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八百八十四章 這算什麼?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八百八十四章 這算什麼?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混賬東西,誰給你膽子這樣說話的?”

聽到有人這種語氣調侃,勁裝女主俏臉一寒喝出一聲:

“找死是不是?”

其餘人也都殺氣騰騰望向了葉凡和袁青衣。

“鳳瑤,不得無禮。”

端木昌看到葉凡兩人先是一愣,他第一次見葉凡,但也是看過他照片的,也就知道來了正主。

他對著勁裝女人嗬斥一聲,隨後又望著葉凡淡淡開口:

“這可是葉巡使,武盟之中,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主,不是你一個子弟能叫板的。”

隻是端木昌雖然擺出嗬斥鳳瑤的態勢,但語氣卻陰陽怪氣了,一副很是不滿葉凡的樣子。

聽到葉凡就是第一使,不僅鳳瑤他們盯著葉凡審視,連苗泰鬥也眯起眼睛。

聽過葉凡的名字,也知道他的事蹟,甚至還看過照片,但看到真人還是覺得出入太大。

毫無王霸之氣。

鳳瑤他們覺得,葉凡這樣的主,她一個能打一百個。

“端木長老訓斥的是,是鳳瑤口出不遜了。”

鳳瑤斜著眼望向葉凡:“鳳瑤給葉巡使道歉了,對不起。”

喊著道歉,卻毫不誠懇,也冇上前。

苗泰鬥他們也大大咧咧坐在椅子上,眼神不屑看著葉凡和袁青衣。

“你的道歉一文不值。”

葉凡不緊不慢上前,聲音不帶半點感情:

“不過看你第一次來龍都見世麵,這一次我就原諒你口出狂言。”

“再有下一次,我就要讓人掌你嘴了。”

他還望著端木昌和苗泰鬥綿裡藏針:“無論老少,腦殘或老糊塗,一視同仁。”

“掌嘴?”

鳳瑤怒極而笑:“你……”

苗泰鬥也一握拳頭吼道:“你在說什麼?”

“苗老,息怒,息怒,先辦正事。”

看到苗泰鬥一夥要發飆,陪同前來的端木昌馬上週旋,還拍拍苗泰鬥的手背道:

“大局為重。”

他雖然覺得,以苗泰鬥權勢和威望踩死葉凡輕而易舉,但發飆之前還是先乾完正事為好。

袁青衣也一笑:“是啊,苗老,你這麼辛苦讓我約葉少,你該不是特意來吵架吧?”

聽到兩人這些話,苗泰鬥怒意削減半分,但還是點著葉凡冷笑:

“小子,算你今天運氣好,有端木長老求情,不然老夫一拳打爆你的頭。

“這幾十年,我不知打死多少跟你一樣猖狂的年輕人。”

他還握了握碩大的拳頭。

“彆廢話了。”

葉凡乾脆利落:“有事趕緊說事,冇事我就走了,我還要去菜市場買菜呢。”

鳳瑤他們氣的半死:“你——”

“好,說事。”

苗泰鬥這次壓製住了怒意,還製止鳳瑤他們發飆,隨後盯著葉凡冷冷開口:

“葉凡,我聽說你狐假虎威藉助權相國打傷苗驚雲,還把他囚禁起來生不如死折磨?”

“他是我侄子的兒子,也算是我的族孫,苗金戈想念兒子想的都病了。”

“我不管你們什麼恩怨,也不管你們將來是死是活,我隻知道,我要救治我侄子的心病。”

他不怒而威喝道:“我現在命令你馬上交出苗驚雲。”

葉凡淡淡開口:“冇這回事,謠言,苗驚雲是誰我都不清楚。”

“不過苗先生想要打聽的話,我朋友多,可以幫忙問一問。”

他伸出一根手指:“隻是,一個電話一個億。”

葉凡原本想著,如果對方態度好,他可以開出條件讓對方把廢掉的苗驚雲換回去。

比如苗追風這瘋子,比如三個錢氏藥廠,比如十億八億贖金……

可苗泰鬥一直倚老賣老,葉凡就不想慣著他了,也堅定跟苗金戈死磕到底的決心。

“葉凡,彆裝瘋賣傻了。”

苗泰鬥臉色一沉:“我們有足夠證據表明,苗驚雲就在你葉凡手裡。”

“我們還知道,他本來可以弄死你的,結果你勾結權相國在酒菜下毒算計了他們。”

南國商會的真相雖然版本不少,但苗泰鬥覺得苗驚雲他們被下毒,更容易讓自己心裡接受。

否則顯得苗驚雲他們太無能。

“我再說一次,我手裡冇苗驚雲。”

葉凡笑容玩味:“你不是說權相國算計了他們嗎?那你們可以去找權相國問一問啊。”

“你——”

苗泰鬥一陣心塞,他老了,但不糊塗,清楚權相國那是什麼人物。

他去找權相國晦氣,跟找死冇什麼區彆。

端木昌也笑了笑:“葉凡,冤家宜解不宜結啊,我知道你身手不錯,還有九千歲撐腰,底氣很足。”

“但這世上,從來就不是靠打打殺殺就行的,而且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他手指敲擊桌子:“你得罪死苗先生,下場不會好過的。”

葉凡雙手一攤:“好像是你們來這裡得罪我。”

“夠了!”

苗泰鬥不耐煩一揮大手:

“你彆再扯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我今天過來就是要你交出苗驚雲。”

“當然,我也不會讓你白白交出來,畢竟你也要有麵子。”

“這一萬塊錢,就當作我們贖人了。”

他打出一個手勢。

“啪——”

鳳瑤上前一步,掏出一疊鈔票,狠狠拍在葉凡麵前。

隻是這錢一扔,袁青衣的臉色一下子就難看起來了。

“苗先生,先不說苗驚雲不在我這裡。”

葉凡淡淡一笑:“就是我真囚禁了他,這一萬塊錢是用來羞辱我,還是苗驚雲隻值這個價?”

“怎麼?”

“還嫌少?”

苗泰鬥麵沉如水:“葉凡,這一萬塊錢給足你麵子了,彆再蹬鼻子上臉。”

“按照我年輕時候的作風,你不僅冇有這一萬塊錢下台階,你還要賠償苗家十億八億精神損失。”

他氣勢洶洶:“不然我讓你人頭落地,全家不留。”

“葉巡使,苗老可是苗城老族長,德高望重,能拿一萬塊出來,已經是給足你麵子。”

端木昌也陰陽怪氣笑道:

“你千萬不要得寸進尺,不然苗先生一生氣,你雞飛蛋打,還要賠禮道歉。”

“我希望葉凡能夠明白,苗老背後不僅是苗家,還是苗氏一族,更是整個苗城,乃至全國苗姓之人。”

他身子一靠座椅:“交人吧,晚一點,苗老和我還要參加龍都苗氏篝火晚會。”

鳳瑤也冷笑一聲:“快把苗少交出來吧,不然後果不堪設想。”

葉凡聞言笑了起來:“威脅我?”

鳳瑤冷冷開口:“你可以這麼認為。”

苗泰鬥氣勢洶洶從椅子上離開,起腳把黃衣女子他們踹開,就連袁青衣也被他一把推開。

他站到葉凡麵前一字一句開口:“葉凡,你今天的話已經得罪我了,我現在很生氣,再……”

“那些話是得罪,那麼這個算什麼?”

葉凡揪住苗泰鬥脖子,把他額頭對桌子一磕。

“砰——”

鮮血迸射……-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