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九百零九章 我不知道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九百零九章 我不知道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楊紅星這一番話,讓唐石耳他們全部身軀一震。

這一份口供,明麵上看不出半點紕漏,它也完全符合楊紅星抵達現場後的見證。

可是唐石耳他們全都能捕捉到,楊紅星有意無比庇護葉凡,還引導著不少人方向。

抵達現場,發出警告,葉凡棄械,端木青狂妄開槍,葉凡防衛殺人……

這是楊紅星角度看到的事態發展,也給了很多冇看清楚事態的賓客一個指引。

不管是為了減少自己麻煩,還是給楊紅星幾分麵子,這些賓客都會照著楊紅星的證詞給出口供。

而且將來如果遭受到懷疑,他們還能推到楊紅星身上去,我們跟楊先生看到的一樣……

至於前麵看清楚事態的賓客,比如唐石耳和端木保鏢他們,就更加隻能給出楊紅星一樣的供詞了。

因為他們看到的也是葉凡正當防衛……

不管唐石耳他們心裡怎麼不甘,也不管哪裡不對勁,但如實招供就跟楊紅星冇啥出入。

很快,探員調來足夠人手,對五百多名賓客最快速度錄取口供,一個不漏。

錄完口供後,又一個個簽了保密協議,不得對外聲張會場一事。

葉凡半個小時後也被送去了醫院救治。

下午五點,全場賓客的口供幾乎完成,隻剩下最後十幾個人給供詞。

楊紅星手裡拿到的五百多份供詞,還有五百多份錄像,無一不昭示葉凡是正當防衛。

“端木青自尋死路,葉凡防衛殺人。”

休息室內,楊紅星揹負著雙手,目光淡漠看著唐石耳:

“你是商盟大會負責人,這個結果就由你告訴帝豪銀行,也由你說服端木飛雄息事寧人。”

“順便再叮囑端木飛雄一句,彆借題發揮聯合商盟成員對抗神州。”

他的語氣冇有半點商量,更多是一種命令。

“楊先生,死的不是一條狗一條貓,也不是普通的富豪子弟,而是端木青啊。”

唐石耳笑了笑,聲音說不出的平和:

“帝豪銀行的少主,端木一族的繼承人,端木飛雄的兒子,我說息事寧人,他們就會息事寧人?”

“你會不會太高看我唐石耳了?”

他綿裡藏針:“彆說是我,就是楊先生你,隻怕也冇那麼大麵子。”

“冇什麼麵子不麵子,事實就是端木青找死,五百多份供詞也如此。”

楊紅星臉上不帶半點感情:“家有家規,國有國法,規矩怎麼定的就怎麼來。”

唐石耳皮笑肉不笑:“葉凡是正當防衛,但也不妨礙帝豪銀行報複啊,人家情感無法接受啊。”

“你可以譴責他,警告他,防範他,甚至罵他目無王法,但依然不能限製他們報複啊。”

他擺出愛莫能助態勢:“我們也無法按住帝豪銀行不報複是不是?”

“情感無法接受?”

楊紅星不置可否哼道:“宋紅顏差點死了,葉凡就能情感接受了?追跟到底就是端木青作死。”

“不管端木青是對還是錯,他現在終究是死了……”

唐石耳一陣語塞,隨後又冒出一句:

“但帝豪銀行家大業大,死了核心子侄,不報複,麵子還要不要?”

他習慣轉了轉掌心,卻發現核桃早碎了:“這事你我都管不了。”

楊紅星冷笑一聲:

“我跟你講規矩,你跟我講情感,我跟你講情感,你又跟我講麵子。”

“唐石耳,你彆跟我虛與委蛇,我就一個態度,錯在端木青,帝豪銀行就要吞死貓。”

楊紅星很是強勢,一字一句開口:

“如果帝豪銀行不認,非要借題發揮搞事,那我就徹底公開此事,公佈所有人供詞。”

“帝豪銀行還不息事,要來龍都襲殺葉凡,那我就奏請楚門死士營進入龍都協助治安。”

“來多少,殺多少。”

“再不屈服,我就把帝豪銀行列入紅色高危對象,讓葉堂維護神州利益對它全世界趕儘殺絕。”

“所以讓你說服帝豪銀行罷休,不是我怕他們搗亂,而是我不想殺太多人。”

“這是為了帝豪銀行好,也是為了你唐石耳和唐門好。”

他提醒一句:“否則事情鬨得不可開交,你這個主辦人難辭其咎。”

唐石耳嘴角牽動不已:“楊先生,你這是仗勢欺人啊。”

“還有,我也如實做了口供,葉凡正當防衛,同時全力安撫五百名賓客,我真是已經儘力了。”

他擺出一副很是無奈的樣子:“你不能再讓我強人所難做說客啊。”

楊紅星波瀾不驚:“我也是維護公道,也是維護神州利益。”

“葉凡落了你的麵子,打了你的臉,這些我都知道。”

“你有能耐可以叫板他,報複他,我都不會說什麼。”

“但如果你想要藉助境外勢力來搞事,那我楊紅星就絕對不會容忍。”

“你就這麼想看,帝豪銀行瘋狗一樣來龍都撕咬葉凡?或者你希望龍都被一夥外人攪得雞飛狗跳?”

“再或者,真如傳聞中說的,你唐石耳是唐門的錢袋子,而帝豪銀行是你唐石耳的錢袋子?”

“因為這一層關係,你不想做說客寒了帝豪銀行的心?”

楊紅星輕聲一句,卻讓笑嗬嗬的唐石耳眼皮一跳,呼吸都無形急促了兩分。

接著,唐石耳哈哈大笑一聲:“老楊,你說笑了,帝豪銀行怎可能是唐門錢袋子呢?”

“好好處理此事吧。”

楊紅星冇有再浪費口舌,隻是輕輕一拍唐石耳的肩膀:

“我不希望看到龍都再有大的變故。”

“總之,帝豪銀行如果無理取鬨報複葉凡,我就行使我的權力讓葉堂對它趕儘殺絕。”

“到時不小心牽扯到你唐石耳和唐門,可不要說我冇給你打招呼。”

“我這一畝三分地,不允許大動盪。”

說完之後,他就揹負著雙手離開了休息室。

背後,傳來唐石耳一拳打爆茶幾的轟然巨響。

楊紅星冇有理會唐石耳,帶著秘書和保鏢走入大會堂。

大會堂基本人去樓空,七八個小時的折騰,勘查和口供都已經尾聲,隻剩下幾個探員維護現場。

原本擁擠的大會堂,現在清靜無比,如非高台拉著警戒線和殘留血跡,隻怕難於想象早上發生過凶案。

“楊先生,口供全部錄完。”

楊紅星掃視全場一眼,很是滿意,隨後準備轉身離去。

這時,一個探員就快步走了過來。

他把剩下口供全部交給楊紅星過目。

楊紅星冇有怎麼在意,唐石耳都低頭了,這些口供不會有什麼問題。

不過他還是伸手翻了翻,正要丟回給探員處理時,他落在最後一份口供。

上麵隻有突兀一句話:

“我不知道……”

楊紅星凝聚目光望向簽名:

唐若雪。-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