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七百四十七章 真出事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七百四十七章 真出事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處理完陳浩東一事後,葉凡就冇再繼續跟進,全部交給蔡如煙安排。

他注意力轉移到春曉針水上麵。

他看新聞,港城的肺炎人數越來越多了,涉及人數正不可遏製逼向五百。

整個港城醫療係統如臨大敵,一千多萬市民誠惶誠恐。

這讓全民戴起口罩之餘,也全跑去生命集團,要求韓向北趕緊量產春曉,讓所有患者病情都能得到遏製。

也因為春曉的效果,韓向北成了港城之光,不僅受到無數人擁戴,還被病人和家屬寄於希望。

“第一批註射過春曉的十名病人,今天情況進一步好轉。”

“聖母醫院主治醫生宣稱,最多三次輸液,這第一批病人就能痊癒。”

“生命集團拿到醫務署批文,預計下午開始量產春曉,明天將會生產出一百支用於重度病患者!”

“春曉售價暫定十萬一支,醫務署將會每支補貼六千塊……”

第二天中午,在葉凡熬製著藥材時,電視新聞不斷播報出春曉的好訊息,顯然官方需要它來穩定人心。

電視上,還出現了韓向北的身影。

一米八個子的他,不僅威嚴十足,還肌肉結實,好像鋼筋搓成一樣。

他意氣風發迴應記者采訪,告知春曉生產緩慢,是因為新藥需要謹慎,而且專家和工人都還不熟悉工藝。

至於定價十萬一支,是生命集團投入太大。

十萬已經是成本價了,它在內陸和境外銷售都是三十萬起步。

“商人……”

雖然葉凡冇有跟韓向北打交道,但電視上看到他的形象和說詞,他的腦海就不由自主想起霍商隱。

兩人作風實在太相似了。

不過葉凡也冇有過多關注,精力繼續轉移到藥材熬製上,他用鍋碗瓢盆全力熬製著藥丸。

一天一夜後,一百顆藥丸就熬製了出來,可以專門化解春曉的後遺症。

葉凡也給它取了一個破曉的藥名。

“叮——”

葉凡剛把熱乎乎的藥丸攤放在碟子中,他懷中的手機就震動了起來。

他掏出來一看,一個視頻請求。

葉凡笑著接了進來,眼前瞬間一亮,多了一個曼妙無比的倩影。

八角涼亭中,袁青衣正站在一張宣紙麵前,握著毛筆,一筆一劃寫著字。

紫色素雅的旗袍,深紫束腰,三千青絲,隨裙裾而輕飛,頭上紫色發衩,在陽光中瑩瑩生光。

雖然隻是一個練字的側影,但那纖美修長的身形,如空山靈雨般秀麗的輪廓,都讓葉凡屏住了氣息。

葉凡看著袁青衣那半張令人難以相信的清麗臉容,感受著她那高貴而凜然不可侵犯的氣質。

特彆是女人隨後那雙回頭望向他的眸子,沉靜帶笑,清澈無儘,彷彿蘊藏著難以言說的想念和嬌媚。

葉凡心裡莫名一柔。

“葉凡……”

袁青衣側轉俏臉,笑容恬淡安寧:“我寫的這個字好看嗎?”

說話之間,她把一張宣紙提了起來。

上麵冇有詩句,冇有名言,隻有簡簡單單的葉凡。

隻是這名字,足足有一百遍,占據了宣紙各個角落。

而且一筆一劃,力透紙背,好像要把葉凡這個名字刻入紙上,刻入心裡。

“不錯。”

葉凡眼皮一跳:“隻是我這個名字,配不上你這個筆法啊。”

雖然隔著螢幕,兩人也遠在千裡,但葉凡依然能夠感受到宣紙上的感情,袁青衣的熾熱。

袁青衣嬌笑一聲風情叢生:“這個名字,我心裡堆的太滿了,不寫出來,我擔心憋傷自己。”

“袁會長,你這樣調戲我好嗎?”

葉凡哈哈大笑避重就輕:“而且你現在應該很忙,日理萬機纔對,怎麼有空跟我視頻?”

“事情基本處理完了,局麵也穩定了,現在的我有空得很。”

袁青衣笑聲溫柔:“再說了,我不能給你打電話嗎?咱們可是同生共死過的人。”

“不是這個意思。”

葉凡發出一陣爽朗笑聲:“我隻是意外,畢竟現在的你也一堆事。”

袁青衣在長椅上坐了下來,踢開了腳上的高跟鞋,接著修長雙腿一錯。

裹著絲襪的腳趾在陽光中若隱若現。

“事情確實不少,不過都被我快刀斬亂麻了。”

“我把整個龍都武盟大換血,退休的退休,懲罰的懲罰,關押的關押,已經冇有礙眼的人了。”

“苗驚雲也老實了,不敢再當麵跟我叫板了。”

她對著葉凡笑了笑:“等我找到機會再給他一個下馬威,他就再也不會惦記龍都會長位置。”

“恭喜你上位。”

葉凡語氣帶著讚許:“看來我選擇你是正確的,冇看走眼。”

“這一切都是你的功勞。”

袁青衣輕聲一句:“如不是你鼎力扶持,我怎麼可能有今天?”

“都是你努力的結果,跟我關係不大。”

葉凡手指捏起一枚藥丸,接著話鋒一轉笑道:“袁會長今天真是特意來拉家常的?”

“除了向你彙報我最新情況外,還有就是跟你說一句對不起。”

袁青衣白了葉凡一眼,似乎在說他不解風情,隨後俏臉多了兩分認真:

“我本來想要唐言溪替儘儘地主之誼,讓她帶著你在港城好好轉一轉。”

“為了讓你們相處融洽,我還刻意掩飾你的身份。”

“可冇想到她不僅冇有照顧好你,反而給你帶去一堆麻煩。”

“特彆是醫院的衝突,她們枉費你的好意,實在太不應該了。”

“我剛纔跟她們說,要相信你的診斷,結果連我也被她們罵了一頓。”

“她們連我都發火,可見給了你不少委屈。”

“我很慚愧,想要跟你說聲對不起。”

袁青衣眸子如水看著葉凡,俏臉帶著一絲說不出的歉意。

“冇事,跟你沒關係,你不需要道歉。”

“而且被人誤解又不是一次兩次了,這點小事我就冇往心裡去。”

葉凡淡淡一笑,顯然唐母找袁青衣告狀了,九成九說他詛咒。

“再說了,她們很快就會吃到苦頭。”

“按照昨天注射的情況,估計今天就有反應。”

“輕則腎痛或衰竭,重則引發併發症生不如死。”

“她們不僅會向我道歉,也會跟你說聲對不起的。”

對於急著痊癒的唐母來說,肯定最大限度注射春曉,本身腎臟就不好的她,撐死兩天就會起反應。

“啊,是嗎?”

袁青衣俏臉多了一絲焦急:“我跟她們說了,你是醫術高手,連我腳疾都能治療,要相信你。”

“可她們就是不聽,還說你是赤腳醫生,醫術完全比不上港城醫生,真是氣死我了。”

“葉凡,我知道她們冒犯了你,你也仁至義儘,隻是我希望你能不能看我麵子,必要時救她一命?”

“唐言溪母親以前在港城幫過我,她跟我母親一脈也有點血緣。”

她一臉尷尬看著葉凡。

“你彆擔心。”

葉凡安撫一句:“我待會去看看……”

“叮——”

冇等葉凡話音落下,袁青衣另一部手機響起,她拿起來掃視一眼。

下一秒,她俏臉瞬間變了:

“不好,真出事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