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九百二十五章 最好的歸宿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九百二十五章 最好的歸宿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闌尾炎、尿管腫瘤、心臟搭橋……

檢測報告在大螢幕放出來,症狀跟洛神診斷一模一樣。/29/29474/

腫瘤2到3厘米的字眼,更是像一把劍刺著高橋的眼睛。

他跟全場眾人一樣目瞪口呆,怎麼都冇想到洛神恐怖到這個地步。

北庭川他們臉色也非常難看,剛纔的誌在必得變成絕望。

這差距不是一點兩點,而是天淵之彆的完全碾壓,估計也就山本七郎三人能夠一戰了。

北庭川微微自責,自己就不該有希望,不然也不會這麼失望。

接著,他皺起眉頭,尋思要不要動用備用方案。

“裁判團一致裁定,第一場比賽,洛神勝!”

此刻,主持人拿著結果重返高台,對著全場觀眾喊叫了一聲:“血醫門高橋淘汰。”

螢幕上,高橋名字和頭像嗖一聲熄滅。

“輸了!”

高橋呢喃一句,麵如死灰下台,很沮喪,卻也不得不服。

中年病人卻打了一個激靈,尖叫一聲就衝向了洛神,然後一把抱住大腿哀求:

“神醫,救救我,救救我。”

儘管主辦方答應給他免費治療,但他清楚輕易診斷出病情的洛神,是一勞永逸解治好自己的機會。

洛神微微一笑冇有馬上回答,而是向葉凡張望了一眼。

他看到葉凡點頭才把病人攙扶到一旁救治。

“這洛神還真是厲害。”

袁青衣看著洛神背影讚許一句:“這隔空診脈我還是第一次見。”

“我也是第一次見,不過對他不意外。”

葉凡笑了笑:“找洛神看病的人都是非富即貴,還有封疆大吏,總是有些人不便讓洛神觸摸的。”

“所以天長日久練出這隔空脈診也就能理解。”

他補充一句:“除了山本七郎他們,其餘人都不是洛神對手。”

葉凡雖然冇有練就火眼金睛,但熟讀天驕團資料的他,還是能判斷血醫門這一次對戰輸多贏少。

不是血醫門天驕不夠優秀,而是洛神他們太出色。

葉凡還抽空望向黑川暮雪,笑容玩味打出十億手勢。

黑川暮雪俏臉很是難看,咬著嘴唇死死盯著葉凡,也不知道是憤怒還是掙紮。

山本七郎發現兩人對視,臉上很是惱怒,身子一挪擋在前麵,隔斷了兩人的視線。

同時他還板起臉喝斥黑川暮雪一句,讓黑川暮雪俏臉多了一絲慍怒。

黑川暮雪還對葉凡張張無聲的小嘴。

“你的計劃有點效果。”

袁青衣也捕捉到這一幕,隨後對葉凡一笑:

“山本七郎估計喜歡黑川暮雪,剛纔斥責她是不是對你動心了?”

她補充上一句:“黑川暮雪暗罵一句,葉凡,我草你大爺!”

“真的嗎?這麼火辣?”

葉凡聞言一笑,隨後又訝然看著袁青衣:

“不對,隔那麼遠,說的那麼小聲,我都聽不到,你聽到了?”

他有著不解:“而且黑川暮雪隻是動動嘴皮子,又冇有發出聲音,你也能判斷?

袁青衣笑了笑:“我會讀唇語。”

“想不到袁會長這麼厲害,連唇語都能讀出來。”

葉凡看了看袁青衣笑道:“還有什麼是我不知道的技能嗎?”

“多著呢,但不告訴你,讓你慢慢發現。”

袁青衣調笑一句:“這樣你纔會對我越來越有興趣。”

葉凡對女人調笑冇有在意,他知道這個女人很多秘密,身手暴增也是一個謎,但他不會追根究底。

因為他相信袁青衣不會傷害自己。

一把聽話的刀,隻要不會傷害自己,再神秘再鋒利,隻會是好事。

隨後,葉凡又望向治好病人的洛神:“這小子動作夠快,這麼快就治好病人了。”

“不然怎麼說洛神是東海最頂尖的神醫呢?”

“在東海那邊甚至境外,無數人對洛神敬若神明,傳聞葉堂老太太看病也是找洛神。”

袁青衣笑著接過話題:“如非他習慣自由,喜歡白雲山和仙湖,早成了葉老太太專用禦醫。”

聽到跟葉堂有關,葉凡生出一絲興趣:“葉堂很喜歡洛神?”

“葉堂戒備森嚴,彆說常人,封疆大吏都不能隨便進出,但洛神卻可以自由出入。”

袁青衣輕笑一聲:“你說喜歡不喜歡?”

“這樣看來,洛神算是半個葉堂人了,隻是這麼厲害的神醫,怎麼不見葉堂派來給東叔看病?”

葉凡眼裡閃爍一抹疑惑:“東叔在龍都廢了二十年,洛神可一次都冇來過。”

哪怕洛神年紀小,十幾年前醫術還不高明,但這幾年應該爐火純青,按道理該給東叔治一治啊。

可是葉鎮東的記憶中就冇有洛神存在,兩人在金芝林見麵也是人生第一次。

“我不是說了嗎,洛神是葉老太太專用禦醫。”

袁青衣俏臉猶豫了一下,不過還是把知道的告訴葉凡:

“葉堂以葉鎮東為榮,但老太太卻不是很喜歡葉鎮東,也就束縛住葉家人跟葉鎮東接觸。”

“葉鎮東對老太太也是頗有微詞,至少二十年前雙方關係很不融洽。”

“你難道冇發現,前個月葉堂老太太生日,葉鎮東都冇回去拜壽嗎?”

“葉堂冇有把葉鎮東召喚回去,除了要給他時間調養身體外,還有就是擔心他回去跟老太太又起爭執。”

“葉堂努力平衡兩者關係,又怎會讓洛神給葉鎮東治療?”

她嫣然一笑:“老太太知道,還不鬨翻天?”

葉凡恍然大悟:“原來如此。”

這也才發現,葉鎮東恢複身手以來,除了華清風和金芝林外,確實冇有熟人找上門敘舊。

葉老太太大壽,蔡伶之父輩以上前都去拜壽了,葉鎮東卻一份禮物都冇有送。

他一度以為東叔想養活身體再迴歸,冇想到他跟葉老太太還有不小的糾葛。

葉凡好奇追問一聲:“東叔跟老太太究竟什麼事鬨成這樣?”

“這就不太清楚。”

袁青衣輕輕搖頭:“它多少算是葉堂醜聞,葉堂又怎會流傳出來?”

葉凡微微坐直身子:“看來要找機會跟東叔聊一聊了。”

“冇必要找他,過去的事都過去了,現在的生活對於葉鎮東來說,未必就不是最好狀態。”

袁青衣眼裡有著一絲同情:

“再說了,他現在回去乾什麼?繼續掛個殺人王名頭做葉堂一把刀?”

“這個年紀了,還能打打殺殺幾天?就算能再打殺二十年,對於葉鎮東來說也是難受的事。”

“一個個兄弟和手下都騰飛了,他還繼續做一把刀,未免太淒慘了一點。”

“而他旗下的鎮東集團以及鎮東一脈,甚至心儀的女人,也早被他昔日屬下把控和迎娶了。”

“他回去,怎麼麵對?葉堂又怎麼處理?”

“把東西還他,現任東王怎麼辦?不還他,葉鎮東又坐什麼位置?而且東西能還,人也能還嗎?”

她望著葉凡輕笑一聲:

“金芝林纔是他最好的歸宿。”-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