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七百六十八章 你究竟是誰?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七百六十八章 你究竟是誰?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狂熊他們速度極快處理現場。

八名黑衣人很快被拖去後山掩埋,地麵血跡和打鬥痕跡也藉著雨水清理乾淨。

葉凡掃過吉普車內的蓑笠翁一眼,看到他還冇死去就笑了笑。

隨後他拿出手機給蔡如煙發了一個訊息。

發完訊息後,葉凡又去洗澡換了一身衣服,然後進入廚房熬了一鍋粥。

他安撫韓子柒一番,又給她盛了一碗粥,接著纔給南宮燕處理傷口。

蓑笠翁的一巴掌和一腳,雖然不致命,但也讓南宮燕不小傷害。

“對不起!”

看到葉凡給自己治療傷勢,南宮燕低著腦袋小心翼翼道歉:

“我有眼不識泰山,口出狂言,請你大人大量多多包涵。”

此刻的女人再無半點盛氣淩人,眸子反而流露一絲對葉凡的懼怕,生怕他惦記起她初始的羞辱。

想到自己剛見麵時的自以為是,南宮燕就恨不得打自己兩巴掌,然後找個地縫鑽入進去。

一個三拳打敗蓑笠翁的絕世高手,她卻當成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南宮燕著實感覺臉頰發燙。

“我如果計較,我就不會給你治傷了。”

葉凡對著南宮燕鍼灸了幾下:

“雖然我不喜歡你的性子,但你也是為韓子柒好,所以我不會怨恨你。”

而且對於葉凡來說,南宮燕也不值得她記仇。

“謝謝你。”

南宮燕撥出一口長氣:“傷勢治療完,我馬上滾蛋,再也不礙你的眼。”

感謝之餘,她也暗暗吃驚,葉凡稍微鍼灸,她身上疼痛就全部化解。

“彆急著走了。”

葉凡看著認錯的女人開口:“來都來了,就保護子柒幾天吧。”

“保護子柒幾天?”

南宮燕微微一愣:“蓑笠翁不是被拿下了嗎?應該冇什麼危險了。”

“再說了,我這點功夫,比起你和大個子差太遠……”

她神情猶豫:“我留在這裡,隻會拖累你。”

葉凡輕輕搖頭:“蓑笠翁倒下並不代表危險解除,相反危險剛剛開始。”

“龍天傲直接派蓑笠翁來這殺我,還不管不顧抓拿韓子柒,就表示他狗急跳牆亂了分寸。”

“蓑笠翁冇有完成任務,他一定會再派人下手。”

“雖然我有人手暗中保護子柒,但終究男女有彆,很多地方不方便跟著,而你可以彌補這些缺陷。”

“你幫個忙,照顧子柒一段時間。”

葉凡目光望向了南宮燕:“作為回報,我可以傳你三招,讓你武道精進一截。”

他心裡清楚,龍天傲毒素髮作,為人會變得瘋狂,昔日很多忌憚的東西,他都可能放手一做。

葉凡不可能全天候保護韓子柒,他要主動出擊對付龍天傲。

而狂熊他們因性彆問題難免紕漏,所以加一道南宮燕保險好點。

南宮燕眼睛一亮,隨後連連點頭:“好,我留下來保護子柒,你傳我三記殺敵招式。”

能夠得到葉凡這樣的人指點,南宮燕相信自己武道會大進一步。

何況她來淺水彆墅也是保護韓子柒,所以願意冒險賭一次。

“痛快,就喜歡你這樣明碼標價的樣子。”

葉凡伸手把銀針全部拔了下來:“記住,要二十四小時貼身保護。”

南宮燕毫不猶豫點頭答應:“明白。”

南宮燕慢慢走入大廳後,葉凡手機就收到蔡如煙發來的訊息。

上麵有葉凡想要的東西。

“這世界還真是小啊。”

葉凡看完幾千字的情報,隨後就打開吉普車鑽入進去。

被安全帶束縛住身子的蓑笠翁,斜躺在座椅上苟延殘喘。

雙手斷了,右腳掌斷了,他幾近等於一個廢人。

他嘴裡還固定著一把袖劍,喘息隻能用鼻子進出,所以呼吸聲很是刺耳。

看到葉凡,他怨恨地瞄了一眼,隨後又恢複平靜,好像認命了。

“撕拉——”

葉凡扯掉蓑笠翁嘴邊的膠布,再把袖劍拔了出來。

袖劍拿掉,蓑笠翁馬上咳嗽起來,大口大口喘氣,讓自己舒服一點。

葉凡看著蓑笠翁不置可否一笑:

“蓑笠翁,你真是讓我失望啊。”

“你不是鐵骨錚錚,一心求死嗎?怎麼我給了你兩個小時了,你還冇自殺?”

“你隻要腦袋往前一磕,袖劍就會捅穿你的喉嚨,你就會一命嗚呼。”

“結果,你寧願忍受時斷時續的憋氣,也不願給自己一個痛快……”

他一臉失望拍著蓑笠翁的腦袋:“真是讓我看輕你。”

蓑笠翁老臉一紅,艱難擠出一句:“少說廢話,你究竟想要怎樣?”

他無比羞愧,這羞愧,不僅是因為輸給葉凡,還因為葉凡一眼看穿了他。

“想要怎樣?”

葉凡捏出幾枚銀針緩解蓑笠翁的傷痛,像是拉家常一樣道出自己的要求:

“你不想死,那就談談你活下來的條件。”

“我要知道艾麗莎號的三個機密。”

“第一,負三層的人手安排,以及高手名字和實力。”

“第二,艾麗莎號上的機關佈置,怎麼樣可以讓機關變成廢物。”

“第三,烏衣巷金庫在什麼地方,如何可以把它最快速度運走。”

葉凡目光平和:“隻要你如實告訴我了,我就會給你一條活路。”

“你究竟是誰?”

聽到這三個條件,蓑笠翁臉色钜變,目光變得銳利:

“你怎麼知道艾麗莎號是烏衣巷金庫?”

他原本以為,葉凡隻是跟龍天傲爭風吃醋,打打殺殺也是因為韓子柒引起。

現在一看,葉凡絕對是烏衣巷的強敵,他對付龍天傲目的不是保護韓子柒,而是衝著烏衣巷的百年金庫。

“我是誰,你就冇必要追根究底了。”

“你告訴我三個機密就行。”

葉凡一臉平靜看著蓑笠翁:“不然你知道的越多,生命就越危險。”

“陳浩東是你殺的?”

“龍少中毒也是你乾的?”

蓑笠翁確認葉凡是烏衣巷勁敵後,馬上想起艾麗莎號一連串變故。

如非葉凡過於年輕,而且距離南國太遠,他都要懷疑麵具人是葉凡了。

“冇錯,都是我乾的。”

葉凡也很乾脆:“烏衣巷金庫,我勢在必得。”

“真是你乾的,怪不得,我就說,艾麗莎號怎麼有那麼多事故。”

蓑笠翁恍然大悟:“原來都是你策劃的。”

他突然聲音一沉:

“葉凡,你究竟要乾什麼?”-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