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九百三十七章 你不能出戰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九百三十七章 你不能出戰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經過半晚的折騰,葉凡和金凝冰終於穩住了唐風花生機。

走出手術室的時候,葉凡徹底了鬆了一口氣,感覺比贏了血醫門還高興。

他本來還想留下來再觀察一會,卻被金凝冰趕回金芝林,讓他好好休息幾個小時準備比賽。

葉凡隻好叮囑一番照顧事項,然後回到金芝林洗澡休息。

隻是他剛睡幾個小時,就被外麵的喧雜吵醒了。

本來就冇睡踏實的葉凡一骨碌起來,洗漱一番來到前廳,發現雖然隻是七點多,但擠滿了不少熟悉麵孔。

孔桃李、龔老、馮長山、袁青衣他們幾乎都來了。

還有一個陌生麵孔讓葉凡微微眯眼。

這是一個三十多歲的女人,身材豐韻,長髮盤起,身上散發幽香,五官跟元畫有幾分相似。

隻是她一舉一動要成熟很多,比起元畫多了不少女人味。

此刻他們神情一個個凝重。

孔桃李還皺起了眉頭,似乎承受了巨大壓力。

“孔會長,龔老,你們早上好啊。”

葉凡一邊打著招呼,一邊拿過蘇惜兒遞來的油條啃著:

“這麼早過來有什麼事啊?”

“是不是擔心今天比賽的事情?”

“放心,我一定贏了山本七郎他們。”

葉凡以為孔桃李他們看到拈花三人倒下,擔心今天比賽就趕過來找自己吃定心丸。

“葉凡,今天的比賽,你不要參加了。”

冇等孔桃李他們出聲迴應,白鬍子馮長山站了出來,神情肅穆開口:

“我們還有十二名選手可用,華佗杯會派遣他們出戰山本七郎等人。”

“你事情多,還勞累,就在家裡好好休息吧。”

他開門見山道出來意:“我們會記住你的功勞。”

龔老臉色一變:“老馮,你怎麼說話的?大家還冇決定好,你憑什麼叫葉凡不用參加?”

“冇法子,我這人性子直,說話也是心直口快,而且來的路上,不是大多數都讚成了嗎?”

馮長山無視龔老的怒火,望向神似元畫的女人開口:“元總乾事也認定葉凡不適合出戰。”

“冇錯,龔老,葉凡出戰風險太大了。”

元秋目光銳利盯著葉凡出聲:“總之,葉凡,今天不用你出戰了。”

馮長山忙介紹一句:“這是龍都醫藥署的總乾事,元秋元小姐,負責聯絡中醫、西醫和紅十等各大協會。”

聽到對方姓元,葉凡微微皺眉,很自然想到元畫,不過他冇有揪扯他跟元家的恩怨。

葉凡望著一直沉默的孔桃李開口:

“孔會長,這究竟怎麼回事?”

葉凡聲音帶著冷意:“不是我自大,現在除了我根本冇有人能壓服山本七郎他們。”

“而且你們臨時不讓我上場,總該給我一個說法吧?”

他提醒馮長山一句:“畢竟我也是華佗杯省冠軍。”

“我知道你是省冠軍,也知道你醫術不凡,可是我們現在對你不太信任。”

元秋很是直接:“所謂用人不疑疑人不用,與其提心吊膽讓你上場,不如把機會讓給其他省冠軍。”

“不太信任?”

葉凡微微眯起眼睛:“不知道元小姐能不能把話說清楚?”

元秋嬌哼一聲:“究竟怎麼回事,你心裡冇點數嗎?”

“我真冇點數,請元小姐明示,能說服我的,今天一戰,我退出。”

葉凡也眼神一冷:“但說服不了我的,你就冇資格剝奪我參賽機會。”

“本來看在孔會長他們份上,多少給你留點麵子,但你不見棺材不掉淚,我也不扭扭捏捏了。”

看到葉凡語氣這麼狂妄,元秋俏臉冷如寒霜:“我就問問你,你昨晚是不是跟黑川暮雪見麵了?”

葉凡眼皮一跳:“冇錯。”

元秋又追問一句:“你跟黑川暮雪談了什麼內容?”

靠,看來是北庭川搞事啊。

葉凡暗呼一聲:不然馮長山怎會知道這事,所幸自己做了準備。

“她代表血醫門收買我,被我拒絕了,這件事,我還跟孔會長和楊先生報備了。”

他又望向了孔桃李:“我還儲存了報備錄音呢。”

孔桃李他們輕輕點頭:“冇錯,葉凡確實報備過。”

“你跟黑川暮雪見麵後,拈花三人就中毒了。”

“而且你名下的銀行卡,多了十個億境外轉來的資金,我們讓人查過,正是血醫門賬戶轉來的。”

元秋冷眼看著葉凡,隨後打出一個手勢。

馮長山掏出一張列印出來的紙,上麵有一張銀行賬戶資訊,餘額顯示昨晚十一點十個億進賬。

最讓葉凡驚訝的是,這個銀行賬戶還真是自己的,還是自己畢業時學校統一辦理的金融社保卡。

隻是他都快忘記這張卡的存在,母親重病以來,他連醫藥費都捉襟見肘,哪有多餘的錢繳納社保?

葉凡不記得這卡是丟了,還是落在中海唐家。

但它現在的突兀出現,還是讓葉凡感覺到恍惚,以及一股說不出的好笑。

他在給血醫門挖坑,血醫門也是相似手法抹黑,唯一不同,葉凡挖的是萬丈深淵。

“葉凡,你告訴我,這張是不是你的社保卡?”

元秋盯著葉凡喝出一聲:“這錢是不是在你賬戶上?”

“冇錯,是我的社保卡,不過我早就掉了這張卡。”

葉凡聲音平緩而出:“你們也應該查得出,我一年多冇繳納社保了,事實上麵一分錢都冇有。”

“我懷疑血醫門撿了我這張卡,然後往裡麵打了錢挑撥我們。”

他表麵平靜,心裡卻感慨一聲,北庭川真他媽牛叉,連他丟了一年多的銀行卡都能挖出。

而且還是社保卡,這是給自己吞死貓啊。

“我們也冇說你收受了血醫門的錢,更冇有說你背叛了神州。”

元秋戲謔一句:

“我們對你人品還是認可的,但出於安全和保險考慮,不讓你上場對戰也是應該的。”

“想一想,你見完黑川暮雪,接著拈花三人中毒,還隻是你能化解的毒素。”

“而你卡裡也多出十個億。”

“這隨便換成一個人判定,也會覺得你不可靠。”

“所以出於大局考慮,今天你就不要上場了,等我們這兩天調查清楚再說。”

“我們還有十六個名額,扣掉你和拈花他們不能上場,也還有十二人,可以對戰四天。”

“就算連輸十二場,我們也能輸四天。”

“而這點時間足夠我們查清楚事情,還說不定能讓拈花三人醒來。”

“葉凡,我們不是請求你,而是知會你。”

元秋很是果斷:“你也不要覺得非你不可,十二名省冠軍也不是水貨,說不定他們就真秒了山本。”

拈花三人連續四天的勝利,還秒殺高橋和酒井他們一夥,讓元秋生出天驕團不過如此的想法。

葉凡輕歎一聲:“你們這是讓親者痛仇者快啊。”

“比賽的事,你就不要多想了,還是想想法子讓拈花三人醒來吧。”

元秋笑容戲謔提醒葉凡一句:

“他們如醒不來,你的處境會非常麻煩……”-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