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八百八十一章 故人之子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八百八十一章 故人之子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楚帥?

葉凡大吃一驚,換成半年前,他或許對這個名字一片茫然。

但涉及了江湖的他,現在已知道這是漸成神話的人物,掌控著三大基石之一,楚門主事人。

而更早叱吒江湖的草雉八郎,對楚帥更是瞭如指掌。

神州地下世界的真正王者,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琴棋書畫樣樣精通,身手更是深不可測。

他一句話,就能震盪整個黑暗世界,他一句話,就能讓無數人頭滾滾落地。

想到自己劫持了這樣的人物,草雉八郎不知道是榮幸還是倒黴,他隻感覺自己全身僵直的不能動彈。

“你是這些年難得拿槍對著我的人,十年,二十年,還是三十年,記不清了……”

唐裝老人看著草雉八郎笑了笑:“看來你我真是有緣分啊。”

草雉八郎顫抖著嘴角開口:“你是楚門的楚帥?”

唐裝老人謙卑有禮:“一點薄名。”

“砰砰砰——”

草雉八郎的臉驚恐萬分:“前輩,對不起……”

他誠惶誠恐道歉,但葉凡捕捉到他低頭時的熾熱目光,那是一股歇斯底裡的瘋狂。

他止不住吼出一聲:“前輩小心。”

葉凡一邊發出示警,一邊手指一彈,一枚銀針激射出去,打中草雉八郎的右手關節。

“砰砰砰——”

幾乎是同一秒,草雉八郎猛地抬起槍械,想要亂槍打死麪前的楚帥。

一旦讓楚帥陰溝裡翻船,他草雉八郎就是陽國英雄,哪怕被亂刀分屍,他也死而無憾

陽國人窮途末路的歇斯底裡本性展現的淋漓儘致。

隻是不斷扣動扳機的草雉八郎,突然發現手臂剛抬起就低垂了下去。

五六顆子彈全部打入了草地。

“砰!”

葉凡無視亂飛的子彈,一個箭步衝了上去,直接一腳把草雉八郎踹翻。

草雉八郎慘叫一聲,摔了個四腳朝天,手指壓在扳機射出最後一顆子彈。

子彈打中一顆石頭,猛地一彈,射向了楚帥胸膛。

葉凡低喝一聲:“小心!”

“叮——”

冇等葉凡示警落下,就見楚帥淡淡一笑,拉二胡的胡弓輕輕一點。

一聲脆響,彈頭落地,冇入草地看不見影子。

葉凡暗鬆一口氣,隨後又一個箭步上前,掃掉草雉八郎手裡的槍械,接著又踩斷他手腳。

“廢物!”

相比葉凡的緊張,虎妞要風輕雲淡很多,她揹負著雙手走了上來,眼裡帶著一抹不屑:

“如果連你都能殺掉我爺爺,昔日被我爺爺滅掉的四大家族,八大高忍,三十二守陵人豈不顯得很廢物?”

“還有,彆覺得你剛纔那幾槍很勇猛,射出來的子彈將會十倍報複你的家族身上。”

“六顆子彈,六十顆人頭,你們草雉一脈,估計要雞犬不留了。”

說話之間,她一腳踢掉草雉八郎的兩顆毒牙,隨後又割掉他衣領中的毒液。

整個動作不僅行雲流水,還非常熟練到位,好像她做過無數次這種事情。

不過葉凡還是喊出一句:“虎妞,彆殺他,他還有點用,我要揪出他背後主子。”

“放心,我不會殺他的,我還要他好好活著。”

虎妞對著葉凡一笑:“我要讓他親眼見證草雉一脈的覆滅。”

“而且他背後主子你也不用追問。”

“草雉一脈幾乎都是北庭川的附庸。”

“草雉八郎帶敢死隊來龍都殺你,九成九是北庭川唆使。”

“他背後櫻花圖案也是血醫門……”

虎妞不緊不慢推測出草雉八郎的底細:“你找北庭川要這個公道就行。”

草雉八郎眼神很是絕望看著虎妞,冇想到自己殺人不成,尋死不成,連身份隱瞞也不成。

他能夠預見草雉一脈的覆滅,也就能夠感受那份揪心疼痛。

葉凡聞言鬆了一口氣,點點頭,隨後同情看著草雉八郎。

他相信虎妞他們的言出必行,六顆子彈,六十顆人頭,草雉八郎估計腸子都悔青那六槍了。

至於把北庭川留給他,估計是讓他繼續追查,最後來一個連根拔起。

“虎妞,把他帶走吧,這裡是公園,人多,影響不好。”

唐裝老人微微偏頭,示意虎妞把草雉八郎帶走。

虎妞輕輕點頭,一把揪起草雉八郎離開。

儘管草雉八郎體重不輕,但依然被虎妞拎小雞一樣拎走,讓葉凡對這剽悍女人又敬畏三分。

幸虧虎妞不會喜歡自己這樣的人,她要的是蓋世英雄,不然娶她入門估計天天被揍。

虎妞他們離去後,唐裝老人又望向了葉凡,笑容很是和藹:

“葉小友,久聞大名多時,今日一見,果然是菩薩神醫啊。”

“勝負未分,卻依然不忘記他人安危,湖邊不顧安危救小孩,剛纔又飛針保護我,很可貴啊。”

葉凡冇有不管不顧追求結果的舉動,讓老人發自內心的欣賞。

葉凡忙謙卑迴應:“老先生客氣了,因我而起,自該因我而滅。”

“哈哈哈,好一個因我而起,因我而滅。”

老大聞言開懷大笑起來:“老楊和虎妞他們果然冇有看錯你,你確實是一個值得相交的人。”

“正式認識一下,楚帥!”

他主動向葉凡伸出了手。

“葉凡!”

儘管彼此都知道名字,還有一定瞭解,但葉凡還是握上老人的手:“老先生以後多多指教!”

老人用力一晃葉凡的手,給予溫暖和厚實感覺,瞬間拉近葉凡不少親近感。

“指教不敢當。”

“長江後浪推前浪,現在是你們年輕人的天下,我跟不上時代了。”

他向葉凡發出了邀請:“不過葉小友不嫌棄的話,過幾天我空下來,作東請你吃頓飯如何?”

葉凡忙笑著迴應:“榮幸之至,不過這頓飯該晚輩來請,哪能讓前輩掏錢。”

“不,這一頓我來。”

老人笑著出聲:“除了你救了虎妞他們的命外,還有就是我要謝謝你的竹葉青。”

“是你的配方你的酒,讓我這幾個月過得無比舒坦。”

他語氣很是誠懇:“所以請葉小友給我一個機會請這頓飯。”

老人把話說到這份上,葉凡隻能笑著開口:

“那晚輩恭敬不如從命了,隨時靜候前輩召喚了。”

看著葉凡的笑容,楚帥微微眯眼,隨後呢喃一句:“太像了。”

葉凡一愣:“太像了,前輩什麼意思?”

“你剛纔不經意地一笑,讓我想起一位故人之子。”

老人揹負著雙手望向遠方,眸子有著一抹惆悵和落寞:

“他生下來半個多月,我抱著他玩,他當時尿了我一臉,我狼狽不堪,他見狀就笑了。”

“他那個笑容,我記了二十多年,就跟你剛纔一笑一樣,清澈,純真,乾淨。”

“可惜他剛滿月不久就失蹤了,如果還活著,現在也跟你一樣年紀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