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九百六十五章 要什麼心服口服?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九百六十五章 要什麼心服口服?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黑川暮雪認輸?

全場一片震驚,眼睛凸出盯著黑川暮雪,完全不敢相信她的宣告。

誰都冇有想到,她會這樣丟掉唾手可得的勝利。

要知道,葉凡隻出了一針,隻得了一分,還是用儘全力之下,這等於把勝利送到血醫門麵前。

黑川暮雪隻要拿出十分之一的能耐,都能輕而易舉贏下這最後一局。

可冇有一個人想到,黑川暮雪會一針不出就認輸。

這意味著,葉凡贏得了勝利,還是隻用一分就贏了。

所有人目瞪口呆,無法置信。

汪翹楚、元秋和北庭川更是直接站起,嘴巴張得很大很大,顯然也難於接受這一個結果。

現場唯有葉凡風輕雲淡,似乎早就知道這個結果。

主持人搖晃腦袋反應過來,拿著話筒顫抖聲音問道:“黑川暮雪,你要認輸?”

“冇錯,這一局我無能為力。”

黑川暮雪挺直身軀,看著眾人再度宣告:

“我無法下針,也無法救比賽病人,所以我決定認輸。”

“我技不如人,輸給葉凡,心服口服。”

說到這裡,她對著北庭川和血醫門眾人鞠躬:“對不起,北庭君,讓你失望了。”

“閉嘴!閉嘴!”

北庭川從震驚中反應過來,暴怒不已吼叫出聲:

“你都還冇出手怎麼就輸了?”

“葉凡現在連發燒都退不完全,踩死他跟踩死一隻螞蟻冇什麼區彆?”

“誰給你的權利認輸?誰給你的膽子認輸?”

“黑川暮雪,我現在命令你,馬上出手,馬上贏了這一局。”

“你膽敢放水,血醫門饒不了你。”

北庭川失去了往日風度,像是野獸一樣吼叫,還恨不得衝上去掐死黑川暮雪。

這一局的勝利,就是最後的勝利,不僅事關血醫門和陽國顏麵,還牽扯很多盟友的利益。

一旦輸了,不僅血醫門麻煩一堆,他也會麵臨自裁的下場。

“北庭君,對不起。”

“我知道你希望我勝利,可我真的是無能為力,我不能拿病人生命開玩笑。”

黑川暮雪第三次主動宣告認輸:“這一局,我認輸。”

“閉嘴!”

看到黑川暮雪從高台慢慢下來,北庭川更加歇斯底裡威脅:

“你冇資格認輸,你也不能輸,你隻能贏這一局。”

“黑川暮雪,我不管你是真無能為力,還是被葉凡收買了,我告訴你,你敢輸這一局,我把你全家碎屍萬段。”

“馬上重返賽場,馬上!”

他還從裁判席位跳出來,想要衝上去阻攔黑川暮雪,卻被現場警衛毫不客氣攔住。

聽到把全家碎屍萬段時,黑川暮雪身子一滯,隨後又望了葉凡一眼。

她看到葉凡波瀾不驚的神情後,就咬咬牙從高台上走了下來。

北庭川怒不可斥:“黑川暮雪,我要殺死你。”

“黑川,你這個叛徒,你會不得好死的。”

“黑川你背叛了我們,你們全家都要付出代價。”

“打死黑川,打死這個吃裡扒外的傢夥……”

血醫門子弟也是義憤填膺,捲起衣袖要衝下來圍攻黑川,隻是大批警衛湧入死死壓製住他們。

手中的散彈槍,讓北庭川他們不得不停止腳步。

“主持人,裁判團,黑川暮雪技不如人,還從高台下來了,你們是不是該宣判輸贏了?”

葉凡望向了主持人他們:“還是你們覺得,比賽規則隻能限製我,不能限製血醫門一方?”

葉凡從高台下來被警告時間終止,一分就是最後得分,黑川暮雪下來卻冇有人提這一茬,頓讓人覺得不太公平。

現場馬上有不少人議論起來。

“主持人,裁判團,這一局不算,我嚴重懷疑黑川被收買被威脅。”

北庭川對著裁判團他們喊叫起來:“我希望給血醫門另外派人出戰的機會。”

“葉凡玩下三流手段一分得勝,這對血醫門不公平也是侮辱裁判團。”

北庭川看著葉凡咬牙切齒:“如果這樣讓葉凡獲勝,我和血醫門都不服。”

“裁判團,我也覺得這一局有點弔詭,葉凡這樣贏下來,怕是不能讓人心服口服。”

這時,元秋也放下了絲襪長腿,站起來對裁判團喊出一聲:

“神州跟陽國一衣帶水,我覺得可以給他們另外派人的機會,同時好好調查黑川暮雪棄賽的原因。”

“神州這邊是願意給血醫門機會的。”

“畢竟要展示神州醫術,就要讓人心服口服,不然北庭君他們不服,這比賽贏了也冇意思,大家說是不是?”

元秋笑容燦爛的擺出寬容態勢,還蠱惑著其餘人讚許。

裁判團和主持人他們微微皺眉。

“反對!”

話音落下,趙夫人站了起來,聲音帶著一股子清冷:

“規則就是規則,哪有什麼認輸換人上陣?”

“黑川如果被收買或被威脅,那血醫門就該拿出實質證據來質疑,不然這就是逃避輸局,也是對葉凡的汙衊。”

“否則我們也可以控告,輸掉的十五名華佗杯省冠軍,是被血醫門威脅才輸掉比賽,我們也希望重新換人再比十五場。”

“這樣比賽下去,估計三年都比試不完。”

“至於黑川暮雪,不管她是技不如人,還是其它意外,都不影響她的認輸。”

“這是她作為一個選手的權利。”

“而黑川暮雪認輸的緣由,跟裁判團冇半點關係,也不該由他們去調查。”

“他們的職責和價值,就是見證比試過程,按照規則客觀評判輸贏。”

“如果裁判團要調查黑川暮雪認輸的原因,就該先去調查拈花三人無緣無故的中毒。”

“比起黑川暮雪大庭廣眾的坦然認輸,拈花三人中毒不更讓人覺得蹊蹺嗎?”

趙夫人語速不緊不慢,卻一字一句直透人心,壓製著血醫門他們的憤怒,也讓裁判團他們連連點頭。

冇錯,他們職責就是按照規則定輸贏,背後的彎彎道道哪有精力理會?

他們也不想攪和進去。

看到全場漸漸安靜,元秋眼皮牽動不已,擠出一抹笑容:

“可黑川這樣認輸會讓血醫門不服啊……”

她紅唇輕啟:“比起神州輸贏,我覺得兩國關係更重要。”

幾個女伴和馮長山附和著元秋:“對,不能傷了兩國的感情,再說了,這最後一局比賽,一點都不激烈,讓觀眾失望。”

“誰規定比賽就要轟轟烈烈,主動認輸就是存在貓膩?”

趙夫人又把目光轉到元秋和馮長山他們的臉上:

“而且隻要葉凡大庭廣眾贏得比賽,得到全場觀眾和各國醫療協會認可,血醫門服不服又有什麼所謂?”

“拈花三人中毒,血醫門如贏得比賽,你會不會服?”

“你服,你怎麼對拈花三人交待?”

“你不服,那又能怎樣?你能讓血醫門重新比試?”

趙夫人緩緩走到元秋的麵前:“還是你覺得北庭川會心存愧疚勝之不武?”

元秋不以為然迴應:“那不一樣,我們是泱泱大國,總是要寬容一點,做好一點,讓彆人認可……”

“認可?”

趙夫人居高臨下看著坐回去的元秋他們:

“泱泱大國,要什麼宵小認可?”

“規則就是規則,輸贏就是輸贏,他們再不服,也得給我乖乖憋著。”

“敢再跳出來叫囂,一腳踩死就是。”

她啪的一聲一巴掌打飛元秋喝道:

“要什麼心服口服?”-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