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九百四十章 熬死你的不甘心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九百四十章 熬死你的不甘心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在唐若雪鐵心廢物利用時,葉凡正出現在紅顏醫院。

他探視了唐風花一番,確認她度過危險期就關閉房門出來,剛剛站在門口,就見唐三國步伐蹣跚走來。

他手裡還提著一個保溫盒。

葉凡見狀忙迎接上去:“伯父,你來看風花?”

“若雪忙公司的事,林秋玲在警署,琪琪後天才拍完戲飛回來。”

唐三國綻放一個溫潤笑容:“整個家就我最清閒,我不來看風花誰來看風花?”

“我讓吳嬸熬了點白粥,不知道風花能不能喝。”

他輕輕拍著手裡的保溫盒。

“風花傷勢很重,每天醒來的時間都非常少,更彆說有吃東西的力氣了。”

葉凡輕輕搖頭:“她這一個星期都會注射營養液,白粥暫時喝不了。”

“也是,胸口中刀,哪裡這麼快能吃東西。”

唐三國苦笑一聲:“唉,我真是廢物,不僅做不好事情,還連常識都冇有了。”

“伯父,彆這樣說,你也是關懷則亂。”

葉凡揚起一個笑容,隨後手指一點保溫盒:“我今晚冇吃好,這粥要不就給我喝吧。”

“哈哈哈,行,給你喝。”

唐三國眼裡有著一抹讚許,接著又流露一絲愧疚:

“葉凡,唐家真是對不起你啊,給你新增這麼多麻煩,還讓你被停掉比賽資格。”

“都怪我不好,冇有管教好林秋玲和林三姑,招惹出這麼大一婁子。”

他向葉凡表示著歉意:“林秋玲一事,我也不找你求情,該怎麼辦就怎麼辦吧。”

“伯父客氣了,事情跟你無關,我不會怪你。”

葉凡一邊喝粥,一邊帶著唐三國進入休息室:

“而且我一直知道你對林秋玲不認可,隻是始終冇有勇氣反抗她,所以隻能看著她作威作福作妖。”

“唐家的雞飛狗跳,她纔是真正始作俑者。”

“其實這次也是你脫身的機會,不管林秋玲死或不死,你都可以藉機離開她了。”

他給唐三國倒了一杯茶水:“否則你留著她在身邊,遲早會被她拖累死的。”

唐三國笑了笑,低頭喝著茶水,冇有出聲。

“伯父莫非唸叨林秋玲當初嫁給你之情?”

葉凡看著唐三國勸告一句:

“是,你落魄之際,她能不顧代價嫁給你,確實難能可貴。”

“可這幾十年,你對她言聽計從,任打任罵,還把賺的錢全給了她,你早已經還清了那點情。”

“最重要的是,林秋玲已經變了,不再是當初那個跟你相濡以沫的女人了,她完全鑽錢眼裡了。”

“她能為二十億拔唐風花的針,能為血醫門去我金芝林下毒,遲早也能榨取你的價值換錢。”

在葉凡眼裡,唐三國多少還是有一絲良知的人,他不希望唐三國將來被林秋玲抱著一起死。

他對唐三國有著同情。

“葉凡,有些事,你不懂。”

唐三國望著葉凡苦笑:“當時我四麵楚歌生死一念之間,你覺得,嫁給我的女人是敢不敢,還是能不能?”

敢不敢?能不能?

葉凡微微一愣,隨後眉頭一皺,好像捕捉到了什麼。

是啊,當時那種環境,再怎麼喜歡唐三國的女人,也不是敢不敢嫁給他,而是能不能嫁給他。

林秋玲能夠嫁給唐三國,不是她義無反顧就行,還要得到唐平凡的允許。

“還有,我現在已經是一個廢物了,哪裡還有什麼價值?”

唐三國拘謹笑了笑:“林秋玲想要把我榨取換錢,估計還要貼補榨取的本錢。”

“再說了,她這麼作妖,我不留下來,放出去豈不害了彆人?”

“我跟她,過了幾十年,回不了頭,也止不了損,隻能一條道走到底了。”

“我唯一愧疚,就是風花三姐妹,她們是無辜的,我發自內心希望她們日子能過的好點。”

“所以看到林秋玲禍害她們,而自己又有心無力時,我真恨不得一刀砍了自己。”

“上次我讓你好好照顧若雪,你冇有正麵回答我,我心裡還有點失望和惆悵。”

“如今看到你對風花都這麼上心,我就安心很多了。”

唐三國臉上有著輕鬆,他現在絕對相信,唐若雪三姐妹出事,葉凡一定會不遺餘力幫忙的。

葉凡苦笑一聲,對這前嶽父無奈搖搖頭,有同情,但更多是恨鐵不成鋼……

臨近十點,唐三國從紅顏醫院出來,隨後就鑽入車裡回唐家彆墅。

他剛剛出現在唐家大廳,視野就多了一道讓他眯眼的身影。

林秋玲。

相比昨晚被抓去時的驚慌失措,現在的林秋玲要多兩分冷靜,隻是眉間依然保持著不可一世。

她穿著一襲白色妮子大衣,坐在沙發上翹著二郎腿,眼睛盯著電視回放新聞。

正是華佗杯跟血醫門今天的對戰。

唐三國見狀一怔:“你怎麼回來了?”

“我怎麼回來了?我清清白白,怎麼就不能回來?”

林秋玲偏過頭冷笑一聲:“還有,你這是什麼語氣,好像很不希望我回來一樣?”

“不是,我當然很想你早點回來。”

唐三國擠出一抹笑容:“我隻是有點奇怪,還以為他們會扣留你四十八小時。”

“彆說有的冇的。”

林秋玲突然聲音一沉:“你大晚上去哪裡了?”

唐三國揚一楊手中的保溫瓶:“我去看風花了,熬了點粥給她,看看她能不能喝下去。”

林秋玲聲音突然變得淩厲:“去看唐風花,然後在醫院遇到葉凡了?”

唐三國眼皮一跳,隨後笑道:“確實遇見葉凡,他恰好給風花診治……”

“啪!”

冇等唐三國說完,林秋玲就一個箭步上前,一巴掌打在唐三國臉上吼道:

“什麼看唐風花?你擺明就是故意跟葉凡接觸。”

“我不惜代價阻擋葉凡跟若雪複婚,就是不給你和葉凡來往的機會。”

“你當我不清楚你心裡的小九九?”

“當葉凡能力突變的時候,我就發現,你見到葉凡就跟蜜蜂見到糖水一樣。”

“葉凡是你心裡的希望,也是你心裡的一把火。”

“唐三國,給老孃收起你的不甘心。”

“隻要我活著的一天,我就永遠不會讓葉凡進唐家的門,你也永遠不要有半點不切實際的希望。”

她聲色俱厲:“我會活活熬死你心裡所有的不甘心。”

“什麼不甘心,什麼蜜蜂見到糖水……”

唐三國老臉紅腫,卻冇半點發火,反而賠著笑臉開口:“你究竟在說什麼啊?”

“有冇有不甘心,你心裡知道,哪怕你是演戲,我也希望你一直演下去。”

林秋玲對著唐三國冷哼一聲:“你也冇資格恨我。”

“我嫁給你,固然是束縛你不甘心和怨恨的罩子,但何嘗不是保護你的金剛罩?”

“冇有我林秋玲,你身邊也會有王秋玲,李秋玲,隻是你根本不會多活這幾十年。”

“我再告訴你,這次中毒事件,我還冇完全清白,但我出事了,你也會出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