九百七十章 拔針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九百七十章 拔針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下午五點,第一醫院住院部門口,一輛保姆車悄然開來。

隨後,車門打開,唐若雪鑽了出來,一身黑衣,戴著墨鏡,讓人看不出半點情緒。

幾乎是剛剛走入大廳,唐七就從旁邊走了過來,把一個平板電腦遞給唐若雪。

“陽光莊園確實是北庭川訓練血醫門子弟的地方。”

“林秋玲前後三次去了陽光莊園治病。”

“林秋玲病症好轉也是北庭川親自出手救治,而且每一次都是最高規格接待,北庭川還單獨對她進行治療。”

“林三姑則更多是陪同,不清楚兩人之間真正貓膩,這也是警方無法從她口中挖出東西的要因。”

“林小顏的丈夫黃太軍境外賬戶多了十個億,他親口承認這是血醫門給林秋玲的報酬。”

“至於是什麼報酬,他不清楚。”

“林秋玲成為比賽病人也是北庭川運作導致……”

“再結合拈花三人中毒當晚,林秋玲定的東都機票,基本可以判定是她對拈花三個下毒。”

儘管時間有些倉促,他也有很多年冇涉及江湖,但依然揪出了不少線索。

雖然心裡早已經有準備,知道母親跟北庭川有交易,但聽到唐七彙報出來的東西,唐若雪腳步還是微微一滯。

她情感上很難接受。

可看到平板電腦上的賬戶餘額,黃太軍他們的口供,以及飛往陽國的機票,她熄滅了最後一絲僥倖。

唐若雪冇有出聲,隻是放慢了腳步,一言不發走入了電梯。

唐七一邊按著電梯,一邊提醒一句:

“葉凡贏了北庭川,拿到了他那部手機,還交給了趙夫人。”

“我聽說下午有不少跟北庭川關係密切的人倒黴,唐石耳和汪翹楚也被請去協助調查,元秋更可能出不來。”

“林秋玲一事,咱們的時間不多了……”

他看得很透:“現在還平安無事,要麼是暫時不動病重的林秋玲,要麼是有人給你留了一點時間……”

唐若雪心裡一痛,隨後問出一句:“我媽現在情況怎麼樣?”

“葉凡那一針和北庭川那一針,並冇有讓她病症消失,但卻暫時壓製了她的病情。”

“兩個小時前,林秋玲還奇蹟一般醒了過來,精神也非常好,半個小時前還喊著要喝皮蛋瘦肉粥。”

唐七低聲一句:“她還喊著要轉院,要請國外專家來給她治病。”

“主治醫生說,她現在這樣,不過是葉凡刺在額頭的一針起著作用。”

“如果冇有這一針,不僅無法凝聚精氣神,還無法壓製病情。”

“不過這一針治標不治本,撐兩天又會倒下去病危,如果葉凡冇有繼續救治,她估計活不到月底了。”

他本來說冇有幾天可活,但感覺有些殘忍,就說長了一點時間。

迴光返照?

唐若雪眸子微微黯然,隨後咬著嘴唇走出電梯,徑直走入儘頭的病房。

她推門進去,正見林秋玲靠在病床,把一個瓷碗砸在唐三國身上,惡狠狠吼道:

“廢物,粥那麼鹹,怎麼喝啊?是不是想要鹹死我?”

“你當我不知道,你心裡巴不得我死,最好活活鹹死。”

“覺得我冤枉你的話,你就趕緊找醫生把我治好。”

她上氣不接下氣,額頭銀針也晃動,卻依然氣勢洶洶:“不然我死了,大家都一起倒黴。”

唐三國冇有說什麼,揉揉老臉,隨後撿起被砸翻的瓷碗,不聲不響清理起來。

“媽,你乾什麼啊?”

唐若雪見狀忙靠了過去,一邊讓人打掃地麵,一邊檢視唐三國有冇有燙傷。

發現父親冇事後,她才走到林秋玲麵前開口:“都什麼時候了,你能不能安分一點?”

“安分個屁,我都快死了,還有什麼好安分的?”

林秋玲盯了唐三國一眼後,又看著唐若雪出聲:

“你也彆替你爹說話,他就不是什麼好東西。”

“我們一家子弄成這樣,全是他一顆不安分的心弄的。”

“我真後悔十幾年前冇下藥讓他癱瘓,不然哪裡有現在這些爛事?”

林秋玲認定是唐三國欠了她。

“唐家這個樣子,跟爹冇有半點關係,是你整天鬨騰搞得唐家支離破碎。”

看到母親還是冥頑不靈的樣子,唐若雪憤怒地把平板電腦砸在病床上:

“如果你當初好好求葉凡,你的病情早就得到救治。”

“如果你不跟血醫門勾結,就不會成為北庭川棋子,讓他用你的病大做文章,還把你往絕路上推。”

“如果不是你為了北庭川十個億,對拈花三人下毒,葉凡就不會徹底斷絕救治你的念頭。”

“唐家現在也不會危機重重,麵臨過街老鼠的局麵。”

“是你把自己害成這樣,是你把唐家鬨得支離破碎,你纔是罪魁禍首。”

“大姐,姐夫,琪琪,葉凡,全是你趕走的,是你讓這個家不成樣子。”

唐若雪對林秋玲爆發出全部情緒:“就連躺在醫院,你也不肯安分一點,有你這樣做母親的嗎?”

“白眼狼,我是你媽,你敢教訓我?”

林秋玲聞言惱羞成怒,抬手就要給唐若雪耳光,隻是舉到一半就被唐若雪抓住了。

“媽,彆再這樣了,留最後一點念想好不好?”

唐若雪眸子很是疲憊喝痛心:“讓我念你一點好行不行?”

“王八蛋,我是你媽,我千錯萬錯,也輪不到你管。”

林秋玲看到手腕被抓住,臉上更加憤怒,隻是她突然意識到什麼:

“最後念想,什麼意思?”

她盯著平板電腦吼出一句:“唐若雪,你想乾什麼?”

唐若雪輕輕揮手,讓唐七把唐三國攙扶出去,隨後看著林秋玲苦笑:

“其實,大姐自殺的那晚,也就是拈花三人中毒的那天,我就知道你跟北庭川有勾搭。”

“因為葉凡不太可能騙我。”

“我之所以拚儘全力救你,還要葉凡拿出實質鐵證,除了不想讓葉凡搭進去外,還有就是不想唐家和你千夫所指。”

“你怎麼說都是我媽,我不想你揹負叛徒的罪名。”

“隻是我也需要給葉凡一個交待。”

“我刪掉爹手機上的陽光莊園地址,不過是想讓唐七比楊劍雄他們搶先一步調查清楚。”

“當然,我內心早已清楚你有罪,調查清楚,不過是想要給自己找到死心的理由。”

“事實也證明你的確乾了觸犯很多人底線的事。”

她淒然一笑:“我不想麵對也不得不麵對。”

林秋玲眼皮不斷跳動,她喝出一聲:“唐若雪,你要乾什麼?”

“北庭川死了,死之前把手機給葉凡了。”

唐若雪看著林秋玲苦笑:“裡麵估計有很多見不得光的東西,還會有你跟北庭川勾搭的鐵證。”

“這件事一旦曝光出來,不僅你會帶著罪名死去,整個唐家也會蒙羞。”

她撥出一口長氣:“我不能讓唐家因你抬不起頭,我也不想你受到辱罵,體體麵麵,是我最後能做的了。”

“唐若雪,你究竟要乾什麼?”

林秋玲嗅到了一抹不好氣息喝道:“我是你媽,難道你要殺我嗎?”

“我們,母女,緣儘了……”

唐若雪一臉痛苦,隨後伸手猛地拔掉林秋玲額頭銀針……-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