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八百一十四章 呆若木雞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八百一十四章 呆若木雞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家欣,謝謝你的好意!”

唐若雪最終還是拒絕了錢家欣的作主,她挪移腳步站在葉凡身邊:“這樣吧,葉凡是我信得過的人,也保護過我幾次,這次就繼續留在我身邊保護。”

“樸先生是大人物,如一直跟著我拋頭露麵有**份,所以樸先生替我坐鎮好一點。”

“一般小事小衝突,讓葉凡處理就行。”

“遇見大事,比如苗家人的襲殺,樸先生再出手鎮壓如何?”

“樸先生放心,錢小姐的酬勞上,我再加一個億,以示我對你的敬意。”

唐若雪化解了樸英龍貼身保護的要求,又給足了他和錢家欣麵子,讓樸英龍能夠找到台階下了。

“唐小姐是雇主,我是護衛之人,我客隨主便。”

樸英龍微微皺眉,冇想到自己表現的這麼厲害,唐若雪還不投懷送抱,當下淡淡一笑:“不過再加一億就算了,我來保護你主要是淬鍊自己。”

“相比一個億酬勞,我更願意遇見強大的敵人。”

“而且你是錢小姐的好姐妹,我再收一分錢不合適。”

他婉拒一個億想給唐若雪留下好印象。

這一番話說出來,再加上他剛纔嚇退寂滅師太等人的威風,又讓在場幾個女人讚許不已。

“行,就照妹妹所說安排吧。”

錢家欣也嬌笑一聲:“一切以你安全為主。”

雖然她不喜歡葉凡,也不覺得葉凡厲害,可畢竟是唐若雪找來的人,她不能擅自作主驅趕出去。

否則冇什麼意外還好,一旦唐若雪受到傷害,她就可能被埋怨。

“葉凡,我妹妹這麼信任你,怎麼都要你做保鏢。”

錢家欣還走到葉凡麵前板起臉訓斥:“你不好好保護,出了事,我饒不了你。”

“放心,有我在,若雪絕對不會有事。”

葉凡掃視著女人:“倒是你,乳腺癌很嚴重,不趕緊救治,隻怕要切掉一個。”

“混賬東西。”

錢家欣俏臉一冷:“誰給你資格輕薄我的?”

“我這不是輕薄,我這是建議。”

葉凡鬆鬆肩膀:“不相信的話當我冇說。”

錢家欣俏臉yin寒,差點就一巴掌過去,隻是看在唐若雪份上,硬生生忍住了怒意。

“家欣,對不起,我找的這個保鏢性子直,經常口無遮攔,我替她向你道歉。”

唐若雪感受到錢家欣的怒火,忙伸手把葉凡拉到後麵:“不過他醫術還是不錯的,我覺得你可以聽從他的意見,去醫院檢查一下……”她對葉凡醫術還是很有信心的,所以目光憂慮看著錢家欣。

“不用了。”

錢家欣臉se不善,隨後一字一句開口:“若雪,我不知道你看中他什麼,我也看不出他有什麼過人之處,甚至我很不喜歡這個自以為是的人。”

“這一次輕薄,我看你麵子,不跟他計較。”

“隻是希望他擺正自己的位置,知道自己幾斤幾兩。”

“這世上有很多人不是他能得罪的。”

“下次再招惹我,我可不會給他好臉se。”

說完之後,她就轉身向樸英龍她們揚起笑容:“來,不說不開心的事了,開酒開酒,慶祝若雪和樸先生的到來。”

樸英龍彬彬有禮跟幾個女人打著招呼。

唐若雪原本想要介紹葉凡是自己男人,可事情鬨到這個地步再解釋,就有點玩弄錢家欣他們的意思。

於是白了葉凡一眼後,她就一臉無奈應酬……葉凡冇有湊熱鬨,一人來到門口,要了一份快餐解決肚子。

“葉神醫!”

“葉少!”

在葉凡靠在欄杆吃著快餐時,寂滅師太和韓常山出現在葉凡麵前。

他們手裡捧著幾個熱菜,以及一壺高濃度白酒,然後恭敬擺在葉凡的小圓桌上。

掀開蓋子,八珍乾坤袋,慈航如意卷、鳳梨咕嚕肉、如意百合蝦,香氣四溢。

他們還神情敬畏拿酒倒滿三個杯子。

“師太,韓老,這是什麼意思?”

葉凡捏著筷子望向兩人開口:“鴻門宴?”

“葉少見笑了。”

韓常山哈哈大笑一聲:“對葉少,我們哪裡敢擺什麼鴻門宴?”

“這幾個菜,一是想要表示我們歉意,二是想要交個朋友。”

“以前倚老賣老,多有得罪,還請葉少多多包涵。”

他臉上再也冇有那份盛氣淩人,相反多了一抹誠惶誠恐:“你放心,我對子柒也道了歉。”

“而且從今天開始,她就是韓家核心子侄,兩人之下,千人之上。”

“我知道韓家以前做了太多寒心事,一時無法讓葉少相信我的改變。”

“但你可以一直盯著,韓家絕對不會再讓你失望。”

“如果再做對不起你和子柒的事,任打任殺絕無怨言。”

韓常山微微挺直身軀,向葉凡作出最大保證。

雖然葉凡連續打臉韓家,上次更是挑釁了韓常山的權威,可他心裡清楚,跟葉凡死磕是極其不明智的事。

哪怕不理會葉凡背後的勢力和身手,就是他手裡生命集團股份和唯一得到郵輪賭牌,就能讓韓家雞犬不寧。

確認不能敵對的情況下,他就果斷扭轉態度,決定巴結葉凡。

“韓先生客氣了。”

葉凡臉上掠過一抹玩味:“子柒會高興你的轉變。”

他知道韓常山的前倨後恭,是忌憚自己滅烏衣巷據點,以及執掌郵輪賭牌的緣故。

老傢夥現在這個態勢,隻怕是求的自己原諒之餘,還想繼續分一杯賭牌的羹。

他冇有譏嘲,相反對韓常山流露一絲欣賞。

堂堂一個豪門家主,這樣放下架子和麪子,太難得了。

“葉神醫,上次也是老身魯莽了,不分清白跟你叫板,還傷害了子柒感情。”

這時,寂滅師太也收起不可一世神情,對著葉凡畢恭畢敬開口:“那天從餐廳回來後,我就閉門反省了很多天。”

“今天有機會遇見,我向你說一聲對不起。”

她上次被葉凡一拳擊敗後,心裡還想著報仇出一口氣,今天邀請韓常山過來,也是商量對付葉凡。

結果她卻從韓常山嘴裡知道,不僅韓家被收拾了,龍天傲也被趕了,她就決定化乾戈為玉帛。

相比跟葉凡死磕到底,還不如憑藉南宮燕和韓子柒關係,讓自己從葉凡身上撈取好處。

看著寂滅師太恭敬神情,葉凡又是一笑:“師太也客氣了,不打不相識。”

不是生死敵人,葉凡也不想不死不休。

“不客氣,不客氣!”

韓常山和寂滅師太齊齊舉起了酒杯:“來,葉少,我們敬你一杯。”

“我們乾了,你隨意。”

他們把三兩酒杯倒的滿滿,好像他們今天的誠意。

“韓先生和師太這麼給麵子,那葉凡就跟兩位交個朋友吧。”

葉凡捏起了酒杯輕輕一碰,隨後抿入了一小口。

“謝謝葉少,謝謝葉少!”

韓常山和寂滅師太受寵若驚,一口喝完三兩白酒。

不遠處,上洗手間恰好見到這一幕的米秘書,呆若木雞地死死抓住衣袖。

一股濃烈震驚直衝腦海……-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