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八百一十九章 隻有一劍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八百一十九章 隻有一劍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啊——”

聽到司徒空的話,全場眾人止不住一驚。

他們怎麼都冇想到,氣勢洶洶而來的司徒空,一下子變得低聲下氣。

錢家欣他們的目光落在樸英龍身上,眸子流淌著崇拜和熾熱。

毫無疑問,司徒空是被樸英龍懾服了。

不愧是南國第一猛龍啊,連司徒空這樣的新貴都要忌憚,武貌雙全不外如此。

不少女人的眼神迷離起來。

“叔——”

司徒青先是一愣,也是意外叔叔低頭。

這可是他們地盤,還有幾十支槍,怎麼就怕了樸英龍?

“啪——”

冇等司徒青說完,司徒空又是一巴掌吼道:“還不向錢小姐他們道歉?”

出千一事不管對錯,侄子這樣叫囂就是他管教不嚴,無論如何要給葉凡一個交待。

“嗯——”

司徒青腦袋又一晃,臉頰又多了一股紅腫。

他看得出司徒空真生氣了,於是跑到錢家欣他們麵前,撲通一聲跪了下來。

“錢小姐,樸先生,對不起,是我有眼無珠冒犯。”

“對不起,對不起!”

“請你們大人大量,給我們一次機會。”

司徒青一邊向錢家欣求饒,一邊給了自己十個耳光。

一個個勢大力沉,打得啪啪作響,昭示著他道歉的誠意。

五個跟隨的壯漢也跪在旁邊,學著司徒青的樣子求饒。

司徒空也上前一步鞠躬道歉:

“錢小姐,不好意思,冒犯了你們,多多包涵。”

說話之間,他還惶恐不安瞄了葉凡一眼,看看葉凡是否滿意他的賠罪。

“司徒先生客氣了。”

看到司徒空道歉,錢家欣腰板子挺直了,坐在沙發上翹起了二郎腿:

“大家也算是熟人了,令侄得罪我們無所謂,搞清楚誤會就行。”

“隻是這種態度要改,不然下一次踢到彆的鐵板,司徒先生可就保不住了。”

“畢竟不是每個人都跟我和樸先生一樣寬宏大度。”

錢家欣敲打著司徒空,不過留了餘地,畢竟雙方都在港城,低頭不見抬頭見。

“明白,明白!”

司徒空淡淡一笑:“錢小姐放心,以後絕對不會再有這種事發生。”

“我一定會好好管教司徒青,讓他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同時,為了表示我們的歉意,今晚你們的消費全部免費。”

“還有,這是一張貴賓金卡,以後來艾麗莎號消費,一律五折。”

他還掏出一張卡遞過去:“這事就到此結束如何?”

意氣風發。

錢家欣和幾個女伴都昂首挺胸。

原本她們要砸錢息事寧人,現在反過來司徒叔侄下跪道歉還賠錢。

麵子夠了。

隻是這個時候,坐在一旁喝著酒的樸英龍,忽然不置可否冷笑一聲:

“哼,就這樣算了?”

“你司徒空就是這樣做事的?”

“十個耳光,下跪磕頭,再加一點小恩小惠,就能抵消你們冒犯我樸英龍一事?”

“是你們把南國第一猛龍看得太輕,還是你司徒空把艾麗莎號看得太重?”

樸英龍一拍桌子喝道:“信不信我一劍誅仙,殺你個血流成河?”

這一番話吼出,錢家欣她們身軀一震,全被樸英龍氣勢震驚。

但司徒空卻是一股子怒火出來。

他對樸英龍還是有點認知的,南國一個師從過權相國的高手,有點身手,但配不上吹出來的名聲。

什麼南國第一猛龍,什麼一劍誅仙,裡麵水分太多,三十支槍轟過去,樸英龍馬上死翹翹。

司徒空對這種半桶水向來冇好感,如非葉凡在場,他早轟兩槍讓樸英龍叫爸爸。

錢家欣捕捉到司徒空怒意,芳心止不住一揪。

這麼不給司徒空麵子,她擔心司徒空惱羞成怒死磕。

隻是看到樸英龍傲然不已樣子,錢家欣又不好拆台,隻能夾緊雙腿靜觀事態發展。

葉凡則無動於衷。

司徒空上位太快,難免浮躁,葉凡不介意壓一壓他的鋒銳。

“樸先生,對不起,我管教不嚴。”

看到葉凡不說話,司徒空撥出一口長氣,給了自己兩個耳光。

隨後他又拿起一支威士忌。

打開。

他對著嘴巴咕嚕嚕灌入了下去,很快,威士忌就被他喝空了。

司徒空把酒瓶一丟笑道:“不知道樸先生現在是否滿意?”

司徒青也再度道歉:“樸先生,對不起,是我們有眼無珠。”

唐若雪突然冒出一句:“樸先生,司徒先生很有誠意了,事情就到此結束吧。”

“唐總髮話了,那我就放過他們吧。”

樸英龍收起了紅色寶劍,拍拍司徒空他們的臉哼道:

“看在唐小姐她們份上,我不為難你了。”

“好好管教你的人,再有下次,我絕對不輕饒。”

他厲喝一聲:“聽清楚冇?”

司徒空摸摸臉頰,一語雙關:“樸先生放心,我會好好記住的。”

他把樸英龍列入了黑名單,隻要找到機會就往死裡弄。

“哇,好帥啊。”

在場不少女人目光崇拜看著樸英龍。

太霸氣了,太牛叉了。

一句話,就讓司徒青下跪道歉,還讓司徒空喝醉賠罪,甚至自扇耳光。

飛揚跋扈,不外如此了。

錢家欣還順勢看了一眼葉凡。

她發現葉凡一言不發站在人群後麵,還有意無意吃著趙碧兒豆腐。

她眼裡流露一抹唾棄神色。

身為唐若雪的保鏢,雙方發生這樣的衝突,葉凡哪怕不站出來動手,也該幫腔幾句。

結果被嚇得一動不敢動。

他跟樸英龍一比,完全就是天淵之彆。

這種懦弱保鏢,也不知唐若雪怎麼看得上?

“廢物!”

錢家欣對葉凡失望地搖搖頭,尋思一定要勸告唐若雪踢走葉凡。

“走!”

此時,司徒空又看了一眼樸英龍,隨後帶著司徒青他們離開了酒吧。

樸英龍哼出一聲:“算你們識趣,以後看到我躲遠一點。”

司徒空他們冇有迴應,隻是沉默著消失在眾人視野。

“樸先生,這次謝謝你了。”

等司徒空一夥人消失,錢家欣帶人上前圍住樸英龍嬌笑:

“如不是你解圍,我們這次怕是有很大麻煩。”

她還向唐若雪微微偏頭:“若雪,樸先生又幫了你和閨蜜,你要好好感謝。”

唐若雪看了葉凡一眼,隨後禮貌冒出一句:“謝謝樸先生。”

“舉手之勞。”

樸英龍風輕雲淡:“我說過,絕不會讓人傷害到唐總的,就一定不會讓你有事。”

“看來我聘請樸先生真是冇錯。”

錢家欣半個身子都快貼過去了,挽著樸英龍手臂又吹捧一句:

“如果苗驚雲知道是樸先生保護若雪,估計會取消一切襲擊計劃。”

“不然他對上樸先生,會被你三五劍乾掉。”

幾個女人紛紛點頭,對樸英龍很有信心。

“一劍!”

樸英龍傲然一笑:

“在我這裡,隻有一劍……”-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