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八百三十九章 局勢逆轉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八百三十九章 局勢逆轉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外公!”

金智媛驚見猝變,一聲驚呼,險些肝膽俱裂。

而葉凡也是驟然一驚,隨即發現最後一抹陰毒,因為自己下針慢了半拍,逃脫了銀針鎖定。

同時它知道窮途末路,齊齊湧向權相國心臟。

這是要同歸於儘的節奏,而且比上次還要凶猛。

這毒素一如葉凡所想的霸道。

他一邊最快速度下針堵住陰毒侵入心臟,一邊對持槍的權秀雅吼出一聲

“滾出去!”

聲音很大,宛如天雷,震得權秀雅他們身軀一震,大腦空白,一時作不出反應。

葉凡恨不得掐死這個打擾治療,甚至差點開槍殺了自己的女人。

隻是,眼前不是考慮這些的時候,若是任由陰毒攻占心臟,那麼權相國必死無疑,就是華佗再世也難救。

眼見就要功虧一簣,葉凡心思急轉,不再理會權秀雅,捏出銀針施展出九宮還陽。

他迅速護住權相國心臟那口氣,然後抱著他放入第三個木桶。

七十度的藥水很快蔓延權相國全身,讓他七竅再度迸射出一抹黑血。

葉凡冇有停歇,捏起銀針重新救治……

“混賬東西!”

此時,權秀雅反應了過來,勃然大怒“傷害我爺爺,還敢叫我滾出去?”

“本小姐今天非要了你的命不可!”

她再度抬起槍械指向葉凡。

“住手!”

金智媛嬌喝一聲,腳步一挪,擋在了前麵,還一把抓住權秀雅的手“表姐,住手!”

“賤人,有人要害爺爺,你還助紂為虐?”

權秀雅怒不可斥“你是不是想要爺爺死?”

“這是我請來的葉神醫。”

金智媛牢牢握住權秀雅的手喝道

“他醫術過人,還給外公找到救治方式,事實外公情況也好了大半。”

“今天這治療隻要完成,外公就會平安無事。”

“現在正是行鍼關鍵時刻,表姐你不要打擾葉醫生救治。”

她很是憤怒權秀雅的囂張和開槍,但知道現在不是大打出手的時候,無論如何要讓外公完成治療。

“啪——”

權秀雅無法抽出槍械,俏臉更加震怒,直接一個耳光打了過去。

金智媛臉頰一聲脆響,頃刻多了五個火辣辣的指印。

“你腦子進水,靠中醫救爺爺?你這是把他往死裡整。”

權秀雅氣勢洶洶“你胸大無腦就算了,不要把爺爺也折磨死。”

“這個小子,毛都冇長齊,會個屁的醫術。”

“你眼睛瞎,看不到他把爺爺弄得暈死過去嗎?”

“金智媛,你馬上放手,不然休怪我對你不客氣。”

她眼光瞥了葉凡一眼,發現葉凡正滿頭大汗施針,權相國原本痛苦的神情緩和不少。

這讓她眸子越發變得淩厲。

金智媛斬釘截鐵喝道“我相信葉醫生!”

“你是被洗腦了。”

權秀雅無法對葉凡開槍,就對身後幾名保鏢吼道“拿下那小子,彆讓他害了我爺爺!”

三名黑裝保鏢二話不說就向葉凡衝了過去。

“砰砰砰——”

金智媛一把奪下權秀雅的槍械,隨後身子一退橫在葉凡麵前。

她右腳宛如流星一樣連連踢出。

三名黑裝保鏢本能抵擋,卻根本封不住金智媛的腳,心口一痛,三名保鏢悶哼著摔倒在地。

權秀雅怒極而笑“賤人,為了害死外公還敢動手了?”

“把金智媛一起拿下,膽敢反抗就地廢了。”

“出了什麼事,我權秀雅負責。”

一聲令下,站在身後的五名黑裝保鏢,馬上氣勢洶洶衝向金智媛。

“不準動!”

金智媛冇有再大打出手,免得波及到葉凡擾亂治療,她右手一抬。

奪來的象牙槍頂在衝來的人群頭上

“誰再動,我就開槍了。”

五名黑裝保鏢條件反應刹住腳步,眼裡都有一股子凝重,顯然看得出金智媛會來真的。

葉凡瞄了眾人一眼,隨後加快速度興針。

雖然金智媛暫時控製住局勢,但葉凡感受得出,這批人怕是身份不簡單,讓金智媛畏手畏腳。

而這種猶豫,隨時都會失去主動權,他必須儘快解毒救人,不然真會前功儘棄。

隨著銀針的落下,侵向心臟的毒素不僅停止,還隨著葉凡的引導,慢慢向手掌退了過去。

那份躁動和肆虐,也變得溫和起來。

葉凡拿起銀針,嗖嗖嗖刺出,在權相國手指刺出十個孔。

很快,一縷縷黑血從十指流出。

這些黑血裡麵竟有冰藍色的氤氳之氣在流轉。

陰寒刺骨。

而且,這些黑血流入藥水中,冇有跟前麵兩個桶的毒素一樣融化,而是凝而不散,變成米粒一樣的血球。

沉沉浮浮,葉凡拿玻璃瓶一掃,把這些血球全部裝入進去。

“混蛋,你在乾什麼?你快住手!”

不遠處,權秀雅憤怒至極“爺爺的血都被你放光了。”

“金智媛,你還不阻止那混蛋,你是要爺爺生不如死嗎?”

她又向金智媛控訴“你就是殺人凶手。”

“上,上,給我上,拿下那小子。”

幾名保鏢小心翼翼試探性挪出一步。

“誰再上前,我就要誰的命?”

金智媛殺氣騰騰“你們全部給我滾出去!”

如闖入者不是表姐他們一夥,金智媛早就痛下殺手了。

權秀雅眸子迸射著怒火“金智媛,你一意孤行,爺爺如果有事,你擔得起責任嗎?”

她還有些後悔,自己來的太倉促,除了一把象牙手槍外,並冇有從黑市多搞幾支槍械防身。

不然現在就不會這樣被動了。

金智媛保持著強勢喝道“外公如果有事,我給他陪葬!”

“陪葬?”

權秀雅冷笑不已“你算什麼東西?你一個外姓孫女,有什麼資格給外公陪葬?”

“金誌豪的事情,你還冇有給我和金夫人交待。”

“我最後問你一次,把路讓不讓開?”

她手指一點金智媛“再不讓開,休怪我不顧姐妹情了。”

五個保鏢蠢蠢欲動,尋找著金智媛弱點,準備一擊即中。

“金誌豪的事,外公的事,我都會承擔,都會給交待。”

金智媛不為所動“但現在,誰再上前一步,我就要誰的命。”

握槍的手穩如泰山。

“好,好,你說的,你會承擔,我等著。”

權秀雅揮手讓保鏢退了回來,接著猛地一巴掌扇飛帶路女子

“離我遠點。”

年輕女子悶哼一聲,踉蹌著撞向金智媛。

金智媛看到手下被打,本能伸手一扶。

就在她一手抱住年輕女子身子時,她就頭皮一麻嗅到了一股危險。

金智媛竭儘全力後退,卻依然遲了半拍。

藍光一閃,她頓感腰部一痛一麻。

金智媛低頭一看,一支小巧電擊棒戳在自己腰身,身子頓時麻木一半。

“你——”

在金智媛憤怒年輕女子背叛時,年輕女子已經水蛇一樣滑出她懷裡,一把奪下她手裡的象牙槍械。

同時一腳把金智媛蹬飛出幾米,讓她砰的一聲撞在牆壁。

年輕女子冇有停歇,抓著槍械上前,頂在金智媛的腦袋上。

局勢逆轉。-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