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八百九十四章 我不出去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八百九十四章 我不出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你還真是常客啊!”

在苗泰鬥倒在走廊死去時,楊劍雄正走入警方會議室,看著吃泡麪的葉凡無奈一笑:

“是不是覺得警局夥食不錯,不然怎會三番兩次進來?”

他把一杯星巴克咖啡擺在葉凡旁邊,正是葉凡喜歡的卡布奇諾。

“我也不想來啊,你們這裡的泡麪隻有泡椒牛肉味,吃多了肚子很不舒服。”

葉凡挑著一勺子泡麪笑道:“隻是來不來不是我說了算啊,太多人費儘心思把我往這裡送。”

“我如不進來溜達溜達,怎麼對得起他們心血?”

“而且我想考察考察你們探員的能耐,看看能否還我這個無辜者的清白。”

“如果不能洗刷我罪名,那說明警方質素不行,你要好好整頓隊伍。”

他把泡麪塞入了嘴裡,還振振有詞地嘟囔著,一點都不擔心自己的處境。

“果然有大將風範,外麵對你喊殺喊打,你卻完全不當回事。”

楊劍雄在葉凡對麵坐了下來笑道:“還擺出考驗警方隊伍的態勢。”

“早知道這樣,我就不結束休假趕回來了。”

他捧起一杯紅茶開口:“讓你慢慢考驗……”

“我冇打算搬出你這尊神,因為端木昌根本就不是我殺的,我心裡一點壓力都冇有。”

葉凡又吃入一口泡麪:“警方無法調查清楚,我也能想法子恢複清白。”

“不過我還是好奇,究竟誰把你叫回來?”

他知道楊劍雄日理萬機,如不是有人特意提醒,他是不會知道自己進來的。

“你前妻,唐若雪。”

楊劍雄也冇有對葉凡隱瞞,很直接告訴是唐若雪找上自己:

“她特意找到我說明情況,很自責自己的無心之失,也希望能幫你一把。”

“我看得出她所言冇有水分,我也相信你是無辜,所以我批準了秦世傑的保釋。”

“你待會吃完麪,喝完咖啡,你就可以出去了。”

他把來意告訴葉凡,還善意提醒一句:“不過你要從後門離開,前門有不少記者蹲守。”

葉凡動作微微一滯,隨後又恢複平靜:“告訴她,我不會出去。”

“不出去?”

楊劍雄微微一愣:“你真喜歡上這裡的泡椒牛肉麪了?”

葉凡輕輕搖頭。

“還在生氣唐若雪的無心之失?”

楊劍雄笑容變得玩味起來:“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小兩口冇必要賭這口氣。”

“不是賭氣,也不是失望,就是突然想要保持一點距離。”

葉凡很坦誠告知自己心聲:“可能已經形成條件反射了。”

“她一靠近,我就有些惶恐,因為無法判斷,這是相愛還是相殺。”

“她每一次對我示好,我都以為是相愛,歡天喜地抱過去,結果被刺了個遍體鱗傷。”

“痛的多了,她的好,也就抗拒了。”

他把剩下的泡麪又往嘴裡塞了過去:“所以我還是在這多呆幾天等真相吧。”

“你們啊,還真是兩隻小刺蝟。”

楊劍雄也是曾經為愛癡狂的人,也就理解葉凡此刻的心情:“隻是你真決定不出去了?”

“換一批花旗參麵過來。”

葉凡靠在椅子上擦拭著嘴唇,目光銳利盯著楊劍雄開口:

“我不出去,一是躲避唐若雪,我想趁這幾天好好思索彼此未來。”

“二是不想給你新增不必要的麻煩。”

“我打了端木昌和苗泰鬥的麵子,現在端木昌死了,苗泰鬥他們肯定藉機報複我。”

“有你們壓著,他們可能冇法子搞手腳,也無法往死裡整我。”

“但同樣,有他們盯著,你們也不能隨意網開一麵,更不能輕飄飄放掉我。”

“如果我猜的不錯,苗泰鬥肯定動用全部關係盯著此案。”

“你隻要犯一個錯,或者一個紕漏,一個把柄,他們肯定連你一起控告。”

葉凡聲音很是風輕雲淡,卻讓楊劍雄的臉無比歎服。

最後,楊劍雄輕輕點頭:

“你猜的冇錯,苗泰鬥他們吃奶的力氣都使出來了。”

“他們不僅搬出苗氏一脈的資源,還親自邀請了幾個老傢夥出山。”

“那些老傢夥雖然早已經退休,還九十歲,吃個飯都顫顫巍巍,但資格和輩分擺在明處。”

他也開誠佈公:“加上端木昌是武盟元老,所以這案子彼此都揉不得沙子。”

“你就公事公辦吧。”

葉凡拿過咖啡輕輕吹了起來:“我冇殺人,我就不信,他們能釘死我殺人。”

“行,你有分寸就好。”

楊劍雄也坐直了身子:“這案子我會親自盯著,我要看看,這幕後黑手還能玩什麼花樣。”

“對了,你覺得凶手是什麼目的呢?”

他突然問出一句:“好端端的乾嗎嫁禍給你?”

“想要我死唄……”

葉凡笑了起來,隨後又搖搖頭:

“不過也不對,他應該知道我能耐,這種殺人嫁禍是弄不死我的,不是我殺的,就不是我殺的。”

“純粹讓我進來添堵?這目的又未免太單薄。”

“老實說,我真想不通對方的真正意圖。”

“不過比起凶手的目的,我更好奇凶手對情報和細節的掌控。”

“凶手是怎麼知道我跟苗泰鬥和端木昌發生衝突的?”

“他又是怎麼知道我那天穿什麼衣服什麼鞋子的?又是怎麼知道端木昌那個點會去太湖公園散步的?”

“而且對方還捏準了唐家彆墅的監控壞掉,以及唐若雪這個薄弱的時間證人。”

葉凡腦子飛速轉動起來:

“凶手那天一定在觀察我,時間還不短,震驚的是,我對他存在一點都冇察覺。”

“這說明對方也是深藏不露的高手。”

以葉凡的造詣,如果被一般人盯梢,隻怕很快反應過來。

楊劍雄神情猶豫開口:“知道細節這麼多,會不會是你身邊人?”

“這怎麼可能?”

葉凡毫不猶豫搖搖頭:

“那天,我接觸過的人,能算我身邊人還瞭解情況的,隻有袁青衣和唐三國。”

“你該不會認為是袁青衣或老唐殺的人嗎?”

“這根本不可能。”

“袁青衣不知道我去唐家,也不可能讓監控失效,再說了,她也不會害我。”

“老唐……先不說手無縛雞之力,就算他是一個高手,他也不知道我跟端木昌有衝突啊……”

葉凡微微皺眉:“估計暗中有大魔頭盯著我,搞不好是苗金戈乾的。”

“我就隨口一說,我可冇說是他們殺的人,畢竟按照你描述,他們都隻知道部分細節。”

楊劍雄調笑一句:“除非兩人……”

“叮——”

話還冇說完,他手機震動起來。

楊劍雄拿出來接聽,片刻後臉色钜變:

“苗泰鬥一夥全死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