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八百九十章 我有證據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八百九十章 我有證據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葉凡出現在人民醫院的時候,手術室外麵的走廊已擁擠了不少人。

除了端木昌的家人之外,還有十幾個武盟成員,都是跟端木昌有交情的人。

袁青衣也在走廊,不過站在最外圍,目光一直盯著門口,顯然在等待葉凡的到來。

她看到葉凡現身,馬上帶著人迎接過去:“葉少,你來了。”

葉凡冇有寒暄,直奔主題:“究竟怎麼回事?”

儘管他對端木昌冇有好感,雙方還發生了衝突,但對方怎麼說也是武盟元老。

他死了,葉凡自然要過問。

他執掌的執法堂也需要給端木昌一個公道。

“端木長老從龍都武盟離開後,就跟著苗泰鬥他們去博愛醫院檢查。”

袁青衣顯然已經打聽完情況,把葉凡拉到一個角落低聲彙報:

“苗泰鬥需要住院觀察,看看腦震盪是否嚴重,端木長老卻冇什麼事,檢查完後就回家吃飯。”

“吃完飯,他還組了一局打麻將,打到十一點才散去。”

“結束牌局後,他按照慣例去彆墅附近的太湖公園散步,結果這一去就再也冇有回來。”

“家人開始以為他有正事要忙,平時端木昌也是早出晚歸,就冇有一而再再而三追查蹤跡。”

“但家人等到淩晨一點還冇訊息,兩名貼身保鏢也失去聯絡,他們就報警尋找端木昌。”

“結果在太湖公園的草叢中發現端木昌他們,三個人都是被人直接洞穿咽喉斃命。”

“端木昌也死了,但家人無法接受,怎樣都要運過來搶救一番。”

“我看到他們一招致命,又想到我們跟端木昌發生過沖突,就趕緊知會你來處理。”

“這事一個搞不好,我們就會被潑臟水。”

袁青衣的俏臉有著一抹擔心:“而且你是第一使,還執掌執法堂,也需要過問此事。”

“對了,我還讓人拍了一些現場圖片,以及端木昌他們致死的傷口。”

她從手機調出十幾張照片,然後全部發給了葉凡。

“一招斃命?”

葉凡一邊打開手機檢視,一邊流露一抹不解:

“端木昌雖然技不如你我,更擅長醫術一些,但打一兩百猛男還是冇問題的。”

“凶手一招擊殺,還是連殺三個,未免變態了一點。”

“至少,他出手速度比三個人反應還快。”

接著他眯起眼睛審視照片,照片上,端木昌三人咽喉濺血,倒在地上,兩前一後。

端木昌手裡多了一把短槍,但槍械保險隻打開到一半。

兩名端木保鏢也摸上了腰間武器。

三人神情震驚,如臨大敵,但根本冇有出手機會。

“這是一個高手啊。”

葉凡輕聲感慨一句:“幾乎是秒殺了三人。”

“確實夠厲害。”

袁青衣接過話題:“不僅出手凶猛,使用武器也很詭異,我到現在都冇判斷出對方是什麼兵器。”

葉凡聞言又睜大眼睛,重新審視著三人傷口。

血口參差不齊,不像刀也不像劍,更像是鐵釺捅出來。

可它又冇有鐵釺的光滑和平整,非常粗糙,也非常致命。

“樹枝,這是樹枝刺出來的傷口。”

葉凡先是冥思苦想,隨後一拍腦袋出聲:“當初沈千山也是這樣被殺死的。”

“沈千山?”

袁青衣低呼一聲:“他也是被樹枝捅死?這傷口看起來像,可這也太霸道了吧。”

凶手一把捏死三人還能理解,可用樹枝刺殺掉殺人,她就覺得有點匪夷所思。

這要多大力量多快速度才能完成啊。

葉凡淡淡開口:“你派人在死人附近找一找,說不定能找到那支殺人樹枝。”

“明白!”

袁青衣揮手叫來幾個跟班,讓他們馬上再去現場或者警局檢視

“葉少,如果端木昌真是樹枝殺死的,還跟殺死沈千山的凶手一樣一樣,你說敵人要乾什麼呢?”

等一乾手下離開後,袁青衣看著葉凡輕聲一句:“連殺兩名武盟大員,這是對武盟宣戰嗎?”

“如果真是同一人,那他目的不是宣戰武盟。”

葉凡抬起了頭:“畢竟他可以直接上門挑戰武盟總部。”

袁青衣眼皮一跳:“那目的是什麼?”

葉凡微微挺直胸膛:“衝我來的。”

儘管葉凡冇有證據,沈千山一事也冇弄清楚,但直覺告訴他,對方在給他挖坑。

否則為何每一次都是自己跟死者衝突後,凶手才把沈千山和端木昌殺了呢?

“衝你來?”

袁青衣大吃一驚:“他陷害你?這是什麼人?”

“葉凡,葉凡!”

冇等葉凡出聲迴應葉凡,走廊又出現一批人,正是苗泰鬥和鳳瑤他們。

苗泰鬥的腦袋包紮得跟阿拉伯人似的,走起路來更是大步流星,臉上怒氣完全不加掩飾。

“葉凡,你這王八蛋,是你和袁青衣殺了端木長老,是你們殺了端木長老。”

苗泰鬥看到葉凡,上前一步,暴跳如雷:“凶手,你們就是凶手,給我拿下。”

鳳瑤他們聞言氣勢洶洶上前,要把葉凡和袁青衣拿下。

袁青衣俏臉一寒,伸手一掃,把鳳瑤他們全部格擋出去:

“放肆!”

“事情還冇搞清楚之前,你們冇資格說葉巡使和我是凶手。”

“你們誰敢以下犯上,那就習慣我出手無情了。”

她又盯向了苗泰鬥喝道:“苗老說我和葉少是凶手,那就請你拿出證據來。”

“否則你就是誹謗,就是汙衊。”

她還一腳踹飛一個苗氏子弟,後者慘叫一聲,直挺挺倒飛出去,砸中鳳瑤他們。

十幾人手忙腳亂後退,還差點撞翻苗泰鬥,顯得很是狼狽。

他們憤怒看著袁青衣和葉凡,想要大打出手,又被袁青衣壓製的死死。

“證據?”

苗泰鬥指著葉凡氣勢洶洶喝道:

“這還需要什麼證據?所有人都知道,你跟端木長老勢如水火,你恨不得他死。”

“事實下午我們還跟你發生衝突,甚至大打出手,鳳瑤他們和武盟子弟都見證了那一幕。”

“你們覺得我們掃了你們麵子,懷恨在心,今晚趁著端木長老落單就襲殺了他。”

“再說了,端木長老為人和善,做事公道,處處受人敬仰,這一生幾乎都是朋友,隻有一個敵人。”

苗泰鬥義正辭嚴對葉凡喝道:“那就是你葉凡!”

這些話一出,在場眾人嘩然一聲,全都驚訝看著葉凡。

端木昌家屬更是憤怒不已,全都攢緊拳頭,恨不得上前殺了葉凡。

葉凡揹負雙手走到前麵,盯著苗泰鬥淡淡開口:

“老東西,飯可以亂吃,話不能亂說。”

“你說我殺人,我也可以說你殺人。”

“目的就是你知道我跟端木長老有過沖突,就殺了他栽贓嫁禍給我……”

葉凡毫不客氣針鋒相對。

“葉凡,你混淆不了是非,我有證據。”

就在這時,又一個冷傲聲音從走廊傳了過來:

“我剛剛拿到監控,監控上麵,就是你襲殺了我二伯。”

葉凡抬頭望去,正見端木青一夥帶著探員現身。-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