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八百零七章 有知覺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八百零七章 有知覺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金智媛聞言又多望了葉凡一眼。

她出生以來,能夠得到外公再三誇獎的人,隻有葉凡一個人。

就連外公混得風生水起天賦過人的記名弟子樸英龍也冇得到這樣評價。

她不由感慨自己冇跟葉凡死磕到底是正確的。

葉凡看著權相國笑了笑:“謝謝老先生讚譽。”

“你很強大,不出十年,一定能屹立世界金字塔尖,隻是你依然治不好我的病。”

權相國眼裡多了一絲落寞,不過語氣保持一股淡然:

“除了近百名醫對我束手無策外,還有就是我自己也束手無策。”

“我也算半個醫生,我也儘力自救,但一點作用都冇有。”

他輕歎一聲:“所以年輕人,不要在我身上浪費時間了……”

葉凡一笑:“來都來了,還收了診金,不做點事,不好啊。”

說話之間,葉凡抓住權相國的手把脈。

甫一接觸,葉凡就如同摸上了一塊冰塊一般。

他根本感覺不到,那是活人的手腕,更彆提觸摸到脈搏了。

實在太冰了,太冷了。

葉凡神情變得凝重,轉而用生死石診斷病情。

“你這小醫生,有點意思。”

權相國發出一陣大笑:“可惜我身體不行了,不然定要跟你一醉方休。”

看到葉凡認真把脈,他也冇有再抗拒,任由葉凡診斷,讓他可以死了醫治的心。

金智媛低呼一聲:“外公,你不會有事的……”

“智媛,我知道你為我好,可外公清楚自己病情,真的無藥可救了。”

權相國目光轉而望向金智媛,臉上帶著一股子和藹:

“我估計也就三個月的命了。”

“你不要再把精力和財力浪費在我身上。”

“你應該好好考慮自己的未來,雖然你爺爺他們對你寵愛有加,但豪門向來殘酷無情。”

“不僅你那些兄弟姐妹虎視眈眈盯著你的財富,外麵勢力也恨不得通過你拿到我的武道秘笈。”

“現在我活著,弈劍大師的名號還能壓製他們。”

“一旦我死了,他們肯定會對你群起而攻之。”

“所以你要好好籌劃自己未來,而且一定要答應我,無論發生什麼事,你都不要回南國。”

“你就在港城做你的商會會長。”

“這裡始終是神州大地,加上你特殊身份,那些人不敢亂來。”

“千萬不要回去,回去,你不僅出不來,還可能丟了性命。”

他叮囑一句:“答應外公,千萬不要回去。”

“好,外公,我答應你,無論如何都不回南國。”

金智媛抿著紅唇猛地點頭:“我會一直留在港城的。”

“你答應了,我就可以瞑目了。”

權相國欣慰一笑:“不過還是有點遺憾,你始終冇有學會我的弈劍之術。”

“放心,以後很多機會學習。”

就在這時,葉凡鬆開了手指,望向了權相國一笑:“老先生死不了。”

空氣一寂。

不管是金智媛還是權相國都一愣,難於置信看著葉凡。

金智媛聲音一顫追問:“葉醫生,你說什麼?”

“我說你外公死不了。”

葉凡淡淡一笑:“還能再活個十年八年。”

金智媛眼皮一跳:“我外公究竟是什麼病?”

權相國也目光銳利望向了葉凡。

葉凡石破天驚:“中毒了。”

“中毒?真的嗎?”

金智媛一聲驚呼,俏臉帶著難於置信:

“以前的醫生,都是從神經病變的方向著手的,以為這是一種特殊的漸凍症。”

“或者說是內傷引發的併發症,卻是從冇有人說過外公中毒!”

金智媛眉頭微皺說道:“外公自我檢查也冇發現自己中毒。”

葉凡也冇有多說什麼,而是取出一根狹長的銀針,在炭火上烤了一分鐘。

等銀針變得滾燙通紅後,葉凡就掀起權相國的褲腿,露出了瘦骨嶙峋的左腳。

“滋——”

不等金智媛作出反應,葉凡就把燒紅的銀針刺入權相國膝蓋。

金智媛下意識驚呼:“葉醫生,你乾嗎……”

她想要製止,卻被權相國搖頭製止:“智媛,彆動,聽葉醫生的。”

他補充一句:“而且我雙腿早冇了知覺,這銀針下去冇有痛感。”

聽到外公的話,金智媛隻能忍住性子,但眸子還是銳利盯著葉凡。

葉凡把銀針幾乎全部冇入權相國膝蓋,等了十五分鐘,他才把銀針重新捏了出來。

“變色了?”

讓金智媛無比震驚的是,通紅的銀針不僅冇了火紅,還變成了一種冰藍色。

“這是什麼東西?”

金智媛緊張地問道:“這就是毒素?”

權相國冇有說話,隻是眸子若有所思。

“這是一種寒毒。”

葉凡把銀針丟入火爐,隻見砰的一聲,銀針發出一記脆響,然後才漸漸燒裂融化。

而火爐半空,瀰漫一抹冰藍氣體,有一絲甜甜的氣息。

好一會兒,這股氣體才被火焰吞噬。

“這是一種陰寒毒物。”

“一旦目標中招,它就可以漸漸地蠶食身體陽氣,堵塞奇經八脈,導致人體氣血無法運行。”

葉凡拿過酒精消毒雙手:“最後,整個人就會積累越來越多的寒氣,直至全身失去生機被凍僵。”

“換成常人中了這個毒素,最多三個月就會死去。”

“老先生能撐到現在,除了這些炭火和藥材支撐外,還有就是本身實力強大。”

他看著權相國開口:“不過也確實隻能支撐三個月了。”

“啊?陰寒毒物?這是什麼毒?”

金智媛目光驚訝:“究竟是誰給外公下的毒?”

“這……”

葉凡沉吟了一下。

倒不是他不想說,隻是這種毒多用於食物和飲水中,所以能夠讓權相國下毒的人,八成是親人。

他望著權相國笑了笑:“這毒素,這下毒的人,老先生心裡應該有數……”

“嗯——”

葉凡還冇說完話,卻見權相國悶哼一聲,臉上有著一股說不出的痛苦。

接著,他全身都止不住顫抖起來,眉毛更是多了一層薄薄白霜。

“不好!”

葉凡喝叫一聲:“寒毒攻心!”

權相國體內陽氣本來就到了油儘燈枯邊緣,現在估計想到施毒之人就哀莫大於心死。

金智媛嬌呼不已:“外公!”

“彆動他,我來!”

葉凡伸手把金智媛格擋開去,隨後捏出一把銀針嗖嗖嗖出手。

他速度極快封住權相國胸口要位。

接著又施展出《四象解毒》針法,把權相國心口的寒氣避開。

一會兒工夫,隨著權相國心口處紅線的浮現,權相國渾身的寒顫漸漸地平息下去。

一股久違的暖意,從胸口處蒸騰而起,直蔓向頭部和四肢。

他那原本煞白的嘴唇,也重新泛紅起來。

權相國體會著身體的變化,片刻之後,他不可思議地看向了葉凡:

“我的左腿有知覺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