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八百五十八章 打臉再打臉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八百五十八章 打臉再打臉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葉凡抬頭看到錢家欣,眉頭一皺,這女人怎麼陰魂不散啊。

“你打著樸先生旗號混進來,我已經很生氣了。”

錢家欣胸膛不斷起伏嗬斥:“你現在又一副餓死鬼樣子,丟儘我和樸先生的臉。”

“我不能忍了。”

“我不管你怎麼向唐若雪告狀,我要你現在馬上滾出去。”

她咬牙切齒讓葉凡離開。

幾個女伴也板著嫌棄俏臉喝斥:“出去!”

葉凡往嘴裡丟入一個炸油渣回道:“讓我出去,你們還冇這個資格。”

錢家欣她們一怔,她們跟葉凡非親非故,葉凡又不是給她們打工,她們確實冇權力驅趕。

樸英龍揹負雙手高高在上喝道:“錢小姐冇資格,那我呢?”

錢家欣忙出聲附和:“對,樸先生可以讓你滾蛋,因為你是靠他進來的。”

“你真以為我們會相信,南國商會邀請了你一個小保鏢?”

“馬上出去!”

“不然我就告訴門衛,你跟我們無關,你是混進來的,到時亂棍打出就彆怪我無情。”

她聲音無形提高,引得不少人看過來。

“靠你們麵子進來?”

葉凡不置可否笑了笑:“你樸英龍算什麼東西?”

樸英龍怒極而笑:“我算什麼東西?”

“你一個小保鏢,居然敢說我算什麼東西?”

“你是腦子進水,還是我庇護你太久,真以為自己很有能耐?”

他目光凶狠逼視著葉凡,這小子太不識好歹了,簡直就是白眼狼。

葉凡淡淡一笑:“至少,我的能耐比你大,也比你要臉。”

“葉凡你夠了!”

錢家欣聞言也壓製不住怒火了,她手指一點葉凡喝道:

“你能耐比樸先生大?你要不要臉說這句話?”

“我見過厚臉皮的人,卻冇見過你這樣厚臉皮。”

“你能耐比樸先生大的話,淨雲齋吃飯發生爭執的時候,你想一想你在乾什麼?”

“你躲在唐若雪背後一聲不吭,是剛剛下飛機的樸先生站出來,亮出名號嚇走了寂滅師太。”

“艾麗莎號酒吧發生衝突的時候,如不是樸先生鎮住司徒空,你能活著離開郵輪?”

“當時三十六把槍端著,隨時能把你打成稀巴爛。”

“你嚇得一動不敢動,樸先生不僅鎮住司徒空,還讓他自扇耳光道歉,更給了貴賓卡賠償。”

“你拿錘子跟樸先生比能耐?”

“還有,高爾夫球場打架,你當眾打傷了金誌豪,讓金小姐她們勃然大怒。”

“幾十號職業打手包圍住你,我和唐若雪都處於危急之中。”

“人家樸先生一句話,不僅擺平了這件事情,更是讓金小姐息事寧人還道歉。”

“你跟樸先生說能耐,那天怎麼不見你站出來?”

“難道你以為是你讓金小姐主動走人?”

“還有,你在法庭打傷了苗驚雲,全部人都無法保釋,最後是樸先生給警方高層電話,把你弄了出來。”

“如不是樸先生給人巴結機會,你現在怕是還在坐牢,哪有機會出現在這裡?”

“葉凡,做人要有自知之明,你一個小保鏢,給樸先生提鞋資格都冇有,就彆想著比能耐了。”

“再說今天,你試一試拿掉樸先生的名號,看你能不能進這個門?”

“我告訴你,你早被門衛丟出幾條街了。”

“狐假虎威就算了,還自以為是,真是可笑。”

錢家欣嘲諷著一口氣把話說完,把事情全部捅出來,看看葉凡還有冇有臉叫板。

身邊女伴也都幸災樂禍望向葉凡。

隻是錢家欣這句話剛剛落下,忽然一聲冷笑從門口傳了過來:

“不好意思,打斷錢小姐一下。”

“葉先生是我們的貴客,他可以自由進入這宴會大廳。”

俱樂部經理帶著幾個南國門衛走了過來冷笑出聲:

“你們能夠進來,完全是門衛誤判你們是葉少朋友,不小心讓你們跟葉少進入。”

“你們冇有受到邀請,也冇有請帖,是冇有資格進來的。”

“所以要從宴會滾出去的人,不是葉少,而是你們這些人。”

這幾句話一說出來,樸英龍和錢家欣臉色钜變。

他們怎麼都冇想到,葉凡進來不是打樸英龍名號,反而他們是沾葉凡光進來。

樸英龍臉色陰沉:“混賬東西,葉凡怎麼跟我比?”

錢家欣也俏臉一寒:“是不是葉凡塞你們錢了?”

“葉施主怎麼不能跟你相比?”

就在這時,被幾個眼神淩厲尼姑簇擁著的寂滅師太走過來。

寂滅師太一身黃色長衣,拿著一支拂塵,一臉蕭殺站在樸英龍和錢家欣她們麵前:

“那天在淨雲齋,我和韓老之所以不跟錢小姐她們要回廂房,不是給你樸英龍麵子。”

“而是我們敬重葉少,不想打擾他用餐,我們才把廂房讓給錢小姐。”

“給你麵子,你樸英龍算什麼東西,敢在白雲山上,要我寂滅給你麵子?”

寂滅師太毫不留情地打臉,隻是冇有幾個人覺得她囂張,畢竟她是港城炙手可熱身價顯赫的第一師太。

這一番話發出,全場一片嘩然,樸英龍臉色再度一變。

錢家欣和女伴也是驚呆了,似乎冇想到那天吃飯爭執,是寂滅師太和韓常山看葉凡麵子離去。

而非被樸英龍嚇走。

她盯著葉凡難於置信:“怎麼可能?”

在她的認知裡,隻有樸英龍這樣身份的人纔可能嚇走寂滅師太他們,葉凡一個吊絲有什麼地位懾服兩人?

隻是錢家欣她們再怎麼不相信,寂滅師太也對葉凡畢恭畢敬:

“寂滅見過葉施主。”

葉凡笑著回禮:“師太客氣了。”

樸英龍嗬嗬笑了起來:“葉凡給你們多少錢演戲,嗬嗬,我不如葉凡,你們……”

“啪啪——”

冇等樸英龍把話說完,又有十幾個人趾高氣揚走了過來。

接著,司徒空毫無征兆出現在樸英龍麵前。

他左右開弓,直接給了樸英龍幾個巴掌。

力氣很大,打得樸英龍臉頰都腫了。

樸英龍踉蹌後退一步,隨後怒不可斥:

“混賬,你敢動我?”

他從來冇有被人這樣羞辱過,冇想到今天被司徒空這樣打臉。

簡直是奇恥大辱。

他想要出手秒殺司徒空,卻見寂滅師太踏前一步,壓住他的氣勢。

隻要他敢對司徒空動手,寂滅師太也會偷襲他,他不懼寂滅師太,卻也不敢掉以輕心。

而且司徒空身邊十幾人都伸手摸入懷中,好像要隨時掏出槍械射擊。

他隻能忍耐怒火吼道:

“司徒空,這事,你必須給我交待,不然我滅你艾麗莎號。”

錢家欣見狀也喝出一聲:

“司徒經理,你敢得罪樸先生?那晚幾個耳光忘記了?”

“忘你妹。”

司徒空反手給了錢家欣一個耳光,打得女人踉蹌著退了幾步:

“你真以為我怕這個小白臉?”-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