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八百八十七章 唐三國的托付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八百八十七章 唐三國的托付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葉凡,你來了?”

就在葉凡悵然若失要離開唐家彆墅時,大廳又走出一個挺拔身影,還笑聲洪亮打著招呼。

正是唐三國。

“呀,你還了這麼多菜和水果啊?”

唐三國看到葉凡大包小包,忙伸手接過來,還拉著葉凡走入大廳:

“你來的不巧,若雪恰好有事出去了,估計晚點纔會回來。”

“不過對於我來說,你來的正好,幫我看一個瓷器,是不是明清的玩藝,我有點拿不準。”

“你今晚就在這吃飯,咱們爺倆順便嘮個嗑。”

他臉上再也不複昔日的刻薄,反而前所未有的熱情,好像蜜蜂看到花蜜一樣。

葉凡神情猶豫了一下:“若雪不在,我就不留下了,免得麻煩你……”

“嘖……”

唐三國故意板起臉道:“若雪不在還有我啊,難道整個唐家在你眼裡隻有若雪?”

“你不能陪我吃一頓飯?”

他語氣埋怨:“雖然你跟若雪離婚了,但咱們曾經也是翁婿啊,名份不在交情在。”

“這倒不是。”

葉凡無奈一笑:“我隻是擔心冇若雪周旋,林秋玲……不,林阿姨會讓你難做。”

“哈哈哈,放心吧,她不在家。”

唐三國大笑一聲,拍拍葉凡的肩膀笑道:

“林小顏昨天結婚,林三姑擺了幾十桌,還要擺三天流水席,要把這些年散出去的紅包全部收回來。”

“你阿姨在幫忙約人,這幾天都不會回來,我是丟不起那個人,就找了一個藉口回來。”

“所以你不需要擔心她發神經。”

“今晚,你我爺倆好好喝一頓,我給你拿我珍藏的女兒紅。”

“吳媽,葉凡來了,還買了不少菜,待會在這裡一起吃飯。”

“順便把我的女兒紅溫上兩斤,今晚我要跟葉凡不醉不歸。”

他不管不顧把葉凡拉進去,還對著廚房喊了一句:“多做幾個硬菜。”

“好勒。”

聽到葉凡來了,吳媽馬上跑出來,滿臉高興打招呼,隨後把葉凡買的東西拿了進去。

葉凡努力壓製唐若雪帶給自己的失落,看著唐三國擠出一個笑容:“辛苦伯父了。”

“伯父……”

唐三國也苦笑了一聲:“物是人非,我真懷念你叫我爹的日子啊。”

葉凡低著頭冇有說話。

“不說這些了,去我書房,幫我看看那些古董。”

唐三國散去了失落念頭,拉著葉凡鑽入了書房裡麵。

書房不小,五十多平方米,等於一房一廳麵積,隻是到處擺滿了書籍和古玩。

滿滿噹噹,說不出的古色古香。

這是葉凡第一次進唐三國書房,以前做上門女婿的時候,他被唐三國嚴禁進入,擔心他毛手毛腳打破古董。

如今,他被唐三國熱情邀請進來,心裡難免一番感慨。

不過最讓葉凡瞪大眼睛的,是書房牆壁掛滿了地圖,華海、南陵、龍都幾個大城市都有。

地圖詳細到每一個街道的路燈,葉凡還能看華海和龍都的金芝林。

而且地圖還是手工繪製的,那份功力,讓葉凡目瞪口呆,簡直是地圖版《清明上河圖》。

“平時冇事乾,喜歡描繪地圖,鬨著玩。”

看到葉凡盯著地圖發愣,唐三國大笑一聲,把葉凡視線轉移過來:

“這邊坐,我拿幾個東西給你看。”

隨後,唐三國就很快拿來幾個古玩,一個花瓶,一把短劍,一個墨硯。

他擺在葉凡麵前笑道:“來,葉凡,你看看這個玩藝,我高價淘的,看看究竟是真是假?”

“這花瓶是假的。”

葉凡手指點著花瓶一處花紋開口:“你看這花紋顏色,明朝時根本提煉不出來。”

“這把短劍也是高仿,隻不過做舊技術高超,所以看著古樸。”

“至於這個墨硯,確實是明土鑄造,土是冇問題的,不過時間最多三五年。”

“因為賣家從明長城處取土,煉製,然後埋上三五年拿出來,就能賣個好價錢……”

葉凡一口氣把唐三國的古玩缺陷全部說出來,讓唐三國一副懊悔不已的樣子,感慨幾十萬私房錢打水漂了。

“葉凡,你真是越來越厲害了,這份眼力,估計鬼眼大師都比不上。”

“長江後浪推前浪啊,我真是後悔當初腦子進水驅趕你出去。”

唐三國對葉凡豎起了大拇指,同時臉上又流露一抹自責。

葉凡笑著擺擺手:“伯父過獎了。”

“冇過獎,我這是實事求是。”

唐三國把幾個古玩全部丟入垃圾桶,隨後示意葉凡在沙發坐下來:

“以你現在的實力和人脈,隻要你一心進取,你何止隻是在龍都站穩腳跟?”

“你把野心和精力砸下去,你絕對能成為龍都新貴,甚至成為神州第六家。”

他輕歎一聲:“世界這麼精彩,你不該侷限於一個小小金芝林啊。”

“伯父說笑了。”

葉凡笑著迴應:“我就一個醫生,救救病人賺賺小錢可以,什麼新貴什麼第六家,太遙遠了。”

“我也不去想這些玩意,想的越多,要的越多,折騰的就越多。”

“比起大風大浪的富貴日子,我更想平平安安的平淡日子。”

他看著唐三國試探著開口:“聽說伯父曾經也輝煌過,你不覺得這種安寧日子很難得嗎?”

葉凡想起了艾麗莎號上的黃金萬兩,還有唐三國雇凶殺人的註釋。

“是啊,我也輝煌過。”

唐三國也冇有隱瞞,眸子閃爍一抹光芒:“從天堂到地獄這樣的钜變,我唐三國也算是第一人了。”

他距離權力巔峰就一步之遙,可惜,就是這一步,他用儘全力都爬不上去,還掉落到穀底苟且偷生。

隨即他又看著葉凡笑了笑:“這一年真是長進不少啊,連我陳年舊事都能知道。”

葉凡直接讓韓劍鋒背鍋:“我也是聽姐夫酒後說了幾句。”

“無所謂,以前覺得丟人,就不想讓你知道。”

唐三國風輕雲淡:“現在才明白,恥辱就是恥辱,隻能洗清,無法掩蓋。”

“伯父,以前都過去了。”

葉凡能夠感受到唐三國的惆悵:

“能保住性命過現在的逍遙翁日子,也算是老天厚愛了,冇必要多想。”

他知道唐三國心有不甘,希望能化解他的心結。

“有些東西過不去的。”

唐三國綻放一個笑容,隨後一握葉凡的手:

“對於我來說,感受過光明後,就無法再忍受黑暗。”

“感受過巔峰權力的滋味後,就再也無法忍受日子的平淡。”

“對於一些人來說,不管我廢物不廢物,活著就是一根刺。”

他拿過保溫杯喝入一口茶水:“所以很多東西真的過不去。”

葉凡想起葉無九跟自己說過的話,跟唐三國的感慨差不多。

有些東西真的過不去。

對於唐三國來說,二十年依然不甘,對於唐門來說,死人纔是真正的放心,所以他冇有再出聲說什麼。

“葉凡,你明明能取得更大成就,更輝煌的未來,你卻選擇做一個小醫生。”

“我覺得有點可惜,也對不起你的天賦。”

唐三國又是一陣笑聲,接著話鋒一改:

“不過我也知道人各有誌,有些東西勉強不得。”

“所以我也不勸你什麼王侯將相寧有種乎了。”

他神情變得嚴肅:“不過我想要托付你一件事。”

“托付?”

葉凡聞言一驚:“伯父為什麼這麼說?有什麼不對勁?你遭受到風險了?”

“暫時冇有,但不代表未來冇有。”

唐三國笑容溫潤:“隻是覺得,你有能力完成我的心願。”

葉凡撥出一口長氣:“伯父請說。”

“哪天我出事了,你幫我照顧好若雪。”

唐三國站起來走到葉凡背後,輕輕一拍他的肩膀開口:

“如果還可以的話,再跟她生個孩子,讓我這一脈有點傳承……”-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