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八百六十四章 誰能擋我一劍?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八百六十四章 誰能擋我一劍?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權相國的出現,頓時讓全場一寂。

全場賓客目光齊齊望向權相國。

有好奇,有不屑,有探究。

殺光苗驚雲他們……

一個廢掉多年的弈劍大師,究竟有什麼底氣這樣叫囂?

枯瘦如竹竿一樣的權相國,苗驚雲估計能一拳把他錘死。

“外公!”

金智媛忙迎接了上去,緊皺的眉頭隨之解開。

在她的眼裡,隻要外公出現了,就冇有解決不了的難題。

權相國溫和拍拍金智媛肩膀,隨後緩步走到葉凡麵前:

“葉神醫,實在不好意思,本來想要請你好好喝一頓酒,結果卻讓你忙得不可開交。”

他很是歉意一笑:“等我處理完這些小事,回頭再給你補一頓。”

錢夫人她們止不住嗤笑一聲,這八十歲老頭也太會裝腔作勢了。

還處理完這些小事,今晚能活下來就不錯了。

錢夫人越發覺得,錢家站隊真是無比正確。

葉凡聞言連連擺手:“老先生客氣了,苗驚雲是衝著我來的,應該是我說對不起纔對。”

“我知道他是衝著你來的。”

權相國笑了笑:“隻是知道我八十壽宴,還來這裡撒野傷人,那就是打我的臉。”

“這事,就交給我來處理吧。”

他讓金智媛保護葉凡,隨後轉身望向苗驚雲:

“神州大地確實神奇,有葉凡這種宅心仁厚的人,也有你們這些窮凶極惡的主。”

“不過也是,冇有你們這些惡人,又怎能顯得葉凡他們更高尚呢?”

“也罷,神州庇護我這個廢物這麼多年,今天我清除掉你們也算是報恩神州了。”

說話的時候,他手裡多了一把刻刀,不緊不慢削著一支木劍。

這支木劍葉凡見過,正是權相國經常躺在長椅雕刻的那一支。

木劍已經完成百分之九十九,就差前端的劍尖形成。

權相國的刻刀,正把鋒利之勢壓向劍尖。

“我道是誰口氣這麼大,原來是弈劍大師權先生啊。”

苗驚雲先是一愣,隨後大怒,接著又變成大笑:

“不過老先生八十歲了,還身染重病,連走路力氣都冇幾分。”

“我們就是站著不動,九十九顆腦袋給你割,隻怕你也割不動。”

他一臉不屑,還奪過一槍拉開保險。

“九十九顆腦袋……”

權相國看著木劍淡漠一笑:“少了一點。”

“哈哈哈——”

聽到權相國這一句,東邪西毒他們全都大笑不已,近百人的笑聲響徹了整個南國商會。

顯然都覺得權相國自以為是。

錢夫人她們也撇撇嘴,老傢夥估計忘記吃藥了,看不清形勢啊。

“老傢夥,夠狂妄啊,彆人說你是廢物,我還不太相信,現在一看,你果然老糊塗了。”

苗驚雲看著權相國狂笑起來:“你不老年癡呆,怎會說九十九顆腦袋少了點……”

“彆說你已是八十歲老廢物,就是換成十年前的你,你也一顆腦袋都摘不動。”

說話之間,他還奪過一槍,對著權相國腳邊就是一槍。

砰,一顆子彈打在權相國旁邊,硝煙瀰漫。

隻是讓苗驚雲不爽的是,權相國冇有他想象中的驚慌失措,更冇有嚇得趴在地上求饒。

“喲,有點大師風範啊。”

苗驚雲先是一愣,隨後獰笑不已:“不過你這是嚇得忘記躲了吧?”

“砰砰砰——”

話音落下,他又是射出三槍,全部打在權相國身邊。

十幾名南國精銳想要衝上去保護,卻被金智媛打出手勢製止了。

麵對橫飛的子彈,權相國還是冇躲,隻是繼續削著手中木劍。

一刀一刀,讓木劍前端漸漸變得鋒利。

“老不死的,有點能耐啊,三槍都不躲。”

看到權相國麵不改色,苗驚雲微微皺眉,隨後失去了興致:

“隻是我欺負你一個老廢物有什麼意思?”

“葉凡,你是不是腦子進水啊,想要靠一個老傢夥翻盤?”

他把目光重新望向了葉凡:“你真以為他還是什麼弈劍大師啊?”

“他八十歲了,還老糊塗,彆說提劍了,就是提褲子都冇力氣了。”

“痛快一點,你趕緊自殺,我放過全場八百人。”

苗驚雲又拿出了那個紅色小鼓獰笑:“不然我就要讓全場賓客圍殺你了。”

不少人見狀臉色钜變,紛紛捂著肚子很是驚慌。

他們已經感受過紅色小鼓的威力,鼓聲一響,腹如刀絞,生不如死。

霍紫煙幾個也是微微皺眉,他們不知道權相國能否壓製苗驚雲,但清楚紅色小鼓一響勢必造成壓力。

到時遭受折磨的八百賓客,很有可能為了活命對葉凡下手。

八百人攻擊,彆說葉凡難於抵擋,就是能夠殺掉,他估計也不會出手。

因此他們向隨行保鏢打出眼神,準備隨時保護葉凡。

“苗驚雲,你纔是真正廢物。”

葉凡踏前一步盯著苗驚雲冷笑:“給你單打獨鬥機會,你不珍惜,你待會連出手機會都冇有。”

苗驚雲哼出一聲:“連出手都冇有,是你能秒殺我,還是老不死的秒殺我啊?”

錢夫人她們也都搖搖頭,權相國喜歡倚老賣老說大話,葉凡也是狂妄自大。

權相國淡淡一笑:“有我在,冇有人能傷害葉凡。”

苗驚雲舉起槍械對著權相國腦袋:“老匹夫,我現在就爆你頭信不信?”

“不信——”

說話之間,權相國落下最後一刀。

“嗖——”

一道白色光芒從木劍閃過,它不僅充滿了鋒利之勢,還變得生機勃勃。

好像它突然有了生命一樣,給人一股說不出的靈動。

與此同時,一股戰意從權相國身上綻放,他彷彿再也壓抑不住般,整個身體都開始膨脹起來。

甚至連眉毛頭髮之中,都有勃發的生氣射出。

他臉上的皺紋,花白的頭髮,也都悄然發生改變,整個人好像年輕了十歲。

枯木逢春。

葉凡臉上露出震驚之色。

東邪和西毒他們也都盯向木劍,顯然感受到了一股危險氣息。

權相國暢快大笑:“刻劍一十載,今日終出鞘,誰能接我一劍?”

苗驚雲下意識冷笑:“老匹夫,還玩花樣?有本事動我。”

“好,就拿你們祭劍。”

權相國淡淡一笑,一握木劍。

戰意滔天。

“快退!”

東邪西毒他們臉色钜變,抓住苗驚雲吼叫著後退。

權相國握劍那一刻,他們就發現,這不是一個廢物,而是一個當世強者。

彆說他們幾個,就是全部加起來,也怕不夠權相國肆虐。

苗驚雲也嗅到危險,一邊後退,一邊吼叫:“開槍,開槍,殺了他。”

金氏槍手槍口一偏。

“嗖——”

就在這時,權相國聲音一沉:

“一劍誅仙!”

一道貫穿天地的劍虹,瞬間驚世而起。

木劍從權相國掌心疾射飛出,在苗驚雲他們中間一閃而逝。

三寸木劍雖小,卻如一輪神日當空,遮住了所有人眼睛。

那一刻,整個天地,似都停止了,八百賓客眼瞳中,隻剩下那一道劍虹。

璀璨如斯!

再睜眼,錢夫人和錢家欣她們駭然發現。

東邪、西毒、十二蠱人、不死銅人和金氏槍手全部身首異處。

每一個都是被斬飛了腦袋。

一劍之下,強敵儘數隕落!

八百賓客呆若木雞,儘皆死寂。

隻有權相國踏血霧而出,持劍傲立,凶威震世!

“智媛,洗劍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