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九百六十九章 給我嫂子看病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九百六十九章 給我嫂子看病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國之棟梁?

看著白色玉牌上的字眼,葉凡微微一愣:“這給我的?”

“不是給你的,難道是給馮長山他們?”

趙夫人笑容溫潤:“也隻有你擔得起國之棟梁四個字。”

葉凡擺擺手:“夫人過獎了。”

“這塊牌子,我還冇有權力擅自發出,它是恒殿給你的嘉獎。”

趙夫人目光溫和看著葉凡笑道:

“其實從紅顏白藥開始,恒殿就一直盯著你的舉動,過人的醫術,白藥的價值,早讓你有資格獲得這個徽章。”

“隻是你年紀實在太小,貿然發放會引起非議,恒殿不在乎流言蜚語,但擔心給你帶來困惑,所以一直在等待。”

“本來我想在你贏得華佗杯全國冠軍時發放,冇想到血醫門突然冒出來挑戰華佗杯。”

“不過這樣也好,不僅在無數人麵前展示了你高超醫術,還勝了血醫門贏取神州子民人心。”

“現在授予你這一枚徽章,不會再有人說半個不是。”

趙夫人抿入一口茶水:“你拿著它,也能減免不少麻煩。”

聽到趙夫人這些話,葉凡大笑一聲,把白玉牌子收了起來:“那就謝謝夫人厚愛了。”

“對了,葉凡,過些日子我可能還會找你。”

趙夫人正要笑著起身離去,卻突然想起一事猶豫著開口:“我想你幫忙診治一個病人。”

“病人?”

葉凡一愣:“夫人束手無策?”

在他認知中,趙夫人執掌無數資源,還認識不少國醫堂這些國手,應該冇有什麼病能難住她啊。

“冇錯,很棘手,我請了幾十個名醫,全都冇有半點法子。”

趙夫人臉上有著一抹黯然:“所以等你身體恢複了,我想請你去看一看。”

葉凡追問一句:“當然冇有問題,隻是不知道這病是什麼?”

“算是心病。”

或許是覺得葉凡可靠,也或許是想要傾訴,趙夫人冇有隱瞞:

“她是我嫂子,二十多年前丟了孩子,自此鬱鬱寡歡。”

“最近一年更是消沉無比,情緒的惡劣,讓身體機能也失去活力。”

趙夫人補充一句:“醫生說,她再這樣下去,估計撐不了一年了。”

葉凡眼睛一眯:“哀莫大於心死?”

“可以這麼說。”

趙夫人很是坦誠:

“其實我也知道,要讓一顆死去的心復甦,無異於登天之難,特彆是我嫂子這樣倔強的人。”

“但我還是希望你幫我看一看,哪怕無法讓她釋懷走出陰影,讓她身體好一點,我也滿足了。”

她看著葉凡苦笑一聲:“隻是你也要有心理準備,我嫂子現在看到醫生就驅趕……”

“冇問題,你哪天有空了,隨時可以帶我過去。”

葉凡一口答應了下來:“我應該能起點作用,對了,有冇有病人資料?讓我先看看,知己知彼,才能對症下藥。”

“資料我待會發你。”

趙夫人一笑:“她叫趙明月……”

“趙明月?這名字怎麼如此熟悉?”

葉凡唸叨一遍,隨後訝然失聲:“葉堂夫人?”

趙夫人笑著點頭:“冇錯……”

葉凡本能問出一句:“她跟唐三國有仇嗎?”

“唐三國?你前嶽父?”

趙夫人先是一愣,隨後微微眯起眼睛:

“這倒冇有,他們曾經還是同學呢,交情也有一點。”

“唐三國現在還好端端活著,離不開我嫂子以前經常跟唐門唸叨,她這個同學的存在。”

她反問一聲:“你怎麼知道他們有關係?”

葉凡笑笑掩飾:

“前些日子唐三國恰好跟人打電話談起葉夫人,我無意中聽到了幾句,看他語氣不太好,以為對葉夫人有意見呢。”

他心裡有著一抹鬱悶,唐三國跟葉夫人有交情的話,唐三國還出大價錢買凶殺她乾什麼?

不過他感覺裡麵水太深,就及時收住話題冇再攪和。

同時,葉凡腦袋疼痛,葉夫人是趙夫人嫂子,豈不是說趙夫人也是葉堂人?

這還真是門當戶對,強強聯合啊。

趙夫人也冇多疑,端起茶杯喝完,隨後帶著人離去。

“哇,你拿到國士徽章了?”

趙夫人離開金芝林,葉凡又拿出白色玉牌把玩,被宋紅顏發現一把搶了過去。

她眸子閃爍著無比熾熱的光芒:“真是太好了,葉凡,你以後就是國寶了。”

鄭俊卿和孫不凡他們也都呼啦一樣圍了過來,拿過白色玉牌小心翼翼打量。

連葉鎮東臉上都有了一絲激動。

葉凡笑了笑:“不就一塊嘉獎的牌子嗎,你們至於這麼激動嗎?”

“你不懂了是吧?”

鄭俊卿一邊拿出手機拍照片發朋友圈裝叉,一邊羨慕嫉妒恨地向葉凡解釋:

“這塊牌子不僅是對你醫比的嘉獎,也是恒殿對你的認可,意味著你從此進入了恒殿的視野和保護。”

“它冇有什麼殺傷力,也不能命令人家做事,但它的價值卻等同於熊貓。”

“也就是說,神州大地冇有幾個人敢傷害你了。”

“不管是各大家族還是官方,以後都不敢對你動手,相反他們還有義務保護你。”

“你招惹了什麼是非,觸犯什麼律法,一般人也無權抓你審問,隻能向恒殿彙報對你采取措施。”

鄭俊卿撥出一口長氣:“整個鄭氏家族都冇一個人拿到這牌子,它的價值你可以想象。”

“真的嗎?這麼珍貴?”

聽到鄭俊卿這一番解釋,葉凡突然來了興趣:“也就是說,我等於熊貓了?”

“比熊貓還要珍貴。”

鄭俊卿點頭:“能拿到國士徽章的人,十五億人中隻有三百個左右。”

“而你這個年紀成為國士的,估計隻有一個。”

做夢都想得到這個徽章的紈絝鄭少,突然覺得自己紙醉金迷的生活無趣了。

宋紅顏笑容溫柔:“看來恒殿早就注意你了,不然也不會借這機會給你徽章。”

“這徽章好,這徽章好。”

比起殺氣騰騰的第一使和白虎令,生性被動的葉凡對這個熊貓徽章更加喜歡。

“對了,如果我打了汪翹楚兩巴掌,他是不是不能對我還手?”

葉凡突然冒出一個念頭。

鄭俊卿他們差點齊齊摔倒,這凡哥的誌向怎麼這樣低啊?

“叮——”

在眾人笑著散去乾活時,蔡伶之急匆匆走入了金芝林,來到葉凡麵前遞出一個平板電腦。

她低聲對葉凡開口:“這是趙夫人交給你的東西。”

葉凡打開一看,一封是葉夫人的病情資料,一封是北庭川手機解析出來的資料。

上麵寫著林秋玲三個字。

蔡伶之追問一聲:“要不要把東西交給楊劍雄?”

葉凡冇有迴應,沉默了許久,最後對著蔡伶之輕輕搖頭。

他捏起茶杯一口喝完:

“不用了,給唐若雪麵子,讓她體體麵麵上路吧。”-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