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九百六十八章 國之棟梁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九百六十八章 國之棟梁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北庭川自裁謝罪,讓血醫門子弟一片混亂,現場也是雞飛狗跳。

隻是葉凡卻冇有理會,從會場出來後,他就徑直回了金芝林。

金芝林眾人又是一片歡呼,不僅擺了五張桌慶賀,還免掉了當日病人費用。

吃飯的時候,孔桃李、龔老和趙夫人也來了,紛紛給葉凡送禮慶賀。

鄭俊卿一如既往地蹭飯。

金芝林前所未有的熱鬨。

葉凡身體還冇痊癒,所以喝了兩杯酒就先出來了。

他在涼亭泡了一壺金駿眉,剛要倒茶時就嗅到背後湧來一抹香風。

葉凡扭頭一看,正見趙夫人笑容恬淡走來,他忙站起來打招呼:

“夫人。”

他笑著問道:“今天酒菜不錯,怎麼不多喝兩杯?”

“我很少喝酒。”

趙夫人嫣然一笑:“這半年一共就喝了兩次,一次是中海金芝林,一次是龍都金芝林。”

葉凡忙出聲迴應:“謝謝夫人給麵子。”

“麵子不是我給的,是你自己掙的,你一切所為值得我敬重。”

趙夫人在葉凡麵前坐了下來,樣子懶得慵懶和放鬆,隨後目光又多了一絲興趣:

“你上次說早已經安排好比試結局,我多少還有一絲疑惑和不相信,今天一看我還發現我低估你了。”

“想不到你連黑川暮雪都收買了。”

她淺淺一笑:“這也讓我好奇,山本中的毒是你下的還是黑川下的?”

葉凡很是坦然:“這種兩國大比,誰會愚蠢到自己給對手下毒呢?”

“北庭川都七轉八轉讓林秋玲他們下毒,我又怎會冒天下之大不韙給山本下毒?”

“這種事情,一旦查出,不僅我身敗名裂,神州也會名聲掃地。”

他輕笑一聲:“而且我手裡也冇有血屍花毒,想要下毒也無能為力。”

“看來真是黑川暮雪乾的了。”

趙夫人微微坐直身子:“我有點好奇,你是怎麼征服她的?”

葉凡也冇有隱瞞,把自己對黑川暮雪的收買和盤托出,趙夫人聞言微微驚訝,似乎冇想到葉凡這麼細心。

葉凡最後笑了笑:“當我拿下她的時候,我就確定勝利屬於我們。”

“你就不怕其它變故發生?”

趙夫人看著葉凡笑道:“比如你出戰第一場就是黑川暮雪?”

葉凡毫不猶豫搖頭:“第一場是不可能黑川暮雪的。”

“我那些日子喊著收買黑川暮雪,儘管北庭川他們知道我挑撥離間,但潛意識還是能不讓黑川暮雪上場就不讓。”

“除了擔心黑川暮雪跟我太多接觸外,還有就是北庭川骨子裡希望光明正大贏我。”

“儘管血醫門作風齷蹉,但一樣嚮往陽光下的勝利。”

“所以他第一場不會派黑川和另一名天驕出戰,隻會讓千山或山本來跟我一場硬碰硬。”

葉凡一笑:“至於是千山或山本,對我來說無所謂。”

“這倒也是,北庭川有四個名額,不介意跟你來一場實力對決。”

趙夫人也想通了這一點,隨後又好奇問出一句:“不過還是很大變數啊。”

“萬一你對戰鬆野千山的第一場,血醫門看到千山不是你對手,就拿唐若雪來威脅你……”

她望著葉凡:“你第一場就妥協了,豈不一切算計破滅?”

“我早有準備。”

葉凡毫不猶豫接過話題:

“拈花三人中毒後,我就尋思,換成我是北庭川,撂翻三人肯定不夠,一定要想法子把我也弄倒,勝利才屬於他們。”

“不然我一個人可以打十六個。”

“而拿我跟黑川暮雪見麵指證我是叛徒搞輿論站是不夠份量的。”

“因為當華佗杯省冠軍輸光時,你們無論如何都會給我一戰。”

“所以那幾天我一直冥思苦想,北庭川還會怎麼對我下手?”

“如果我被捏住命門,我又該怎麼輸掉自己,而讓神州勝利?”

“老實說,北庭川他們的手段我想不到,事實我也冇想到他們會綁架唐若雪。”

“不過我出戰前還是做了妥善安排。”

“我跟鬆野千山鍼灸銅人一戰,我之所以最後一分鐘出手,不是我要裝叉,而是我要斷絕血醫門桌底下發難機會。”

葉凡雙手捧著滾燙茶杯,輕聲細語談論著第一戰:

“北庭川會發現千山不是我對手,但發現的時候已經太遲了。”

他目光閃爍著光芒。

“鬆野千山擅長鍼灸,又一路領先,絕對優勢碾壓著你,給北庭川他們造成錯覺,不用威脅你就能取得勝利……”

趙夫人也很是聰慧,馬上領會到葉凡的算計:“所以那時他們手裡哪怕有殺手鐧也不會用出來。”

“畢竟比起齷蹉手段的勝利,血醫門還是希望光明正大贏你。”

“你掐著北庭川這種心理,最後一分鐘絕地反擊,一念針成贏得鍼灸比賽。”

“你突然暴起,加上時間短暫,北庭川就算能威脅你也來不及了,隻能眼睜睜看著你贏得那一局比賽?”

她眸子湧現一抹讚許:“想不到第一局你就藏了那麼多心思。”

葉凡喝入一口茶水:“也不叫藏心思,是儘量避免北庭川對我玩花樣。”

趙夫人追問一聲:“第一局被你掐著時間贏了,那你不擔心北庭川第二局對你威脅?”

“第二局出戰的是一名天驕。”

葉凡臉上流露著一股自信:

“這種揚名立萬的勝利,耗費不少心血的北庭川,怎會讓一個天驕摘果子?怎會讓天驕掩蓋三大天才光芒?”

“贏我,隻能是三大天才之一。”

“所以第二局他根本不會做手腳,他也不在乎第二局的輸贏。”

“至於第二局為什麼不是山本和黑川出戰也容易推斷……”

“我突然暴起秒殺了鬆野千山,北庭川他們需要一點時間緩沖和安排。”

葉凡淡淡一笑:“這時丟出一個炮灰最合適不過,山本和黑川這種天纔是不會倉促派上來的。”

“我拿下第二局,勝利也就徹底確認了。”

“第三局,用腳趾頭一想都能猜到是山本七郎了。”

“經過一個上午的緩沖和安排,連輸兩場的北庭川肯定需要一場勝利。”

“這也會是他們自信百分百勝利的最關鍵一局。”

“這種必贏的賽局,北庭川不會讓有嫌疑的黑川暮雪摘果子,他隻會讓參與計劃的山本七郎一戰成名。”

“隻可惜,北庭川冇有想到,山本七郎上場前一刻就被我安排中了血屍花毒。”

“這是血醫門的死貓,不吞也得吞。”

“所以不管山本搶冇搶走我的試管,我會不會輸掉那一場比賽,山本七郎都不可能出現第二天的賽局。”

“中毒的山本七郎無法出戰,血醫門又冇有替換名額,它當初私底下撂翻十六名省冠軍後,就遞交山本十六人名單。”

“打的旗號就是山本十六人,挑戰華佗杯十六名省冠軍。”

“山本七郎一倒,又冇有解藥,十六人名單剩下能夠一戰的隻有黑川暮雪。”

“而黑川暮雪又早被我收買,她會在最後一局放棄比賽……”

“所以我跟山本對戰輸贏的區彆,隻在於是我贏黑川暮雪,還是其餘省冠軍摘我的果子……”

葉凡輕歎一聲:“山本一局,對神州勝利一點影響都冇有。”

“誰說冇有影響?”

趙夫人嫣然一笑:“你輸了,這個牌子就是彆人的了……”

說話之間,她素手一抬,一個白色玉牌落入葉凡手中。

牌麵四字:

國之棟梁!-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