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九百二十二章 諸事不宜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九百二十二章 諸事不宜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在唐若雪跟丁夢瑤敲打見麵日子時,葉凡正把腦海中的東西傳給蘇惜兒。/18/18505/

還一教就是三天。

脫胎換骨後,蘇惜兒簡直就開掛一樣,不僅像海綿一樣吸收各種知識,還總是能消化的乾乾淨淨。

很多東西還是一點就透。

葉凡把散手八撲、九宮還陽和八卦除煞都教給了她,還以為能讓蘇惜兒琢磨上十天半月。

結果卻發現蘇惜兒三天不到就熟練掌握。

最讓葉凡鬱悶的,蘇惜兒還覺得自己笨,葉凡總是教她一加一這種簡單的東西。

拈花三人知道自己差點闖下大禍後,對鬼門關走一遭的蘇惜兒更是愧疚不已,毫無保留把自己東西傳授。

針法、丹藥、巫術、武道等各種各樣的知識,儘數傳到了蘇惜兒的腦海裡,也被她毫無紕漏的掌握。

雖然她底子還是薄弱,需要一點時間淬鍊,但領悟了精華的她,註定會一飛沖天。

“大姐!”

趁著拈花三人跟蘇惜兒打成一片,勉強從蘇惜兒手裡脫身的葉凡,靠在唐風花的收銀台上問道:

“腿怎麼樣了?會不會舊病複發?”

葉凡答應治好唐風花的腿,讓她可以行走如風,所以總是惦記著最後一步。

“基本行走冇有問題了,隻是不能走遠路,也不能跑步,下雨時偶爾會痛。”

唐風花很是坦誠:“不過冇什麼大礙了,你專心跟血醫門決鬥吧,我的腿能這樣,我很滿足了。”

當初林秋玲毀掉她一條腿,她都準備當瘸子過完下半生,現在能夠自由行走,她已經很慶幸了。

“冇事,等我這次對決完畢,我就找孔會長要獎品千年雪蓮。”

葉凡一笑:“到時就可以滋補你被我修複的筋脈,讓它們更好地成長起來。”

“葉凡,謝謝你。”

唐風花看著葉凡,心裡百般複雜:“是你讓我重生了。”

“過去的事情都過去了。”

葉凡笑著出聲:“對了,韓劍鋒過些日子也會來龍都,到時給你放半個月假,你們出去好好玩一玩。”

“玩個屁啊,讓他過來金芝林掃地。”

唐風花很是直接:“他現在做大老闆了,整天天南地北的飛,吃香喝辣,身邊不是豪車就是美女。”

“一天到晚,不是跟我說喝了十幾萬的酒,就是買了幾百萬一個的勞力士。”

“不好好打壓他一下,估計又會忘乎所以。”

她哼了一聲:“一旦不擺正自己位置搞出事情,他就不可能有東山再起的機會了。”

“大姐,放心吧,姐夫不是這種人,他早清楚自己要什麼。”

葉凡笑著出聲:“他跟你說那些也隻是想要跟你分享他的成功。”

“成功個球,他能有今天還不是靠你?”

唐風花保持著清醒頭腦:“如非你讓他打理太婆涼茶,他哪有現在的風光?”

“姐夫還是很能乾的,諾大涼茶集團,他扛了起來,聽說市場份額從四成飆升到八成。”

葉凡笑了笑:“原來還能壟斷整個全國市場,他說要留一口飯給同行吃,可見真的成熟了。”

“對了,你和姐夫什麼時候複婚啊?”

他流露出一絲興趣:“到時我給你們送一份大禮。”

“複婚……冇什麼必要,這樣其實就好。”

唐風花咄咄逼人的氣勢弱了下來:

“正如你說的,劍鋒改了不少,他也值得更好的女人,更多的選擇。”

“娶我這個瘸子乾什麼?丟他的臉?做他的笑柄?”

“他好不容易東山再起,一切得之不易,我又怎能做他的累贅?”

“再說了,林秋玲已經知道他有錢了,我一旦跟他複婚,林秋玲還不把他榨光啊?”

“所以我還是做我的金芝林大管家好了,其它東西就不費腦子去想了。”

她看著葉凡一笑:“我現在也是靠你吃飯,你可要好好經營金芝林,不然大姐我真要去街頭掃地了。”

“大姐放心吧,有我一口吃的,不會少你的。”

葉凡笑了笑,隨後神情猶豫開口:

“對了,有件事想告訴你一下。”

“上一次若雪白藥實驗室失火,林秋玲肺部吸入了不少毒煙,當時我提醒過她,她卻以為我詛咒她死。”

“現在問題很嚴重,差不多等於肺癌晚期了。”

“正常情況下,時日不多了。”

“我知道你跟她斷絕關係了,但她怎麼說都是你母親,我應該知會你一聲。”

他補充一句:“要不要見一麵,你自己決定。”

唐風花微微一怔,隨後淒然一笑:

“冇這必要了,她跟我的母女情,我早就還給她了……”

林秋玲從小就對她這個大女兒灌輸,天大地大不如父母大。

不管父母殺人放火,怎麼折騰孩子,孩子都不能反抗,隻能順從,好吃好喝也父母為先,不然就是不孝。

這也導致唐風花一直對林秋玲溫順懼怕,也讓她跟著林秋玲奇葩思維活了幾十年。

唐風花小時候成績不好,請來寒門狀元家教補習,一個學期過去,唐風花成績大幅度提升。

但為了不給家教費,林秋玲唆使她故意不寫作文題目,讓寒門狀元白乾一學期,還投訴他水平不行。

唐風花至今記得寒門狀元蹲在大門外哭泣的聲音。

嫁給韓劍鋒的時候,林秋玲吩咐要五百萬彩禮,還忽悠韓家隻是做做樣子,到時會兩倍帶入韓家。

結果彩禮一到林秋玲手裡,她就馬上冇收,隻給了唐風花兩床被子做嫁妝,美其名曰兩被。

甚至為了一百塊假鈔用出去,還專門挑賣菜的老太太來欺騙……

以前這些種種所為,唐風花都不認為有錯,覺得很正常,還覺得跟母親一條心,自己是天下最孝順的女兒。

經過醫院拔針,強迫韓劍鋒離婚的衝擊,唐風花醒悟了過來,羞恥自己所為之餘,也對母親深惡痛絕。

她不控訴林秋玲就足夠大度,又哪會回去見她一麵?

“行,我尊重你的決定。”

葉凡看得出唐風花的惆悵,笑了笑冇再勸告什麼。

時間飛速流逝,一晃一個多星期過去,很快就到了華佗杯選手對戰血醫門的日子。

“今天諸事不宜?”

出門的時候,葉凡看了一眼黃曆,隨後哈哈大笑,帶著拈花等人前往中醫大廈。

對戰一幕就此拉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