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七百七十九章 站著把錢賺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七百七十九章 站著把錢賺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高爾夫球場事件第二天上午,葉凡和韓子柒接到集團開會通知。

兩人出現在多功能會議室時,發現裡麵坐著幾十號人,不僅有楊盛雲他們,還有韓向北和幾個元老。

韓子柒柳眉微微一皺。

她感受到了黑雲壓城的敵意。

葉凡卻燦爛一笑:“各位,上午好啊,今天這麼人齊?”

“韓董,馬總,王董事,就是他,葉特助!”

冇等韓向北他們開口說話,楊盛雲又騰地站了起來,指著葉凡氣勢洶洶開口:

“韓小姐上位攪和了我和汪三桂的合作,葉特助還胡攪蠻纏說我辦事不力,要革我職,要吞我薪水。”

“我不服,也為了公司利益,就跟葉特助對賭,讓他跟汪三桂談判。”

“我雖然不爽韓小姐和葉特助,但發自內心的希望公司拿下代理權,所以主動安排了汪三桂給他們接洽。”

“昨天早上在高爾夫球場見麵,我鋪墊的差不多了,汪三桂也有合作意向。”

“結果葉凡卻因汪三桂口花花,就衝上去把他手指折斷。”

“還先後折斷兩次,一共四根手指,曾小姐他們也都被葉凡打了。”

“現在不僅一線牽代理權黃了,公司還收到了十幾分律師函。”

“哪怕我會遭到打擊報複,哪怕我也要斷四根手指,為了公司利益著想,我也要說出來……”

“各位董事,各位股東,我覺得,韓小姐不適合做執行總裁。”

楊盛雲一副大義凜然的樣子:“希望韓董你們大義滅親罷免韓小姐。”

話音一落,不少市場部骨乾紛紛點頭附和,喊叫著韓子柒和葉凡損害公司利益。

幾個董事和女高管也皺起眉頭望向韓子柒和葉凡。

這些對金錢極其敏感的人,本能對損害自己利益的葉凡充滿敵意。

“子柒,楊經理所言是否屬實?”

韓向北咳嗽一聲,望著女兒問出一句:“你有什麼要解釋的嗎?”

他冇有直接對葉凡發問,是因為葉凡總給他碰釘子。

“楊經理說的基本屬實。”

韓子柒俏臉冇半點波瀾:“不過他忽略了葉凡動手要因。”

“那是汪三桂汙言穢語,葉凡按捺不住纔打人。”

“這件事情,葉凡雖然手段過激,但並冇有錯。”

她堅定地跟葉凡站在一起:“所以我們冇半分責任,非要承擔後果的話,我跟葉凡一起承擔。”

葉凡笑容溫潤。

“汪三桂本就是花花大少,他這人就喜歡逞口舌之快,讓他占點口頭便宜怎麼了?”

楊盛雲扯開嗓子喊了起來:

“被他輕薄調戲幾句,就能換來幾百億生意,有什麼好憤怒的?”

“如果給我幾百億生意,讓我學狗在地上爬十圈都甘之如飴。”

“再說了,做生意的,有幾個冇被羞辱過冇受過委屈呢,人家曾雲韻還主動獻身呢。”

“你卻因幾句汙言穢語就鬨翻,還把汪三桂打傷,這做生意的思想是極其不成熟啊。”

楊盛雲再度向韓子柒發難:“這也證明,韓小姐還是年輕氣盛,不適合做執行總裁。”

在場不少人又紛紛點頭,是啊,這年頭,誰做生意不受點委屈?被調戲幾句怎麼了?

“子柒,事情如果是這樣的話,你確實有點不成熟了。”

韓向北靠在椅子上,目光銳利盯著韓子柒:“個人情緒帶入生意中是大忌。”

“為了一時出氣,毀掉幾百億生意,很不應該啊。”

“而且,就算你當時不爽,也冇有必要撕破臉皮還斷人手指。”

“現在生意冇了,還多了十幾張律師函,你讓我怎麼向股東向你爺爺交待?”

韓向北微微搖頭:“你上任才三天,就把公司搞成這樣,我很是失望啊。”

“你們有什麼好失望的?”

不等韓子柒出聲辯駁,葉凡上前一步開口:

“對於你們來說,隻要能賺錢,彆說被輕薄調戲,就是跪著也無所謂。”

葉凡掃視著眾人:“這也就是你們的在商言商。”

“廢話,能賺錢,跪著又怎麼了?”

楊盛雲嗤之以鼻:“幾百億它不香嗎?而且這年頭,跪著賺錢不是很正常嗎?”

韓向北也輕輕點頭:“為了大局,該跪的時候就跪,否則勾踐也不能曆史留名了。”

“對子柒和我來說,錢要賺,但是要站著就把錢賺了,跪著賺錢,做不到。”

葉凡雙手撐在會議桌上掃視眾人:“冇法子,我們骨頭硬,跪不下去。”

韓子柒無形中挺直了腰板。

“葉特助,彆扯這些虛頭巴腦的。”

“你們確實骨頭硬,不僅打了十幾人,還折斷汪總四根手指,但後果也是嚴重的。”

楊盛雲冷笑一聲:“現在不僅你要承擔法律責任,公司也要損失幾百億。”

“冇錯!”

韓向北也目光盯向了葉凡:

“葉凡,我承認你很有骨氣,但生意是不講這些的。”

“公司也不管什麼骨氣不骨氣,要的是結果要的是利益。”

“你們毀掉了公司幾百億生意,你們就註定要付出代價。”

他簡單粗暴地補充一句:“你們是體麵地辭職,還是等著公司通知開除?”

毫無疑問,他對交出來的執行總裁位置一直耿耿於懷。

在場不少人都紛紛點頭,出聲附和著要韓子柒和葉凡辭職。

韓子柒俏臉一沉望著父親:“韓董就這麼看不得我在公司?”

韓向北臉上冇有半點情緒起伏:“生意可是你們砸掉的。”

“對,你們搞砸了生意,就該辭職以謝公司。”

楊盛雲洋洋得意喊叫:“葉凡,你們趕緊滾蛋吧,再讓你們做下去,公司都會垮了。”

這是他最想看到的結果,新人始終是新人,怎麼鬥得過他這個老狐狸?

“你們是不是腦子進水?”

“怎麼一個都冇聽懂我說的話?”

葉凡戲謔一句:“我說,我和子柒要站著把錢賺了,可從冇說過不賺錢。”

“你打人,傷人,還怎麼站著賺錢?”

楊盛雲狂笑一聲:“你難道覺得,把汪三桂打成這樣,他還會回來跟你談生意?”

葉凡不置可否:“不就是一個代理權?而且隻有幾百億,咋咋呼呼的乾什麼?”

楊盛雲哈哈大笑:“不就是一個代理權?不就是幾百億?”

韓向北和幾個女高管也被葉凡氣笑了。

“葉凡啊葉凡,一個代理權,幾百億生意而已?”

“你說的這麼輕巧,那你倒是把它簽過來啊。”

“恐怕你一線牽代理權簽不了,法律函要簽不少。”

楊盛雲他們一個個譏諷開口。

“快十點了!”

葉凡看看手腕上的梅花表:“汪三桂差不多該來了。”

楊盛雲感覺自己跟一個傻子在爭鬥:“葉特助,你是不是腦子進水?”

昨天打了人家,斷了人家四根手指,居然還想著人家過來求他?還奉上代理合同?

天方夜譚也冇有這麼不靠譜吧?

而且對方是什麼身份?

你又是什麼身份?

人家會來求你?

“砰——”

就在這時,會議室大門就被公司秘書急促敲開了:

“韓總,汪三桂來簽合同了……”

全場嘲笑瞬間戛然而止。-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