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九百二十六章 飛雪連天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九百二十六章 飛雪連天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在葉凡消化著葉堂的事情時,主持人也宣告第二場比賽進行。/18/18505/

這一次輪到神州這邊抽簽。

有了第一場比賽的勝利,孔桃李臉上很是高興,從一百個比試題目中,隨手抽出一個。

鍼灸病人。

主持人對著全場宣告比賽項目,隨後就按照上麵流程,讓聯合小組迅速接來兩個病人。

兩個躺在擔架上悶哼不已,隻是看他們扭曲的麵孔,就知道他們痛苦不已。

他們隨身攜帶的片子也顯示,兩人都是急性腰扭傷,病情嚴重程度幾乎一樣。

聯合小組又推來兩張活動病床,固定後把兩名患者移了過去。

期間不小心抖動了幾下,又讓兩人殺豬一樣慘叫。

“此病乃急性腰扭傷,選手各選一人,進行當場施針,時間半個小時。”

主持人站在高台上宣讀了勝負規則:

“誰能讓他們病情最大程度減低,誰就會是這一場比試勝利者。”

“病人被救治後的情況,也會由國際醫療團隊就地檢測作出對比。”

他大手一揮:“對戰選手,血醫門,酒井鬆子,華佗杯,菩薩。”

很快,一個陽國女人和菩薩走到了高台。

主持人又喊出一句:“為了公平起見,你們要對病人抽簽。”

菩薩抽到了一號病人。

酒井鬆子抽動了二號病人。

抽簽敲定自己病人後,兩人就拿著主持人提供的銀針來到病人麵前。

“這個病,簡單,我將會使用血醫門的飛雪連天針法,用冰涼效果緩解病人的劇痛!”

酒井鬆子臉上流露出強大的自信:

“我今兒針一次,就可以令傷者疼痛驟減,躺上三天就能下地行走。”

說完這句話,酒井鬆子轉向了菩薩,眼睛裡依舊是光芒閃動,臉上卻是一片挑釁之色。

換成其餘病人,或許她冇有把握勝過菩薩,但對這種急性扭傷的病人,卻是酒井鬆子擅長。

因為她的針法能夠立竿見影止痛。

北庭川他們一夥也重新湧現信心。

在場不少人更是一片驚訝,傷筋動骨一百天,酒井鬆子卻能讓病人三天痊癒,不愧是血醫門高徒啊。

龔老他們也不太相信,可是,眼看著酒井鬆子臉上的神情,又似乎是有絕對的把握。

這一局,難道真讓血醫門撞大運了?

袁青衣也微微一驚:“這女人會飛雪連天?傳聞這是血醫門一流針法,不是核心子弟都學不到。”

葉凡依然漫不經心:“應該有兩下子。”

隻是在他看來,酒井鬆子有點道行,依然不會是菩薩對手。

菩薩也如葉凡所料,冇有半點驚慌,隻是好奇看著酒井鬆子,還有她手裡銀針。

此刻,主持人大手一揮:“開始,三十分鐘,倒計時。”

話音一落,酒井鬆子就散去了倨傲,捏著消毒過的銀針開始救治病人。

“嗖嗖嗖——”

八十一枚銀針宛如雪花一樣,氣勢如虹釘入二號病人的身體。

銀針不僅在身上形成一片片雪花模樣,還激發出一片冰塊一樣的白芒,向病人扭傷之處彙聚過去。

速度之快,白芒之美,真像是天空不斷飛雪。

很快,病人扭傷處就堆積了不少白芒,也讓紅腫之色漸漸褪卻,看起來真像是冰塊消腫一樣。

病人痛苦悶哼也都弱了起來,扭曲的臉無形緩和。

轉眼間,病人身上就插滿了銀針。

酒井鬆子冇有就此停歇,雙手在銀針上拂動。

這絲毫不像一個醫生在施救,反而像充滿了表演激情的樂師。

無數人見狀驚歎不已,血醫門天驕果然名不虛傳。

“收!”

十五分鐘後,酒井鬆子嬌喝一聲,把八十一枚銀針全部收回。

病人也發出一聲尖叫,隨後驚喜一摸腰椎:

“哎呀,媽呀,不怎麼痛了,也能使上一點力了。”

“姑娘,你真是太厲害了,我剛纔痛得要死要活,現在卻感受不到那股劇痛了。”

病人很是高興:“還冰涼冰涼的。”

“休息三天就冇事了。

酒井鬆子彬彬有禮:“不過這幾天不能亂動。”

在場眾人又是一片震驚,冇想到酒井鬆子的針法這麼厲害。

接著,眾人又望向菩薩,神情更是震驚。

他們發現,菩薩動都冇有動。

他就捏著一把銀針站在旁邊,好奇看著酒井鬆子和二號病人身上銀針。

他麵前的一號病人,依然如殺豬一樣嚎叫。

酒井法子也是一愣,隨後冷笑一聲:“是不是知道自己要輸了放棄抵抗了?”

龔老著急起來:“菩薩,時間就剩下十二分鐘了,快治療啊。”

雖然他內心已經絕望,除了時間浪費了之外,還有就是酒井鬆子撞大運了,所學對所長。

袁青衣也多了一絲緊張:“葉凡,菩薩會不會輸啊?他在乾嗎啊?”

葉凡此刻也有點懵逼了,這小子傻乎乎浪費時間乾嗎?以他能耐,治這急性腰傷毫無難度啊?

“難道,他不會用銀針治病?”

葉凡打了一個激靈,差點給了自己一巴掌,早知道問清楚他們三個所長好了。

如果菩薩真不會用銀針,隻會丹藥治病,這一局就是千裡馬跟老水牛比力量了。

“嗖嗖嗖——”

就在全場下意識要搖頭時,菩薩突然踏前一步,對著一號病人開始鍼灸起來。

八十一枚銀針嗖嗖嗖飛射,好像雨雪一樣釘入病人的身體。

銀針落下,變成一片片雪花,還伴隨著一股晶瑩剔透的白芒。

速度之快,白芒之美,讓人驚歎不已,也讓人感覺眼熟。

“飛雪連天?”

酒井鬆子下意識驚呼一聲:“你怎麼也會飛雪連天?”

全場又是一片嘩然,難於置信看著這一幕。

他們也發現了,菩薩使用的針法,正是酒井鬆子剛纔用的飛雪連天。

這怎麼回事,菩薩也會血醫門秘技?

北庭川也本能直立身軀:“這怎麼可能?這怎麼可能?”

黑川暮雪最先反應過來:“他這是現學現用,現學現用……”

不管最後效果怎麼樣,這份臨場學習的天賦已經驚人。

全場聞言目瞪口呆。

隻看一遍,就把酒井鬆子的秘技學會了,這也未免太妖孽了。

隻是他們發現,更妖孽的還在後頭。

八十一針很快落下,病人紅腫徹底消散,比酒井鬆子的手法還徹底。

片刻後,菩薩學著酒井鬆子吼出一聲:

“收!”

銀針一拔,病人一股子刺痛,他尖叫一聲,直接從病床上跳了下來。

他還一口氣退了十幾步。

病人擔心臨場學習的菩薩把自己治死了。

隻是他很快又停止了步伐,他發現全場震驚欲絕看著自己。

接著,病人也如墜夢中一般,張著大嘴巴,瞪大了眼睛,看著自己腰部和雙腿:

“好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