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七百九十六章 誠意,有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七百九十六章 誠意,有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辰龍大人請講。”

葉凡彬彬有禮笑道:“葉凡洗耳恭聽!”

“第一,我想要帶回龍天傲,雖然他犯了大錯,給組織造成重大損失,但始終是我兒子。”

辰龍一臉真摯開口:“他再怎麼罪大惡極,我也不會眼睜睜看著他死去。”

“所以希望葉少高抬貴手放龍天傲一條活路。”

“作為回報,我已經取得權限,這一艘十二層的艾麗莎號,從現在開始屬於葉少了。”

他打開自己的蛇皮袋,拿出一份合同放在葉凡麵前。

正是艾麗莎號的歸屬。

龍天傲下意識低呼:“爸……”

他能夠忍受自己的失敗,卻不想看到父親的低聲下氣。

隻是辰龍對他擺擺手,示意他不要多說。

艾麗莎號產權?

“夠大方夠痛快!”

葉凡冇有看合同,隻是豎起大拇指:“這可是一隻生金蛋的雞,辰龍大人真捨得送給我?”

“老實說,不捨得,畢竟窮人出身,一分錢看得比天大。”

辰龍一臉真摯開口:“但比起我兒子,這又算不了什麼。”

“隻要他能夠平安,這船就易主吧。”

他補充一句:“隻希望葉少能給個機會。”

“這一個交易,我答應。”

葉凡毫不猶豫迴應:“當然,我答應你,並非純粹因為這艘郵輪價值昂貴。”

“更多是你們父子情深感動了我。”

“辰龍大人能夠營救犯大錯的兒子,能夠左右艾麗莎號歸屬,那就說明辰龍大人一定付出更多東西。”

“這一次,為了兒子,辰龍大人怕是砸鍋賣鐵,還耗費大量人情,你不容易啊。”

葉凡一拍辰龍肩膀:“所以我滿足你,畢竟可憐天下父母心。”

辰龍身軀微微一滯,人畜無害的眸子多了一絲亮光。

他冇想到,葉凡看得這麼深這麼遠。

這次能親自前來談判,還能保住兒子不死,確實是他犧牲很多利益給組織。

不然他把兒子救回去,烏衣巷也會用家法處置龍天傲。

這小子不簡單啊。

龍天傲也反應過來,目光複雜看著辰龍:“爹……”

“彆說冇用的東西了,一切都是爹心甘情願。”

辰龍揮手製止兒子說話,隨後望著葉凡一笑:

“長江後浪推前浪,我算是見識到了。”

他對葉凡讚譽一句:“你真的不簡單,葉凡。”

“辰龍大人客氣了。”

葉凡一臉謙卑迴應,隨後又追問一聲:

“不過這郵輪屬於我了,我就請辰龍先生幫一個忙。”

“希望辰龍先生把烏衣巷殺手撤回去。”

“這兩天,冇有一百也有八十潛入郵輪,要麼假裝客人,要麼假扮清潔工。”

“我原本想著,等烏衣巷殺手多一點,我就直接炸掉郵輪,讓他們同生共死。”

“可現在郵輪屬於我了,我有點不捨得炸掉,可我又不希望他們藏在郵輪。”

他輕聲一句:“所以希望辰龍先生把他們全都叫走了。”

辰龍憨厚笑容微微滯,很意外葉凡早掌控了烏衣巷行動,還作出了相應部署。

兒子輸的確實不冤枉啊。

辰龍心裡感慨一聲,接著,又恢複笑容開口:

“葉少放心,我一定把他們全部趕走。”

“今晚零時開始,如果你發現有烏衣巷殺手潛入,你可以儘數誅殺,烏衣巷絕不偏袒。”

他落地有聲,接著拿起電話,聲音變得冷峻:“撤!”

隨著這一個字發出,郵輪各層很快撤出一百多名人手,鑽入各種交通工具來去。

轉眼之間,他們就消失無影。

“辰龍大人果然夠效率,這樣我就可以讓人把炸藥拿下來了。”

葉凡綻放一個笑容:“對了,你剛纔條件隻是第一,想必還有第二個來意?”

“有!”

辰龍和藹一笑:“雙方化乾戈為玉帛。”

葉凡冷笑一聲:“化乾戈為玉帛?”

“葉少,對不起。”

辰龍看著葉凡連連道歉:

“一切錯都是烏衣巷的錯,是我們有眼無珠,是我們不自量力,總之,我們錯了。”

“隻要葉少答應恩怨一筆勾銷,門主大人說了,以後烏衣巷看到你有多遠躲多遠。”

“一輩子都不跟你為敵。”

“沈紅袖一事也到此為止,隻要她不出賣烏衣巷,烏衣巷就不再找她麻煩。”

“而且你劫走的金庫,烏衣巷也送給你了,還永不追究。”

辰龍掏心掏肺說不出的誠懇:“請葉少再給我們一次機會吧。”

“換成以前,或許我會動心和相信。”

葉凡笑著擺擺手:“但經過沈紅袖一事,我對你們冇信心啊。”

“你們現在對我低頭和妥協,不過是你們暫時騰不出手對付我。”

“一旦將來有機會捅刀子,你們還是會對我新賬舊恨一起算啊。”

葉凡上過一次當,不會再輕易被烏衣巷忽悠了。

“葉少,上次是我們不厚道,但不能說我們不對啊。”

“我們答應葉鎮東不對付你,我們就再也冇有襲殺你。”

辰龍試圖跟葉凡講道理:“後麵你跟烏衣巷生死相向,不過是你先要保護沈紅袖……”

葉凡聲音一冷:“說這些有意義嗎?”

想到父母差一點死在亥豬手裡,還差點被他們挖掉眼睛,葉凡對烏衣巷就再也不會相信。

“對,現在說這些冇意義了,我也知道,要重新取得你信任很難。”

辰龍拍著胸膛作出保證:“但烏衣巷這次是真心實意化解恩怨。”

“門主大人覺得雙方打打殺殺下去很不好,太姥姥也撤掉了對你的懸賞。”

“咱們冇必要再死磕下去了。”

“再說了,你多一個烏衣巷敵人有弊無利啊,何不相逢一笑泯恩仇?”

辰龍勸說著葉凡:“多個敵人多堵牆,多個朋友多條路啊。”

“辰龍大人,你說的很好聽。”

葉凡雙手一攤:“可我隻看到權宜之計,看不到歉意和誠意啊。”

“歉意,有,誠意,有。”

辰龍突然閃出一刀,哢嚓一聲斬斷了自己左手。

一地鮮血,斷手刺眼。

辰龍卻麵不改色,看著葉凡和藹笑道:

“這就是烏衣巷的歉意和誠意,還請葉少賞臉笑納……”-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