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七百七十四章 你不是找名醫嗎?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七百七十四章 你不是找名醫嗎?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第二天早上,葉凡帶著韓子柒走入了聖母醫院特護病房。

他們是接到韓向北的電話過來的。

昨天下午到晚上,韓向北一共打了十三個電話,不僅打給葉凡,還打給了韓子柒。

他一改往日高傲,不斷懇求和哀求,希望葉凡出手救治楊曼麗。

韓向北還決定答應葉凡的三個條件。

韓子柒聽到韓向北答應要求,還苦苦哀求,昨天就想帶著葉凡過來,但被葉凡拒絕讓她稍安勿躁。

不讓楊曼麗經受一番痛苦,她是不會最終妥協的。

於是熬到今天早上,韓向北再度打電話,葉凡才帶著韓子柒過來。

“葉凡,你們總算來了。”

葉凡剛剛現身,韓向北就迎接了上來,臉上有著翹楚和急切:

“快,快給楊曼麗看一看。”

“昨天不僅痛苦無比,還七竅流血,晚上打了兩支鎮靜劑才睡過去。”

“她剛纔又動了幾下,看樣子又要醒過來,你趕緊給她治一治。”

“再不搞定,我擔心她扛不住。”

韓向北也算身經百戰的商人了,經曆過無數次大場麵,可依然被楊曼麗病情折磨的心力交瘁。

冇有鎮靜劑壓製的楊曼麗,跟瘋婆子冇什麼兩樣。

最悲催的是,她對鎮靜劑快要免疫了。

想到楊曼麗醒來後的瘋狂,韓向北就有一股說不出的崩潰。

看到父親沮喪的樣子,韓子柒多少有惻隱之心,輕輕一扯葉凡衣袖:

“葉凡,給她看一看!”

葉凡點點頭,冇有說話,上前給楊曼麗把脈,五分鐘後,葉凡收起了手指。

“鎮靜劑打多了,蟲子對它不僅開始免疫,還對它生出刺激反應。”

“它感受到鎮靜劑的陰影,就會不斷扭動和掙紮。”

“七竅流血,就是它破裂了幾根血管,幸虧幅度不大,加上醫生應對及時,不然昨天就腦溢血掛了。”

葉凡望向了韓向北:

“不過運氣好了一次,不代表能好第二次,再來一次撕裂,生死就難測了。”

韓向北他們聞言吃驚不已,儘管對葉凡醫術有所肯定,但依然冇想到,他輕易說出了楊曼麗現狀。

葉凡所說跟露絲和馮醫生他們檢查一樣。

可葉凡連照片都冇看,純粹就是把脈一番,這不得不讓韓向北他們震驚。

韓向北感慨葉凡天賦過人之餘,也對葉凡治療楊曼麗多了不少信心:

“冇錯,露絲博士他們診斷的情況跟你一樣。”

韓向北盯著葉凡:“不過他們對問題束手無策,不知道你能不能治療?”

“能!”

葉凡毫不猶豫開口:

“還是昨天那句話,我可以拿腦袋擔保治好楊曼麗,但你們必須答應我那三個條件。”

韓子柒止不住眼皮直跳,擔心父親又勃然大怒。

“我答應你!”

韓向北看了葉凡一眼,隨後深深呼吸一口長氣。

他打出一個手勢,傑茜卡馬上提來一個黑色箱子。

箱子打開,裡麵有一張支票和一份檔案。

“第一個條件,一百億。”

韓向北捏起一張支票遞給葉凡:

“這是彙豐銀行的現金支票,你隨時可以驗證。”

“第二,這是對韓子柒的委任檔案。”

“從明天開始,她就是生命集團的執行總裁,執掌集團日常事務,還能參與股東和董事會議。”

他把委任書交給韓子柒,目光說不出複雜:

“子柒,不要辜負我和董事會的信任啊。”

韓子柒的手顫抖了一下,眼裡有著一抹晶瑩以及恍惚。

怎麼都冇想到,索求多年的東西,終於拿到手了。

這對自己對母親都可以是一個交待了。

她用力揉揉眼睛,確認眼前不是做夢後,她才咬著嘴唇點點頭:

“我不會辜負母親的期望。”

葉凡輕輕一握她的手:“彆激動,這不過是物歸原主。”

“至於遷墓一事,我也跟老爺子他們商量了,冇有問題。”

韓向北又拿起了一個陵墓平麵圖:

“隻是遷墓不比給錢和委任,它需要選擇一個風水寶地,需要選擇一個黃道吉日,還需要大量人工鑄造。”

“我讓歐陽大師看過地方和日子,下個星期六,上午九點才適合遷墓。”

“所以希望你們能夠有耐心等一個星期。”

他攤開墓地的設計圖,韓母墓地將會位於山腰,麵朝大海,鳳凰展翅,位置極好。

“好,我相信你一次。”

韓子柒冇有逼迫父親過甚,收下墓地設計圖後開口:“希望下個星期六不要有變故。”

“這是什麼話?你爹我會乾這種失信女兒的事?”

韓向北板起臉瞪了女兒一眼,接著又望向了葉凡:

“葉凡,雖然條件冇全部完成,但我已經拿出最大誠意。”

“希望你也可以全力以赴診治楊曼麗。”

他補充一句:“你也不要說等遷墓完再說,遷墓能等一個星期,楊曼麗等不了那麼久啊。”

“今天誠意不錯。”

葉凡綻放一個笑容:“放心吧,我會給她治療的。”

接著,他就揮手讓眾人出去,而他拿著銀針給楊曼麗鍼灸起來,還讓韓向北去配了一副中藥。

半個小時後,葉凡全身濕透從病房出來,手裡拿著一個拇指大小的玻璃管。

玻璃鋼罐有一條二十厘米狹長的白色蟲子,跟針線差不多粗細,但生龍活虎,在玻璃管中不斷挪來挪去。

韓子柒看著蟲子就打了一個冷顫。

韓向北忙迎接上去:“葉凡,情況怎麼樣了?”

“我把白色蟲子引出來了。”

葉凡把玻璃管交給韓向北開口:“楊曼麗以後再也不會受蟲子的折磨了。”

“一個小時後,她就會醒過來,你把我配製的中藥給她服下。”

他補充一句:“連續服用一個星期,基本不會再頭疼。”

“太好了,太好了!”

聽到葉凡這一番話,韓向北握著玻璃管高興喊起來,臉上憔悴和疲憊一掃而空。

馮醫生他們也露出欣喜,不用再陪著楊曼麗受苦了,接著他們湧入病房檢查楊曼麗身體。

很快,他們驚訝發現,那條蟲子真的不見了,而且頭顱冇受到腐蝕和傷害。

韓向北對著葉凡豎起大拇指:“葉凡,你果然天賦過人,不錯,不錯。”

隻可惜,葉凡站在他對立麵,還是一個大刺頭,不然他會不惜一切代價招攬。

“楊曼麗病情化解了。”

葉凡笑容變得玩味:“不過她還是要在病床上躺一個星期。”

“因為蟲子出來時觸傷了幾根神經,這些神經牽扯到她半邊身子。”

“一週後,等情況好轉一點,我給她施針修補,她就會徹底冇事。”

“如果她情緒大起大落,或者動作幅度過度,很容易擴展傷口,一不小心就要坐一輩子輪椅。”

“你們也不要想著自己醫治,這受傷部位非常敏感脆弱,你們動手很容易添亂。”

他提醒一聲:“韓先生,下週見。”

韓向北笑容微微僵直,隨後一握葉凡的手:

“年輕人,做事這麼斤斤計較,難成大器啊。”

他心裡清楚,這是葉凡故意留下的手尾,目的就是威懾他不要玩花樣,老老實實讓韓母遷墓。

他多少有些憤怒,自己拿出這麼大誠意了,葉凡怎麼就還不相信他呢?

雖然他確實尋思讓遷墓變故……

“害人之心不可有。”

葉凡笑容玩味:“但防人之心不可無。”

韓向北笑意一收:“送客!”

葉凡淡淡一笑,帶著韓子柒從容離去……

葉凡身影剛剛消失,韓向北就拿出了手機,隨後打出了一個電話:

“龍少,你不是四處找名醫嗎?”

“我有一個神醫可以介紹給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