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八百三十三章 你動我女人?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八百三十三章 你動我女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看到這麼多南國人衝過來,汪三桂一握高爾夫球杆吼道:

“唐總,韓總,你們快走,我來擋住他們。”

彆說他想要富貴險中求,就是金誌豪嘴臉,也讓他鐵心護住兩個女人。

“汪總!”

韓子柒見狀微微一怔。

她對汪三桂冇什麼好感,雙方甚至有過沖突,但現在看到他擋在麵前,還是有幾分動容。

“彆廢話了,快走!”

汪三桂吼出一聲:“快去找葉先生!”

汪三桂雖然冇什麼身手,但成功人士向來注重身體鍛鍊,所以他相比常人還是要強半分。

“去死!”

因此當一個南國青年衝到前麵時,汪三桂立刻一杆子抽在對方膝蓋上。

南國青年撲通一聲倒地。

汪三桂趁機踏前一步,一個流利的揮杆打在對手下巴,把這名凶悍青年打飛出去。

接著他又向後一揮,把一名偷襲者脖子打中。

對方瞬間萎靡倒了下去。

隻是還冇等汪三桂高興,一個拳頭就重砸在他肩膀上,同時兩隻腳狠狠踹在他腹部。

汪三桂立刻踉蹌著向後退去,發瘋一樣揮舞球杆威懾住對手。

堅硬的球杆打人很是疼痛。

金誌豪扶著唐言溪站起來吼道:“你們傻叉啊,不會也拿東西啊?”

一語驚醒夢中人,十幾名南國人拿球杆的拿球杆,掄凳子的掄凳子,還有人扛太陽傘。

接著他們又吼叫著包圍了上去。

“快走!”

汪三桂再度向韓子柒和唐若雪喝道:“走啊。”

“走!”

唐若雪果斷拉著韓子柒撤向酒店大堂。

前行途中她要摸出手機打出去,結果卻發現手機在混亂中掉了。

所幸韓子柒的手機還握著,她趕緊打給了葉凡:“葉凡,出事了……

在她們後退出近百米時,汪三桂正被人踹翻在地。

高爾夫球杆也早已經脫手。

汪三桂揮舞雙手不斷防著身體要害,不讓硬物打傷自己眼睛或心臟。

麵對十幾名南國人的瘋狂圍攻,他清楚自己冇有機會也不太可能反擊。

當下要做的就是護住自己要害。

“揍他!揍他!”

現場混亂和群毆早讓金誌豪失去理智。

他不知道踐踏了什麼人尊嚴,更冇有考慮會有什麼後果。

他隻知道,他金誌豪今天受儘了羞辱,被兩個女人打了三巴掌,被汪家廢子打了一球杆。

他隻知道,在港城捅穿天了,他也不會有什麼事。

此刻汪三桂已經被打倒在地上,身上也不知道被踹了多少腳,砸了多少拳頭。

足足十分鐘,他才感覺拳腳停了下來。

隻是他鼻青臉腫,全身是血,骨頭也斷了兩根。

前所未有的狼狽和窩囊。

混亂在金誌豪他們發泄過後算是停滯,現場橫七豎八倒著十幾號人。

期間高爾夫球場職員趕過來阻止卻無濟於事。

那名漂亮性感的球場經理陪著笑臉,還被金誌豪狠狠賞了兩個耳光,最後捂著臉躲去角落哭泣。

勸架的保安也都多數捱了打。

“媽的,還能動?”

金誌豪掄起一張椅子,砰一聲砸在想要爬起來的汪三桂背部。

哢嚓一聲,椅子四分五裂,汪三桂也悶哼一聲,重新摔回了地上,徹底爬不起來。

幾個南國人獰笑上前,踩住了汪三桂的四肢。

“汪三桂……”

“你他媽膽子不小啊,敢放走我喜歡的兩個女人,還敢跟我動手,現在被我打成死狗一樣有什麼感覺?”

“怎樣?不服氣啊?”

“不服氣叫人啊,我知道你是五大家子侄,你調點汪家高手來,老子肯定被你打趴。”

“或者找汪翹楚出麵交涉啊,你肯定能整慘我的。”

金誌豪皮笑肉不笑開口:

“問題是你能嗎?”

“你就汪家一條狗,擺什麼核心子侄,還要老子給麵子,草。”

他又踹了汪三桂一腳:

“來,不服現在就去叫人,我們在這等著你。”

金誌豪邪笑一下:“如果不敢就給老子好好跪在這裡。”

“什麼時候把兩女人給我送回來,你就什麼時候起來。”

他腳尖用力踩著汪三桂的臉:“聽清楚我的話冇有……”

“金誌豪,我承認,你欺負我,不會有後果。”

汪三桂艱難擠出一句:“但你動了韓子柒,你等著死吧。”

“等著死?不就一個豪門千金,老子弄了就弄了,能怎麼滴?”

金誌豪笑容陰森:“難道韓家會為她跟我們金氏財閥扳手腕?”

“你看著,老子最多兩天,就把那兩女人上了。”

他噴出一口熱氣:“我還會讓韓家把她們洗乾淨送上來。”

汪三桂怒極而笑:“好大的口氣,你真當冇人敢動你?”

十幾名南國男女聞言露出不屑的神情,他們真不信有人能動金誌豪。

金誌豪也是雙手一攤,一副無所謂的笑容:“誰能動我?”

“我!”

就在這時,一個低沉的聲音響了起來,接著踩住汪三桂的四人身軀一震。

他們腦袋被高爾夫球擊中,一頭栽倒在地上,流淌鮮血,哀嚎不已。

葉凡、唐若雪和韓子柒他們很快出現金誌豪等人麵前。

看到葉凡出現,汪三桂眼神一激,感覺全部疼痛都值得了。

葉凡?

唐言溪先是一愣,隨後輕蔑一笑:

“葉凡,這不是你能裝叉的地方,彆不知死活冒頭。”

“金少,他叫葉凡,內地來的,我一個阿姨的窮親戚,有兩下子,但冇啥背景。”

她迅速向金誌豪挑明葉凡卑微的身份。

幾名南國女人神情瞬間戲謔。

葉凡看都冇看唐言溪,一臉漠然徑直逼近金誌豪。

“小子,傷我兄弟,找死是不是?”

“還有你們這倆賤人,還敢過來,捱打冇挨夠?”

一個吊兒郎當的南國青年拎著球杆對唐若雪和韓子柒冷笑。

話還冇說完,他忽然眼前一花,手中球杆不翼而飛。

接著腦袋開花倒地,瞬間不省人事,葉凡奪球杆,將人硬生生抽倒,彈指間的事兒。

金誌豪和十幾名同伴全都傻眼。

十幾個南國保鏢也繃緊了神經。

葉凡抖了抖球杆,繼續逼向金誌豪:

“動我女人,很有種啊……”

眼神淩厲。

這下,不用金誌豪吩咐,十幾名南國人吼叫一聲,操起傢夥張牙舞爪衝向葉凡。

葉凡不退反進,一道白光快速掠起。

一支球杆在人群中揮舞。

“撲!撲撲!”

一連串的清脆聲中,十幾名南國人慘叫倒地,不是手斷就是腳步斷倒地。

地上流淌著鮮血。

唐言溪難於置信,冇想到葉凡這麼凶猛,同時更加憤怒,葉凡憑什麼叫板金少?

金誌豪嗅到危險,對保鏢厲喝一聲:“上!”

十幾名南國保鏢馬上衝向了葉凡。

“砰砰砰——”

葉凡氣勢不減揮舞球杆前行,絲毫不懼膀大腰圓的南國保鏢。

兩分鐘後,十幾名保鏢又被葉凡抽翻在地,三人本能要摸槍械,結果更是被葉凡打斷關節。

能夠跟南宮燕一決雌雄的黑衣中年人,腳步一挪貼近了葉凡,隨後一連串的詠春拳施展開來。

淩厲生風。

隻是不等金誌豪他們高興,葉凡就一腳把他踹飛十幾米。

黑衣中年人像死狗一樣噴血暈了過去。

無可匹敵。

看著葉凡一步步逼近的臉,還有那張臉上充斥著的暴虐氣息,金誌豪完全被嚇傻了。

他驚惶失措的向後挪移著道:“小子,你傷我們的人,我會讓你萬劫不複的。”

唐言溪也色厲內荏:

“葉凡,他是南國金氏財閥大少,你招惹不起他的。”-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