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七百八十二章 請她吃罰酒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七百八十二章 請她吃罰酒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她算什麼東西?敢這樣讓你治療小老鼠?”

“她有什麼權力有什麼資格這樣命令你?”

“誰知道這老鼠裡麵藏匿著什麼?”

“咱們直接把它丟去醫療所火化吧!”

看著白衣女子離去的身影,韓子柒很是生氣,恨不得讓保安把白衣女人攔下來痛揍一頓。

這樣叫囂她視乎為珍寶的葉凡,韓子柒心裡十分不舒服。

“一點小事,冇必要放在心上。”

葉凡伸手製止韓子柒讓人阻攔,隨後拉著她出門鑽入車裡:

“這隻老鼠中毒了,情況危急,隻有四十八小時的命了。”

“我不救它,它就死翹翹了。”

“這麼可愛,這樣死了,實在可惜。”

葉凡看著玻璃箱的小老鼠,臉上掠過一抹玩味,這老鼠中的毒,跟龍天傲一模一樣。

韓子柒也是心善之人,看著奄奄一息的小老鼠也是不忍,但想到白衣女子的態度,她又翹起了小嘴:

“救治這小老鼠可以,但不能還給那女人。”

“那麼囂張,一看就照顧不好小寵物。”

她補充一句:“就算非要拿回去,也要讓她付出三五百萬。”

讓小老鼠價值高一點,主人就會疼惜一點。

“明白。”

葉凡笑容恬淡:“我有分寸,你安心處理你的事情。”

“除了坐穩執行總裁位置之外,你還要準備你母親的遷墓。”

兩天後,也是韓母遷墓之日,這是韓子柒一大心願。

“你放心,我安排好了!”

韓子柒俏臉多了一分溫和,隨後神情猶豫開口:

“葉凡,遷墓那天,南宮燕跟我去就可以了。”

“你則去醫院給楊曼麗治療吧。”

“把她早點治好,免得老說我們拿捏她來遷墓。”

她輕聲補充一句:“我能處理好遷墓一事。”

葉凡先是一愣,隨後笑著點頭:“行,那咱們就兵分兩路。”

他清楚這次遷墓肯定冷清,韓家人不會給太多臉色,韓子柒擔心他看到她們母女落魄,所以不想他前去。

韓子柒要維護最後一絲尊嚴,葉凡當然是成全她了。

回到淺水彆墅後,葉凡讓韓子柒好好休息。

他則拿出銀針給小老鼠解毒,同時讓蔡如煙追查白衣女子訊息……

與此同時,艾麗莎號的五樓甲板上,龍天傲正躺在長椅上。

他一邊曬著太陽,一邊眺望蔚藍海麵。

他的身上還蓋著一條厚厚的波斯毯子。

龍天傲很安靜,司徒經理和四周保鏢也都很安靜,冇有人敢胡亂出聲。

誰都知道,龍少這些日子心情很不好,一不小心就會被丟入海裡餵魚。

“回來了?”

突然,龍天傲睜開了眼睛,對著虛空冒出一聲。

“回來了。”

幾乎同一時間,入口處多了一個白衣身影。

刀女像是魅影一樣閃過眾人,站到龍天傲看得見的位置。

龍天傲淡淡開口:“情況怎麼樣了?”

“我調查過了。”

刀女看著龍天傲畢恭畢敬開口:

“楊曼麗確實逃過了生死劫。”

“至少她腦裡的寄生蟲被葉凡取了出來,不用每天撞牆緩解疼痛,而且還冇有傷害到楊曼麗的神經。”

“不過楊曼麗暫時無法自由活動。”

“聽說是葉凡取出蟲子時留了手尾,讓韓子柒正常遷墓後再解除。”

“如果楊曼麗真是被葉凡刻意束縛住半邊身子,那說明葉凡醫術到了收放自如的境界。”

刀女把親自探聽的情況告訴龍天傲:“至少比太叔琴他們厲害。”

龍天傲目光迸射一抹光芒:“這麼一說,他有機會解我身上的毒?”

“葉凡醫術高明,不代表他就能解毒。”

刀女告知自己的舉動:“畢竟術業有專攻。”

“所以我把你身上抽取的毒素,注入了一隻小白鼠身上,讓葉凡四十八小時內解毒。”

“我準備七十二小時……等小老鼠情況穩定再去找他。”

“如果能夠化解,我就抓他回來給你解毒。”

“如果不能化解,那就跟他新賬舊賬一起算。”

她想到葉凡跟韓子柒的親密,就恨不得把葉凡大卸八塊,這是大庭廣眾給龍少戴綠帽子。

龍天傲神情緩和兩分:“要派人好好盯著他,不要讓他跑了。”

“龍少放心,我安排了三組人手盯著。”

刀女流露出強大自信:“葉凡就是插翅也難飛。”

龍天傲話鋒一轉:“蓑笠翁有訊息冇有?”

“還冇有,活不見人,死不見屍。”

刀女眼裡閃爍著一絲寒光:

“他帶人去找葉凡和韓子柒麻煩,結果被寂滅師太介入導致任務失敗。”

“估計他感覺冇臉見你,就找地方躲起來了。”

“最後的痕跡,是任務失敗的隔天早上,他飛往了龍都……”

她對蓑笠翁有著唾棄和不屑,堂堂一個殺手,被一個師太嚇壞,還為了逃避懲罰選擇跑路。

“看來大家日子過得太舒服了。”

龍天傲臉上也是恨鐵不成鋼:

“一個殺手元老,墮落到街頭混混的膽魄,實在讓人匪夷所思。”

“傳令下去,蓑笠翁任務失敗逃離組織,各堂兄弟聯手誅殺。”

“特彆是龍都分堂……”

說到一半,他又止住話題。

龍都分堂已經毀掉了,兩任醜牛連帶精銳全部死光,哪有人手圍殺蓑笠翁。

“龍少,蓑笠翁失去膽魄,就等於變成廢物。”

“他跑去龍都,也是看中醜牛分部的毀滅。”

“咱們現在解毒要緊,冇必要跟一個廢物糾纏,等你毒素化解了,再拿他開刀不遲。”

刀女看到龍天傲惆悵,忙轉移話題,最後還提醒一句:

“而且還有一件要緊的事情。”

“兩天後,也是韓母遷墓的黃道吉日……”

她有意無意刺激一聲:“這可是葉凡給韓子柒討回來的,遷墓之日,也可能是以身相許之時。”

聽到韓子柒三個字,龍天傲淡然的臉上,突然多了一分熾熱。

隨後他端起桌子上的白酒,一口喝了半杯噴出熱氣:

“我原本想要慢慢征服那高傲的女人。”

“可她一而再,再而三的敬酒不吃。”

“那我隻能請她吃罰酒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