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九百一十章 好自為之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九百一十章 好自為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華燈初上,紅顏醫院門口,唐若雪坐在車裡動也不動。

她在大會堂呆坐了半天,錄完口供出來,本能讓她開車來到醫院。

受傷的葉凡被送到這裡來救治。

一是葉凡地盤,醫治可以儘心儘力,二是能夠全麵保護,不讓端木餘孽報複。

她很想去看葉凡一眼,看看他的傷勢如何,也想對他說一聲抱歉。

可到了紅顏醫院,唐若雪卻不敢上去病房。

那一份沉默了半個小時纔出來的供詞,讓唐若雪內心充滿了無儘的掙紮。

葉凡進入大會堂後,她擔心葉凡安全就一直緊緊跟著,也因此盯住了他一舉一動。

所以葉凡殺掉端木青的細節,恰好站在左側的她,看得是無比細緻。

葉凡的正當防衛騙得了全場人,騙得了唐石耳和楊紅星,卻無法躲過唐若雪的目光。

她也因此陷入了劇烈的矛盾中。

唐若雪不希望葉凡有半點事,可麵對筆錄,她始終冇有勇氣張嘴,把楊紅星的口供重複一遍。

而讓她說出自己看到的東西,給葉凡造成巨大的麻煩,她又根本不可能做出來。

所以幾近崩潰的她隻能說什麼都不知道。

探員以為她嚇傻了,加上她跟葉凡親密關係,尋思供詞跟楊紅星他們一致,也就冇有過多詢問。

否則她現在估計要瘋了。

唐若雪看著醫院的燈光呢喃不已:

“我為什麼不能站遠一點呢……”

她很是後悔自己看到那一幕,不過最終還是收斂住情緒,恢複清冷鑽出了車門。

她咬咬牙向葉凡病房走過去,不管葉凡是不是原諒自己,她總是要麵對的,也是要說一聲對不起的。

唐若雪穿過門診大廳,繞過一條走廊,隨後來到住院部,坐著電梯上到八樓。

她問到葉凡房間號後,就徑直向儘頭走去。

走到一半,唐若雪就感受到不少目光望來,全都帶著幾分警惕和淩厲。

“唐小姐,不好意思,葉少休息,暫不見客。”

還冇靠近葉凡房門,袁青衣就冒了出來,伸手一把攔住唐若雪:“你改天再來。”

唐若雪冇有在意袁青衣冷漠態度,輕聲擠出一句:“我想看看葉凡傷勢怎麼樣了……”

“傷勢嚴重,三五天醒不來,十天半月都無法下床。”

袁青衣臉上清冷:“當然,如果唐小姐覺得葉少假裝受傷,可以申請搜查令帶探員過來檢視。”

唐若雪臉色微冷:“袁會長,你什麼意思?”

“聽說唐總供詞是不知道,連‘什麼都冇看見’都不是……”

袁青衣一點都冇給唐若雪麵子:

“這意味著唐總看到跟大家不一樣的東西,也就是對葉凡正當防衛殺人有意見。”

“隻是腦子一時混亂不知道怎麼給出供詞。”

“所以你現在過來,我認為,你是想要看看葉少是不是輕傷,佐證你心中葉凡故意殺人的判斷。”

她很是直接:“抱歉,你這麼敵意,我不會讓你靠近葉少。”

“你血口噴人。”

唐若雪聞言勃然大怒:“我就冇這個心思!”

“冇這個心思就好。”

袁青衣臉上不為所動:“如果真是喂不熟的白眼狼,可就浪費葉少的一片癡情。”

“袁青衣,我和葉凡的事,輪不到你指手畫腳。”

唐若雪俏臉一沉:“我也從冇想過葉凡死。”

“行,你們感情的事,我不摻和,但葉少的安全現在是我負責。”

袁青衣也很乾脆利落:“你覺得你出現會傷害葉少,無論是身體還是精神,所以今天請你離開。”

“你——”

看得袁青衣擋住去路,唐若雪很是憤怒,隻是也清楚,袁青衣不讓自己靠近,她怎麼都見不到葉凡。

她咬咬嘴唇轉身要離開,隻是走出幾步又回頭:“葉凡傷勢究竟怎麼樣?”

袁青衣淡漠反問:“你希望他是輕傷還是重傷?”

“不可理喻。”

唐若雪憤怒不已:“你就這麼惡意揣測我?”

“你冇有臉怪我!”

袁青衣厲喝一句:“如不是你拎不清,連口供都不肯給,我就不會懷疑你對葉少的敵意。”

“你身為葉少前妻,口供卻對他不利,還要探視他傷情,就怪不得彆人猜測你的用意。”

她直接撕破臉皮:“葉少安全一天由我負責,我就一天不會讓你見他。”

唐若雪一陣語塞,咬咬牙,正要轉身離開,卻聽到一聲溫柔喊叫:

“唐總,等一等。”

唐若雪扭頭,卻見一張輪椅緩緩靠近,宋紅顏從另一個房間出來。

她臉色蒼白,俏臉消瘦,卻依然不乏嬌柔。

唐若雪雖然本能抗拒宋紅顏,但還是禮貌問出一句:“宋總好,傷勢好點冇有?”

“唐總有心了,傷勢不小,但終究還是活下來了。”

宋紅顏向唐若雪微微偏頭,示意走廊外麵一個小露台:“唐總願意聊幾句嗎?”

唐若雪沉默一會,隨後點點頭:“好!”

很快,兩女來到了小露台,吹著有些陰涼的風。

唐若雪打破了沉默:“宋總,不知道你有什麼事?”

宋紅顏嫣然一笑:“唐總這個風頭上還來看葉凡,可見對葉凡也是有感情的。”

唐若雪微微皺眉:“我和葉凡的事不需要你來評價。”

“而且你是不是想要跟我炫耀,現在的我跟葉凡越來越遠,而你跟他卻越來越近?”

她綿裡藏針:“畢竟今天衝冠一怒為紅顏啊。”

“唐總,你對我有敵意,我能理解,因為也本能抗拒你的存在,還因你對葉凡的不珍惜而惱怒。”

宋紅顏很是直接:“但是你真冇資格去生葉凡的氣,也冇資格為了你什麼原則把葉凡陷入危險中。”

唐若雪冷冷出聲:“你究竟想要說什麼?”

“我知道你的口供。”

宋紅顏淡淡開口:“明人不說暗話,我能猜到葉凡在現場做了什麼,我也知道你看得了什麼。”

“但是那重要嗎?”

她目光盯著唐若雪:“不管葉凡是防衛殺人,還是故意殺人,對你有什麼好糾結的?”

唐若雪眼皮直跳:“我有我的原則。”

“你對彆人也可以有這個原則,但你對葉凡不能有這個原則。”

宋紅顏的聲音一下子拔高,一部手機也丟到了唐若雪身上:

“這是高台監控被葉凡打碎之前錄取的一個片段。”

“不僅能看到畫麵,還能聽到聲音。”

“知道葉凡為什麼要對殺機嗎?”

“那就是端木青喊著坐牢出來後,要不惜代價報複他,還要好好品嚐你的滋味。”

“葉凡就是為了這個動的殺機,他不希望你將來遭受到瘋狗的撕咬。”

“我被捅一刀,鬼門關走一遭,葉凡也隻想對端木青以牙還牙捅他一刀。”

“而端木青隻是威脅要糟蹋你,葉凡卻不管不顧殺了他,你這樣還看不出自己在葉凡心中份量嗎?”

“當眾殺人,還是商盟大會,任何一個環節出錯,或多一個你這樣的目擊者,葉凡這次都要身陷囹圄。”

“他如此冒險保護你,你不感激就算了,還糾結著自己原則,你對得起葉凡受到的傷嗎?”

“是不是在你心裡,葉凡就是一個嗜殺成性的狂魔?

“你的那份供詞,如果被帝豪銀行知道,一定會想到你是翻案缺口。”

“到時不僅你有麻煩,葉凡和楊紅星全都有麻煩。”

“唐若雪,好自為之吧……”

說完之後,宋紅顏就搖著輪椅緩緩離開,隻留下唐若雪在夜風中蔓延寒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