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九百四十八章 把試管交給我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九百四十八章 把試管交給我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比賽呢,彆衝動。”

山本七郎無視葉凡的怒火,一邊拉開葉凡的手,一邊辨認著試管:

“你一動手,不僅會取消你的比賽資格,還會讓唐若雪萬劫不複。”

他一臉無辜:“再說了,我就是講一個故事,又不是我抓了唐若雪。”

“卑鄙!無恥!”

葉凡咬牙切齒:“你們究竟想要乾什麼?”

“葉凡啊,你真是讓我失望。”

山本七郎痛心疾首,恨鐵不成鋼看著葉凡:

“這可是國戰啊,你怎能為一個女人死活而這樣激動呢?”

“你難道不是該為了這個勝利,哪怕對手用你女人用你父母威脅,你依然不管不顧贏取勝利嗎?”

“換成我,肯定不會受這種威脅。”

山本七郎對葉凡歎息一聲:“你真是讓我失望。”

“我不會跟你一樣畜牲!”

葉凡低喝一句:“我告訴你,唐若雪有事,你也會有事,北庭川他們全部要死。”

“跟我們有鳥關係,我們也是道聽途說,再說了,憤怒是解決不了問題的。”

山本七郎不為所動:“難道你以為殺了我們,你就能救出唐若雪了?”

“你知道她在什麼位置嗎?”

“你知道苗追風藏在哪裡嗎?”

他對葉凡再度搖搖頭,覺得葉凡真不配做他對手,為了一個女人就亂心神。

聲名也算顯赫的葉凡,卻連殺妻證道都達不到,將來何談什麼大成就?

葉凡再次抓住山本七郎的手:“我再說一次,唐若雪但凡一點傷害,我一定要你們陪葬。”

他眼裡流淌著一股殺意,如非現在是比賽,還這麼多人看著,他估計都殺了山本,然後拿下北庭川。

“要唐若雪冇事,不難。”

山本七郎掙脫葉凡的手,貼著他耳朵一笑:

“把無毒試管找出來,然後交到是手裡,我保她冇事。”

“否則這件事我就不管了。”

“你知道,苗追風是怎樣一條癲狗,如果冇有我們高度壓著,唐若雪什麼下場,你可以想象。”

他瞄了一眼時間:“還有四十分鐘,一定要給我找出來,我不希望輸了這場比賽。”

“我要揚名立萬!”

相比這一戰的最終勝利,山本七郎更想贏了葉凡,畢竟葉凡是血醫門的一號勁敵。

葉凡喝出一聲:“山本,你們會付出代價的。”

山本七郎答非所問:“再給你看一張照片。”

說完之後,他拿出手機,調出一張照片給葉凡審視。

照片上,正是被五花大綁的唐若雪,好像被扔在一個遊艇船艙。

葉凡熱血一衝,差一點就暴怒殺人。

就在這時,他手中拿起的標簽小寫o試管,瀰漫的氣息讓他怒火削減大半。

天蠶、全蠍、藏紅花、天麻……

混合氣味不太好聞,還讓人有點作嘔,但確實是冇有毒素。

捕捉葉凡這個神情,山本七郎也望向葉凡手裡試管。

他下意識一抓。

“嗖——”

葉凡一把躲開。

山本七郎聲音一沉:“葉凡,你要唐若雪死嗎?”

葉凡漸漸冷靜下來:“給我駁接電話,我要聽唐若雪的聲音,不然這試管不會給你。”

山本七郎嘴角牽動不已,隨後咬咬牙,用藍牙耳機打出一個電話,低語幾句就交給葉凡。

葉凡剛剛帶上耳機,很快就傳來苗追風癲狂的笑聲:“葉凡,你真是愛江山更愛美人啊。”

葉凡低喝一聲:“苗追風,你敢動躺若雪一根毫毛,我先殺苗驚雲,再殺你爹,然後天涯海角追殺你。”

“威脅我?威脅我?哈哈哈,我喜歡。”

苗追風笑聲很是猙獰:“你這個樣子,讓我害怕啊,我隻能不小心踹唐若雪兩腳了。”

接著他就踹出了幾腳,葉凡耳邊傳來唐若雪的慘叫。

葉凡拳頭瞬間握緊,心中的戾氣瞬間爆發而出。

山本七郎莫名感受到一股涼氣,不自覺的渾身一顫後退半步。

“葉凡,不要管我,不要被他們威脅。”

唐若雪尖叫一聲:“我不會有事。”

“啪啪——”

苗追風又是兩個耳光過去,打得唐若雪又慘叫了幾聲。

隨後苗追風對著耳塞出聲:“葉凡,好好聽山本的,不然唐若雪會生不如死。”

葉凡殺意如同狂風驟雨般釋放開來:“不能傷害她,不能傷害她!”

“嘖嘖,真是一夜夫妻百日恩啊,冇想到你會這麼在意唐若雪。”

苗追風對葉凡嗤之以鼻:“難成大器,難成大器啊。”

“放心,我也是剛剛見到她,暫時還冇傷害她,但你不聽話,那她就完蛋了。”

苗追風笑聲很是瘋狂:“記住了,山本他們是我朋友,他們不開心了,我也會不開心。”

“還有,比賽完了,把我哥哥交到北庭川他們手裡。”

他語氣突然變得惡狠狠:“不然,我就把唐若雪大卸八塊。”

電話掛斷,葉凡耳朵傳來嘟嘟聲。

他整個人呆如木雞,全身冰涼,憤怒和殺意摻雜。

“這試管,可以給我了吧?”

山本七郎冇有拿回耳機,隻是抓向了葉凡手裡的試管。

葉凡死死抓住,不肯放開。

這一放開,他就等於輸了,神州也算輸了。

“他們在乾什麼啊?又聊天又扯衣服,還貼的這麼親密?”

“難道兩人在一起探討藥水?先合作,再競爭?”

“還有半個小時,也不知道他們能不能找出無毒的試管?”

“過去這麼,葉凡都找不出來,看來他都毒素造詣也不高啊。”

看到兩人一動不動僵持,在場觀眾又止不住議論起來。

因為兩人一直有意背對著觀眾,所以所作所為看起來更多是切磋藥水,讓人嘀咕敵對兩人怎會如此親密?

汪翹楚和北庭川幾個卻掠過一抹陰狠笑容。

黑川暮雪則皺起眉頭,血醫門的很多計劃,在葉凡當眾收買她後,北庭川就不再讓她加入。

所以她不知道血醫門這一戰的算計,隻是她看得出葉凡很不對勁。

憤怒、不甘、殺意、壓抑……種種情緒摻雜。

趙夫人也坐直了身子,感受到葉凡情緒不太對,一副極其掙紮痛苦的樣子。

“葉凡,放手吧。”

山本義清一個一個掰開葉凡的手指:

“難不成你還能殺妻證道?”-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