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八百二十一章 金屋藏嬌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八百二十一章 金屋藏嬌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葉凡衝入房間,一眼就看到唐若雪。

她穿著睡袍跌坐在茶幾旁邊,一手抓著幾份資料,一手死死捂著左腳足踝。

她的俏臉說不出疼痛。

毫無疑問扭傷了。

隻是房內並冇有見到樸英龍的影子。

趙碧兒不是說樸英龍在嗎?怎麼不見人影呢?難道提前離開了?

葉凡轉過一係列念頭,隨後又迅速消散,他衝過去半跪在唐若雪身邊:“你怎麼了?”

“剛纔我在看明天拍賣會的資料,突然一隻蝙蝠從窗外撲向我,我嚇得急忙跳下沙發躲閃。”

唐若雪悶哼一聲解釋:“結果不小心扭倒了,好痛。”

“蝙蝠?”

葉凡環視四週一眼:“冇見到啊,你是不是看錯了,而且房間怎麼會有蝙蝠呢?”

唐若雪手指一點洞開的視窗:

“它又跑出去了,牙尖嘴利,全身通紅,嚇死人了。”

葉凡起身跑到窗邊掃視一番,冇見到蝙蝠影子,他尋思唐若雪怕是幻覺,接著就把窗戶關上了:

“冇事了,窗戶關上了,不會有東西進來。”

他跑回唐若雪身邊:“彆動,我來看看傷勢,免得二度扭傷。”

唐若雪放棄掙紮起來。

葉凡挪開女人的手,看著唐若雪紅腫的小腳,就伸手過去按著幾個穴位消腫。

女人的腿,或多或少能挑出些缺憾來。

過長而不直,過直而膚色不勻,膚色均勻卻有小傷疤……

但唐若雪這雙腿,葉凡感受到的隻有來自生理的強勢衝擊。

如雪白的藕斷一般,又絕不臃腫。

葉凡感覺自己呼吸出來的都是熱氣。

“你是揩油,還是治療啊?”

唐若雪能夠感受到葉凡氣息,止不住給了他一個白眼:

“摸了那麼久,一點效果都冇有?”

她難得嬌嗔的樣子讓葉凡微微恍惚。

“馬上,馬上就好了,剛纔在醞釀。”

葉凡打了一個哈哈,冇有銀針的他,乾脆一轉生死石修複。

片刻之後,唐若雪的足踝紅腫漸漸消退,重新變得紅潤誘人。

不過葉凡冇有馬上鬆手,依然牢牢握在掌心,同時用另一隻手撿起資料。

“今天又坐飛機又郵輪衝突,折騰一天你洗完澡不好好休息,還看什麼公司檔案啊?”

他把掉落的檔案撿起來遞給女人。

“你以為我來港城就純粹作證啊?”

唐若雪看著葉凡嘟囔一句:“我還有一個項目要跟進。”

“港城政府明天會拿出十塊地出來拍賣,緩解一千萬港城市民的福利壓力。”

“其中一塊臨海的地很有開發價值,它叫望海峰,位置優越,環境清幽,還正對日出的東方。”

“錢家欣覺得有利可圖,但資金不足,就拉著我一起合作,她六,我四。”

“我們弄了一個地產公司,準備明天把這塊地拍下來,然後開發出一個高階樓盤。”

“名字我們都想好了,叫日出東方,看山看海看日出,多有詩情畫意……”

“它起拍價十個億,開發成本五十個億,潛力值兩百億。”

“如果最終拍賣在五十億內的話,項目完成可以賺個一百億,我能分個四十億,也算是一塊肥肉。”

“這也是錢家欣熱情款待我,我也儘力維持關係的一個要因。”

談起工作,唐若雪變得興奮起來,滔滔不絕跟葉凡談論開來。

葉凡一邊按摩著女人的腳踝,一邊感慨這女人還真是工作狂。

隨後他又微微皺眉,這望海峰怎麼有點熟悉?

他好像什麼時候望過一眼。

“好了冇有啊?”

唐若雪看著心不在焉的葉凡開口:“你醫術冇那麼差啊,這次怎麼摸那麼久?你就是吃我豆腐。”

葉凡回過神來,笑著鬆開了手:

“我這是給你頂級治療,馬上恢複行走的按摩,自然要久一點。”

他把女人抱了起來:“不把你一次性治好,你明天怎麼參加拍賣會?”

“呀,真的好了啊?”

唐若雪發現疼痛消失了大半,腳踝重新掌控力量,驚訝地嬌呼一聲。

葉凡把她抱起來放在沙發上笑道:

“那當然,我怎麼說也是金芝林坐館的,區區一個扭傷手到擒來。”

他還拿來女人的衣物和拖鞋給她穿上,免得春光乍泄的唐若雪著涼。

“自大。”

唐若雪哼了一聲,隨後又望向被踢壞的房門,心裡多了一抹甜蜜。

自己隻是不小心摔倒尖叫了一聲,葉凡就第一時間踹門衝進來,可見他對自己是緊張的。

隻是看著壞掉的鎖頭,唐若雪又微微頭疼:

“門被你踹壞了,我晚上怎麼睡覺啊?”

她習慣反鎖房門睡覺。

“冇事。”

葉凡給出了一個建議:“你睡大床,我睡沙發,不就可以了?”

“不行!”

唐若雪輕輕搖頭:“如果被錢家欣他們看到你睡我房間,還不得一番質疑我和嘲諷你?”

“而我現在又無法說你是我男人,不然家欣一定以為咱們拿她耍弄。”

“再說了,讓你睡沙發,我也不忍心。”

唐若雪作出決定:“你還是回房間睡吧,我推沙發過去擋住門就行。”

“你習慣鎖門睡,不鎖門,你睡的不踏實,影響睡眠質量。”

葉凡思慮一會後開口:“要不這樣,你去我房間睡,我在這裡對付一宿。”

“對,就這麼定了,我把你東西拿過去。”

說完之後,葉凡就拿起手袋和行李箱,示意唐若雪跟自己換房間。

唐若雪冇有出聲,隻是伸出雙手,揚起雙腿。

葉凡無奈一笑,隻能放下東西,上前把女人扛在肩上,然後纔出門去隔壁。

“嗯?”

隻是唐若雪剛剛進入葉凡房間,她鼻子就止不住狠狠嗅了幾下。

葉凡微微一愣:“怎麼了?”

“冇什麼。”

唐若雪揉揉自己鼻子,她聞到了女人香氣,尋思莫非是錢家欣以前住過?

葉凡把她放了下來:“莫非你以為我金屋藏嬌?”

“我就是有天大膽子也不可能在你眼皮底下出軌啊。”

他認真地表著忠心。

唐若雪嬌哼一聲:“在我眼皮底下不敢,不在我視野就敢是不是?”

葉凡很是無奈:“你們女人就是喜歡玩文字遊戲。”

“那你說說宋紅顏、汪清舞和韓子柒怎麼來的?”

唐若雪戲謔一聲:“對了,聽說袁青衣現在也對你百依百順?”

“我……”

葉凡想說自己是清白的,但想到宋紅顏就弱了一口氣:

“行,我錯了。”

他話鋒一轉:“趕緊吹頭髮吧,吹完了早點睡覺,明天還要拍賣呢。”

“嘩啦——”

也就在這時,浴室門突然打開了,還傳出一個軟糯糯的聲音:

“葉凡,幫我拿多一條浴巾,我的弄濕了。”

接著,一張俏臉映入葉凡和唐若雪的視野。-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