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九百四十九章 我要你風風光光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九百四十九章 我要你風風光光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無毒試管最終被山本七郎奪走。

葉凡頓敢掌心和內心空空,下意識要抓取卻發現已經失去。

他隻能眼睜睜看著山本七郎辨認試管。

葉凡憤怒地一拳捶在牆壁,整個人說不出的煎熬和痛苦。

冇有什麼比到手的勝利被人奪走更揪心了,而且還是事關神州和陽國聲譽一戰。

葉凡感覺對不起龔老,對不起孔桃李,對不起趙夫人,對不起昏迷的洛神三人。

他還知道,這一局失敗,不僅會讓自己揹負罵名,還會讓趙夫人千夫所指。

他辜負了趙夫人的信任。

他不該懼怕威脅,他不該拱手讓出勝利,可想到唐若雪在苗追風手裡,葉凡就什麼力氣都使不上。

葉凡雙手撐在桌子上,眼裡有著痛苦,他不敢抬起頭,生怕見到趙夫人他們的目光。

“這一支試管有點意思。”

此刻,用力嗅了一遍的山本七郎,無視臉色蒼白的葉凡,隻是專心分析著試管的成分。

在他眼裡,葉凡已經廢掉了。

今天之後,血醫門不用動手,神州子民都會滅了葉凡。

而手中的試管,儘管從葉凡神情判斷,這應該就是那支無毒試管,可他也知道葉凡狡猾,擔心不小心中計。

所以山本七郎要親自辨認,確認無毒再上交。

“這葉凡在乾什麼?難道放棄比賽了?”

“不知道啊,看他樣子好像很絕望,難道一點把握都冇有?”

“我就說嘛,葉凡再厲害也不可能什麼都會,術業有專攻,他怎麼也贏不了配毒出身的山本七郎。”

“這個王八蛋,上午囂張至極,跟他打招呼不理我,現在知道山本七郎厲害了吧?”

“我現在懷疑,他真是叛徒,上午贏兩場,不過是掩飾,免得開場輸掉被我們圍攻……”

“這樣一說,此子心機很深啊。”

觀眾席上眾人又議論起來。

不少人又開始對葉凡表示不滿了,覺得葉凡辜負了他們期望。

元秋幾個相視一笑,眼中流淌著蔑視,棋子始終是棋子,翻不了天。

龔老按捺不住喊道:“葉凡,時間不多了,快找試管啊。”

孔桃李也是急得直跺腳:“葉凡,你在乾什麼啊?”

趙夫人則揚起一抹關懷:“葉凡,你是不是不舒服?”

葉凡咬著嘴唇抬起頭,正好對上趙夫人的目光。

他張張嘴想要說對不起,可卻什麼都說不出來。

“他冇事,他隻是覺得技不如人輸定了,心裡愧疚對不起神州。”

山本七郎洋洋得意一笑,隨後揚起手中試管喊道:

“這試管就是無毒的,我贏定這一局了。”

“葉凡,我已經夠讓著你了,慢你半拍辨認,冇想到你居然還會輸,這可怪不得我。”

山本七郎已經辨認出這一管無毒,勝券在握的他開始教訓起葉凡:“你醫術真不行啊。”

葉凡看著山本七郎咬牙切齒:“山本,你無恥。”

“無恥?”

山本七郎冷冷一笑,大聲說道:“我贏了你,你罵我無恥,葉凡,你心胸太狹隘了,輸不起啊。”

在場觀眾聽到這句話,再度聲討起葉凡來:

“就是,山本七郎故意慢半拍讓你先檢測,你還好意思說他無恥?”

“葉凡,你纔是厚顏無恥,輸了就是輸了,這是實力的差距,居然還不承認。”

“輸了都不認,我真是恨自己是神州人,跟著你一起丟臉。”

“輸了就趕緊滾蛋吧,彆在這裡丟人現眼了。”

“我建議,以後封殺葉凡,剝奪他任何行醫的資格,把他金芝林也給封掉。”

“對,封殺他,輸了還罵人,不配做醫生。”

血醫門幸災樂禍落井下石,神州觀眾恨鐵不成鋼,齊齊發泄著葉凡輸掉的怒意。

“葉凡,好自為之吧。”

山本七郎很是高興葉凡的困境,隨後拿起試管對著全場一笑:

“裁判團,這一支標簽小寫o的試管,就是無毒試管。”

“為了感謝大家的支援,也為了表示我的自信,這一支試管,我當場喝了它的藥水。”

說完之後,他就把試管中的藥水仰頭喝完,說不出的瀟灑,說不出的豪邁。

“啊——”

這一個動作,瞬間引得全場一片驚呼。

無論是裁判團還是雙方觀眾,全都目瞪口呆看著這一幕。

山本七郎也太牛叉了,當場就把試管藥水喝光,這需要何等的膽量,何等的自信啊?

畢竟一不小心找錯試管,這一管毒藥下去,他不死也會重傷。

太厲害了,太帥氣了。

“啪啪啪——”

“山本,山本!”

全場掌聲響起,無數人高呼。

連趙夫人身邊的小秘書也一片花癡樣子。

在山本七郎享受著萬眾矚目時,葉凡正對趙夫人鞠躬致歉,隨後低頭艱難離開這個高台。

他做好承擔一切後果的準備,也能預見自己會失去所有基業。

“嘟——”

就在這時,葉凡耳邊的藍牙耳機響起。

葉凡下意識按了一下。

接通。

耳邊很快傳來焦急的女人聲音:“葉凡,葉凡,我是若雪,我是若雪!”

葉凡身軀一震:“若雪,你怎樣了?”

“葉凡,你聽著,堅持比賽,我冇事了,我已經脫困了。”

“前兩天,我一直感覺有人盯著我,我就安排唐七他們暗中保護我。”

唐若雪聲音很是急促:“唐七他們現在製服了苗追風,還把我解救了出來。”

葉凡猛地抬頭:“你冇事了?”

唐若雪冇有迴應,隻是一踩苗追風,一記帶著癲狂的慘叫響起。

顯然她製住了苗追風。

葉凡身子止不住一顫,絕望的心重新復甦。

“你要贏,一定要贏。”

唐若雪突然淚如雨下:“我要你風風光光的,我不要你千夫所指。”

“好!”

葉凡輕柔一聲答應:“我要贏。”

隨後,他猛地轉身,對著山本七郎吼出一聲:

“山本,這一局,你還冇有贏!”

說完之後,葉凡身形一閃,雙手在試管上一抓,十支帶毒試管在手。

他手指一錯,管口錯開,形成了tangruoxue序號排列。

下一秒,葉凡把十支試管的毒藥先後灌入了嘴裡。

轉眼之間,毒藥喝了個乾乾淨淨。

“你找出一支無毒試管,我找出十支無毒試管。”

葉凡吼出一聲:

“這一局,你說你贏,還是我贏?”

全場一片死寂。-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