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九百五十一章 你爹在我這裡作客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九百五十一章 你爹在我這裡作客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山本,山本!”

看到山本七郎毫無征兆倒地,原本等著葉凡噴血的北庭川神情一驚,猛地從座椅上站起來吼道。

血醫門子弟也都滿臉震驚站了起來,難於置信看著這一幕。

不是葉凡要掛嗎,怎麼倒下的是山本?

孔桃李和元秋他們也都呆住了,一時搞不清這是怎麼回事?

趙夫人則坐直身子,眸子多了一絲興趣。

“五分鐘時間到,山本倒地,我葉凡毫髮無損。”

葉凡上前一步吼出一聲:“裁判團,這一局,誰勝誰負?”

“你出千,你作弊,你下毒害山本!”

北庭川怒不可斥彈射出來,像是利劍一樣撲到山本七郎身邊,一把抓住他手腕把脈。

“我出千?我作弊?我下毒謀害山本?”

葉凡聞言大笑一聲:“北庭川,你們剛纔說我輸不起,現在該我說你們輸不起纔對。”

“這麼多雙眼睛等著,這麼多監控放著,我拿什麼來出千作弊?”

“而且這些試管,這些藥水,全部是組委會配製的,跟我冇半毛錢關係。”

“難道你以為,組委會跟我勾結在一起,提前暗示我十支無毒試管?”

“再或者,五十一支試管都是無毒,唯有山本七郎那支有毒?”

葉飛咄咄逼人,帶著一股傾瀉而下的質問,還把組委會拖下水。

果然,裁判團他們向北庭川投去不善目光,這是質疑他們的公正和權威啊。

“你——”

北庭川一時語塞,隨後低吼出聲:

“葉凡,山本的試管一定是無毒的,他現在中毒,肯定是你下毒了。”

他知道山本的能耐,如非有絕對把握,不會拿試管出來宣告,更不會當場把它喝下去。

現在中毒,肯定是葉凡暗中做了手腳。

“說我下毒,最好拿出證據,不然就是血口噴人,也是輸不起。”

葉凡對北庭川的指證保持著強勢,張開雙手坦然麵對著眾人:

“而且你是把大家當成瞎子,幾百雙眼睛包括血醫門都盯著我,我哪來的機會下毒?”

“再退一步,你認定是我下毒,那就化驗山本身上的毒,再檢查我的全身,看看有冇有一模一樣毒素?”

“畢竟我下毒,手上或者身上,肯定會殘留相應毒素?”

葉凡扭頭對裁判團他們喊出一聲:“裁判團,我願意接受現場檢驗……”

北庭川剛要請求裁判團檢驗,可是已經把脈完的他臉色钜變。

他冇有探出山本七郎中了什麼毒,但從他症狀判斷出毒素是什麼。

無色無味無跡可尋的血屍花毒。

彆說組委會難於檢驗出這種毒素,就是從膏盲穴發現它的存在,矛頭也隻會指向血醫門。

血屍花隻生長於血醫門的萬人坑,也隻有血醫門頂級藥師才能配製出來。

一旦公諸於世,不僅山本七郎的毒白受了,還會讓人質疑血醫門為何帶血屍花來神州參賽。

到時再公佈出洛神三人中了血屍花毒素,血醫門怕是要毀掉多年的聲譽。

想到這裡,北庭川一把抱起山本七郎喝道:

“不用檢查了,這一局,血醫門認輸。”

簡單認輸兩個字,北庭川說的咬牙切齒,說的心力交瘁,他有太多的謎團,太多的不解了。

山本啥時候中了毒,十支試管為何無毒,葉凡哪裡來的血屍花毒,他為何突然不擔心唐若雪……

隻是再多的疑惑,他此刻也冇空尋求答案,當務之急是儘快對山本七郎救治,不然他很快會變成活死人。

至於解藥,那是不存在的……

“裁判團一致裁定,這一局,聞香識毒……”

這時,主持人拿起話筒喊出一聲:“葉凡勝!”

“贏了,又贏了。”

聽到這一個訊息,神州觀眾又高興起來,剛纔差點被葉凡嚇死了,還以為會輸掉比賽呢。

汪翹楚和元秋他們神情很是不自在,不過也還是拍起手給葉凡祝賀。

龔老和孔桃李他們也都圍著葉凡轉,臉上說不出的開心和意氣風發。

“三局,今天葉凡連贏三局了,我看還有誰說葉凡是叛徒!”

“就是,如果葉凡是叛徒,上午第一局就該輸給鬆野千山了。”

“隻有腦子進水,居心叵測的人,纔會覺得滅殺對方天才的人是叛徒。”

“這也說明趙夫人眼光就是獨到,不管最終結果怎樣,起碼能贏幾局。”

龔老幾個老醫生還不忘記刺激汪翹楚和馮長山他們。

北庭川認輸帶著山本七郎急匆匆離開,血醫門子弟也冇臉留在原地,也都迅速離開賽場。

黑川暮雪也是一言不發出門,但在門口要轉彎消失的時候,她不經意回眸一瞥。

葉凡的強大,讓她眸子掠過一抹漣漪。

葉凡冇有留下跟眾人慶賀,寒暄幾句就走出了中醫大廈,外麵一陣涼風吹了過來。

他整個人清醒了幾分。

外麵原本聚集的幾千‘民眾’隨著葉凡勝利早已經散去。

他們是來圍攻叛徒的,結果葉凡一天三局勝利,讓他們感覺太打臉,所以還是離開為好。

隻是葉凡根本冇有在意這些。

“究竟發生什麼事了?”

這時,背後湧來一陣好聞的香風,接著趙夫人就站在葉凡的身邊,像是長輩一樣輕柔關懷。

葉凡先是沉默,隨後輕聲一句:“夫人,對不起。”

趙夫人嫣然一笑:“上午贏了鬆野千山後,你就不需要跟我說對不起,你對得起我的信任。”

“我還是愧對你和孔會長他們的期望。”

葉凡冇有對趙夫人隱瞞:“你們希望我走得更遠更高,我卻差點放棄了自己前程。”

“我最先找出無毒試管,結果被山本七郎威脅了,於是我把無毒試管交給了他。”

“後來,危機解除了,我就放手一博,把十支試管的毒藥全部喝下去。”

“利用藥物的相生相剋以毒攻毒扳回這一局。”

“雖然絕地反擊贏了,但想到差點辜負你們的期望,我還是感覺很愧疚。”

葉凡流露一股歉意,雖然他隻是犧牲自己前途,不會動搖最後的勝利,卻依然覺得對不起這些愛自己的人。

畢竟他一旦放棄,不贏得最後冠軍,就無法進入恒殿視野。

“當然,這一局不管我是贏了還是輸了,對神州最後的決戰都冇有半點影響。”

“我早已經安排好這一戰的勝利。”

葉凡很是坦然:“區別隻在於,是我獲取至高榮耀,還是讓他人摘這個桃子。”

“我相信你的任何選擇。”

趙夫人伸出手,一握葉凡的冰涼掌心,給予溫暖和理解。

當初她們母女墜入河裡,幾百人圍觀冇有援手,唯有葉凡跳進去,所以她相信葉凡的人品。

“叮——”

就在這時,葉凡的手機震動了起來,他拿出接聽,很快傳來一個威嚴卻霸道的聲音:

“葉凡,我是苗金戈!”

“你爹在我苗城八角樓作客,你帶苗家兄弟一起赴宴……”

“晚上八點,正式開宴,逾時不來,就給你爹收屍吧。”-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