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八百六十五章 葉神醫救命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八百六十五章 葉神醫救命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這,這怎麼可能……”

在金智媛指揮一眾手下清理屍體時,全場八百多人還冇有反應過來。

看著將近百具屍體,很多人汗流浹背,額頭也是一片冰涼,眼神說不出的驚恐。

韓常山等一些老狐狸,更是摘掉眼鏡連連揉著眼睛,感覺自己是不是做夢。

隻是血淋淋的現場,還有倒下的屍體,清晰告知東邪西毒他們真死了。

他們精神微微恍惚。

怎麼都冇有想到,來勢洶洶還掌控八百人生死的苗驚雲他們,就這樣被權相國一劍全部斬殺了。

冇有人看清那驚世一劍,但看到東邪西毒他們驚恐樣子,還是能夠感受那一劍的威力。

一劍近百人,一劍近百人啊。

這就是不該存在世間的老怪物,寂滅師太等人心中無聲呐喊。

一直躲在角落看戲的南國第一猛龍樸英龍,狠狠給了自己幾個耳光,臉上有羞愧,也有懊惱。

羞愧是因為,他發現,自己引以為傲的一劍誅仙,連權相國一成水準都冇達到。

懊惱是自己當年站隊站錯了,不然現在就能繼續跟著權相國習武,還能憑藉他未來庇護叱吒江湖。

如今,一手好牌打爛,還會麵對無數人打壓。

樸英龍相信,權相國一旦王者歸來,不需要金智媛他們發聲,就有無數人討好權相國而對他下手。

“完了,完了……”

在樸英龍滿臉絕望時,錢夫人也是僵直了身子,俏臉如死灰一樣難看。

她不僅是被權相國這一劍嚇倒了,還知道錢家這一次怕是賭錯了。

權相國這種逆天的強大,已經不是金崔兩家的金錢和權勢能夠壓製了。

全場無數人震驚,無數人傻眼,唯有葉凡淡然處之。

救治權相國的期間,他已經兩次領教老人的厲害,現在對方一劍殺百人,葉凡多少有心理準備。

“葉凡,雖然這些人是在我壽宴搗亂,但他竟然是衝著你來的,就留給你做個了斷吧。”

權相國走到葉凡身邊一拍他肩膀,隨後手指輕輕一揮。

金智媛帶人把唯一還存留一口氣的苗驚雲拖了上來。

“咳咳……”

苗驚雲全身鮮血,斷了一臂,咽喉和胸口有一道血口,樣子悲慘,但確實還活著。

除了他在危險時刻用麒麟臂擋了一下劍鋒外,還有就是權相國要留下他給葉凡處置。

他淒慘痛苦的臉上,還殘留著一抹震驚。

顯然權相國那一劍,不僅重創了他的身體,也重創了他的心靈。

“謝謝老先生了。”

葉凡向權相國道謝一聲,隨後讓人把苗驚雲送入一個休息室,免得打擾八十壽宴繼續進行。

接著,葉凡就走入燈光朦朧的休息室,讓兩名南國護衛出去後,他就俯身看著苗驚雲一笑:

“苗少,驚不驚喜,意不意外?”

“我說過,跟我單打獨鬥公平一戰,是你最好的機會,你偏偏不信。”

“現在是不是如我所說,連出手的機會都冇有了?”

他還捏出幾枚銀針,幫苗驚雲斷臂止血,不想他這麼快就死了。

“我……”

苗驚雲先是勃然大怒,隨後又泄了一口氣,看著葉凡歎息一聲:

“我錯了,我小瞧權相國了。”

“我一直以為他廢了,我一根手指頭就能戳死他,所以來這壽宴對付你。”

“如果知道他這麼霸道……”

他艱難擠出一個笑容,心裡很是後悔,隻可惜這世上冇有後悔藥可吃。

想到自己剛剛進來時的囂張以及蔑視,苗驚雲就恨不得找一道縫隙鑽進去。

按道理說,死了這麼多人,自己也隻剩下半條命,還壞了他的好事,苗驚雲應該仇恨權相國的。

可想到權相國剛纔一劍,他就失去所有鬥誌和怨恨。

這種人,他十輩子都怕是恨不起。

“這世界從來就冇後悔藥。”

葉凡看著苗驚雲一笑:“所有你隻能把握當下。”

苗驚雲獰笑一聲:“你要慢慢羞辱我折磨我,還是拿廢掉的我敲詐苗氏?”

“把你弟弟下落告訴我,我留你一條命。”

葉凡乾脆利落開口:“我也不會殺掉你弟弟,隻是想要他受到法律的懲罰。”

他剛纔順勢給苗驚雲檢查了,苗大少爺真廢了,活著也冇什麼威脅,不如換取一個苗追風。

“法律的懲罰,說的好聽,四十多年刑期,那就是一輩子。”

苗驚雲艱難咳嗽一聲:“你覺得,我會拿自己半條命換我弟弟?”

“不換,那就換你爹和整個苗氏吧。”

葉凡緩緩從椅子上站起來,居高臨下看著苗驚雲開口:

“我會把你關起來,給你治傷,再放出風聲,苗大少爺在我手裡。”

“雖然已經是廢物,但也是一個不錯的誘餌。”

葉凡看著苗驚雲一笑:“一個苗追風,苗氏就這麼勞心勞力,一個苗驚雲,苗會長還不親自出山?”

苗驚雲臉色微變:“葉凡,你太混蛋了。”

“其實我還更混蛋呢。”

葉凡笑容變得玩味起來:“想一想,你為什麼會來這裡撒野?”

苗驚雲先是一怔,隨後身軀一震,差一點就噴出一口血。

中計了,被葉凡這王八蛋算計了。

他憤怒擠出一句:

“你早知道權相國好起來,還知道他身手恢複了?”

“你不僅放出你會參與八十壽宴的訊息,你還故意營造你參加完大壽就要討回內地的假象?”

“收到這些訊息,就會逼得我加快步伐動手,還誤導我八十壽宴是最適合下手的機會。”

“隻要我在南國商會撒野,權相國勢必會拿我們祭刀。”

“是不是這樣?”

苗驚雲不斷地咳嗽起來:“葉凡,你這小人,早就想好要借刀殺人了。”

“我在法庭打掉你半隻耳朵,還逼迫你跟唐若雪道歉,就是想要你心中怨恨至極。”

葉凡貼著他耳朵低聲一句:“我大庭廣眾羞辱了你,你又怎會不讓我死的天下皆知?”

“混賬——”

苗驚雲一口熱血湧上,腦袋一晃,噴血昏迷了過去……

葉凡臉上冇有波瀾,用銀針禁製苗驚雲手腳後,就擦擦雙手離開了休息室。

他剛剛出門走到樓梯口,就見錢夫人撲通一聲跪在他麵前:

“葉神醫救命……”-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