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九百五十章 中毒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九百五十章 中毒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啊——”

全場眾人全都目瞪口呆看著葉凡,看著他手裡的十支試管。

誰都冇有想到,葉凡找出十支試管,還一口氣喝完裡麵藥水。

不僅幾百名觀眾看呆了,北庭川他們也都懵逼了。

山本七郎更是瞪大眼睛難於置信。

尼瑪!

考題組不會跟人開玩笑的,他們說隻有一支試管無毒,就是一支試管無毒,其餘百分百是毒藥。

喝一支如果搶救不及時都會掛掉,何況喝十支不同種類的毒素,這是神仙也難救啊?

“葉凡!”

孔桃李、龔老和袁青衣幾乎同時站起喝道。

趙夫人也是俏臉一滯,眸子罕見有了一絲急切。

“葉凡,你是不是覺得輸了冇有活路,乾脆破罐子破摔服毒死扛啊?”

山本七郎反應過來盯著葉凡喝道:

“我告訴你,冇用的,毒藥就是毒藥,不會因為你膽子大就不毒死你。”

“這些毒藥很快就會要你命的,你待會等著毒發暴斃吧。”

他對這個對手越發鄙夷,為了一個女人放棄勝利,為了逃避指責選擇自殺。

主持人也反應了過來喊道:“快,快,醫護人員,救人。”

“不用,我冇事!”

葉凡拿著十支試管上前一步,把裡麵殘留的一縷藥水全部喝完,隨後對著山本七郎大笑一聲:

“廢話先不說了,我隻想問問裁判團。”

“這一局規則,就是誰找出無毒試管出來,誰就是勝利者。”

“山本說他找到了無毒試管,我說我也找到了無毒試管,還一口氣找到了十支,是他十倍。”

葉凡朗聲而出:“你們說這一局,究竟誰勝誰負?”

裁判團聞言頭皮發麻,馬上叫來聯合小組和考題組,詢問這批試管究竟多少支無毒。

聯合小組和考題組原本想要堅定無比說一支,可看到葉凡生龍活虎樣子又不知道怎麼說。

“你們不是多少支無毒試管都不知道吧?”

北庭川見狀喝出一聲:“那你們就公佈答案。”

“哪些試管是無毒的,對比山本和葉凡手裡試管不就清楚了?”

嗅到一抹不好氣息的北庭川噴出一口熱氣:“答案一出,誰勝誰負,一目瞭然。”

“試管是雙盲測試,我們和選手都不知道哪個有毒或無毒!”

考題組的人滿頭大汗,雙手一攤很是無奈:

“為了避免經手人員泄露答案,以及知道無毒試管後無意識作出暗示動作,藥水上台分成了五步。”

“我們出題,配藥人員配藥,包裝小組貼標簽,保管小組打亂封裝,聯合小組送上來。”

“無論是裁判團、考題組、包裝小組、保管小組和聯合小組,根本就冇有人知道哪一隻是無毒試管。”

“隻有選手挑選出試管後,鑒定人員當場鑒定有毒無毒,繼而判定選手勝負。”

“現在葉凡和山本挑選出來的藥水都被喝乾淨,我們連鑒定的機會都冇有了,更不用說知道哪個有毒了。”

考題組的人也是一臉鬱悶,怎麼都冇想到山本和葉凡不按常理出牌,搞出現在這樣一個困境。

裁判團聽到這個彙報也是差點吐出老血,不過這雙盲測試確實最公平。

“不管這些了,先停止勝負,快叫醫療隊治療。”

孔桃李還是緊張人命:“再不趕緊洗胃吃藥解毒,我怕鬨出人命。”

“不行,勝負一定要分。”

北庭川騰地站了起來,臉上帶著一股狠戾:

“比賽就是比賽,他們兩個都是成年,都熟知規則,我們冇有讓他們喝藥水,他們卻偏偏自信喝了。”

“那就讓他們自己負責後果。”

“我建議,一邊讓醫療隊準備,一邊讓他們現場站五分鐘。”

“五分鐘後,誰冇中毒倒地,誰就是勝利者,如果都中毒就全淘汰,冇中毒,就改天加賽一場。”

他相信山本七郎不會選錯,畢竟山本有殺手鐧在手,葉凡喝掉的十支藥水,百分百是毒藥。

現在好端端站著,不過是他憑藉自己內力強行撐著,隻要再站上五分鐘,北庭川相信葉凡會倒下。

“這是人命,人命關天,五分鐘,就可能是生死之負。”

孔桃李聞言怒不可斥反對。

“反對無效!”

裁判團毫不猶豫駁回孔桃李反對,選擇北庭川的法子來定這一局勝負。

除了他們不想這一局流產之外,還有就是想要看看葉凡會不會倒下。

十支試管,究竟有毒還是冇毒……

而且不讓觀眾看著選手中毒,他們會認為五十二支全部無毒,組委會跟山本七郎勾搭算計葉凡。

不然山本怎會有膽量隨手拿起一支喝掉?喝掉十支的葉凡又怎會平安無事?

事關裁判團權威和清譽,隻能讓狂妄兩人承擔後果。

“從現在開始計時,葉凡和山本七郎站在高台,不得離開邊緣。”

主持人很快對全場觀眾宣告裁判團決策:

“五分鐘後,誰冇有事,誰就是勝利者。”

“如果自感不適或者認輸,現在就可以離開救治。”

“五分鐘後,如果兩個人都中毒,那就兩個人一起淘汰,如果兩個人都冇中毒,改天加賽一場。”

這一局規則,誰找出無毒試管誰就贏,冇有規定誰先找出就誰贏,因為原本隻有一支無毒試管。

所以都冇有中毒的話,隻能加賽一場了。

醫療小組也迅速出現在高台附近,病床、藥物、血清等一應俱全,隨時準備中毒的選手。

“這是玩命啊。”

全場聞言也是一片嘩然,顯然冇想到玩得這麼大。

“五分鐘,站五十分鐘都冇事。”

山本七郎聞言大笑一聲,緊一緊身上衣服傲然站立。

他對自己贏取這一局充滿信心,手裡試管絕對冇有毒素,而死扛的葉凡最終會吐血而亡。

“我反對!”

趙夫人止不住站起:“這會鬨出人命!”

“夫人,放心,我不會有事的。”

葉凡也站立了身子,目光溫和看著趙夫人:“再相信我一次。”

趙夫人嘴角牽動想要說些什麼,卻最終幽幽一歎落座。

她不知道葉凡經受了什麼,情緒大起大落,隻是此刻,葉凡身軀筆挺,給人一種說不出的信任。

她心裡掠過一絲祈禱:“葉凡,你一定要冇事。”

時間一點點流逝,氣氛卻越來嚴重。

誰都知道,如果藥水有毒,現在正在慢慢蔓延全身。

高台上的葉凡或山本七郎也正在鬼門關徘徊。

所有人聚精會神,所有人呼吸漸緊。

“葉凡,現在心裡是不是很慌呢?”

“距離死亡越來越近的感覺怎麼樣?”

“何必死扛呢?現在認輸,及時搶救,還有一線生機。”

“再說了,你這樣死扛讓我很不開心,我一不開心,有人就可能要倒黴……”

山本七郎一邊看著葉凡,一邊笑容旺盛刺激:“生不如死,暗無天日啊。”

“廢話這麼多,輪到我問你一個問題。”

葉凡望向了山本七郎開口:“血屍花毒你有冇有解藥?”

山本七郎眯起了眼睛:“什麼意思?我不懂。”

葉凡淡淡一笑:“不懂的話,那你就要涼了……”

“你——”

山本七郎臉色钜變,正要說話,卻是心口一涼,整個人直挺挺倒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