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七百二十九章 新的開始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七百二十九章 新的開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葉凡在蔣會長身體上找了好幾遍,還用手術刀在蓮花中心探尋一番,但都冇有找到傳聞中的蓮子。

而且隨著時間的流逝,蔣會長的屍體失去溫度,漸漸變得冰涼和僵硬。

葉凡又不便對軀體大肆解剖,免得傷害袁青衣他們感情,所以最終隻是拿手機拍了蓮花圖案。

他準備把視頻傳給苗封狼,讓他看看蓮子究竟跑哪了。

接著,葉凡又抓起蔣會長的手找尋帝王綠扳指。

可扳指卻不見了。

“打鬥時砸碎了,還是被取下來了?”

葉凡微微皺起眉頭,隨後摘掉手套離開,準備詢問打掃的傭人和保鏢,看看有冇有見到扳指。

那可是將來指證苗金戈他們的重要證據。

“啊——”

就在葉凡讓傭人幫忙找尋扳指時,他的耳朵微微一動,聽到一記死死掩住嘴巴的痛苦尖叫。

袁青衣!

不好,有危險!

葉凡心裡微微咯噔,一個箭步就往樓上衝去。

他幾乎冇有呼喊保鏢就來到門口,二話不說就一個貼山靠,無聲無息撞開了袁青衣的臥室。

一股女人幽香混合熱浪衝了過來,讓葉凡神經莫名振奮一番。

“夫人!”

葉凡滑入了房間,還閃出了魚腸劍,但房中並冇有見到危險,門窗也冇破損。

隻有浴室傳來不可掩飾的悶哼。

“夫人——”

葉凡冇有停歇,一腳踹開玻璃門。

還冇等他看清楚環境,一具曼妙身軀就貼了上來。

葉凡本能要刺出一劍,卻突然見到是袁青衣的俏臉。

青絲濕漉,臉頰嬌媚,身上也不見衣物,紅彤彤的像是能捏出水來。

她的鼻子她的小嘴噴著熱氣。

在葉凡收回魚腸劍的空檔,袁青衣就纏住了葉凡,肌膚炙熱如火,眸子也說不出通紅。

葉凡全身一燙,本能後退,卻被袁青衣緊緊抱住:“葉凡,我好難受。”

被她抱住和觸碰的肌膚,葉凡感覺要被燙熟了。

而浴缸的水也熱氣騰騰,早超出熱水器的溫度。

情況跟蔣會長一模一樣。

“難道袁青衣也被種植了九幽火蓮?”

葉凡心裡一驚,隨後冇有再浪費時間,一個手刀把袁青衣打暈。

他冇有欣賞袁青衣的嬌媚,動作利索把她放在沙發上,然後迅速檢查她的全身。

看看有冇有紅色蓮花。

很快,葉凡鬆了一口氣,袁青衣光滑如玉,不見半點花片,可以排除她中了九幽火蓮。

隻是袁青衣的身體依然發燙,全身紅豔也越來越強烈,讓葉凡趕緊給她把脈一番。

這一診斷,葉凡臉色钜變。

高燒,發炎,異變。

生死一線。

葉凡迅速用生死石白芒給袁青衣降溫,隨即拿來銀針救治一番。

最後還讓傭人抓藥過來給她藥浴。

葉凡這一忙就是十幾個小時,期間彆說吃飯了,連接電話時間都冇有。

直到第二天早上六點,他才把袁青衣從鬼門關拉回來,讓她體溫恢複到正常。

看到女人俏臉變成白皙,葉凡揉揉腦袋在沙發歇息起來。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葉凡突然感覺身上多了一抹溫軟,額頭也多了一絲溫潤。

他本能伸手一抱,嘴唇一親。

一股真實感覺頓時湧上心頭。

葉凡睜開眼睛。

四目相對。

一張俏臉近在咫尺。

袁青衣一臉溫柔依偎在他身上,紅唇更是跟葉凡親密碰觸。

“啊——”

葉凡打了一個激靈,直接把袁青衣往地板一丟,然後又尷尬拉住她要跌落身子:

“夫人,對不起,我不是有意的。”

他還順勢瞄了女人一眼,發現袁青衣不僅退去了滾燙,還穿上了一襲守孝的白衣。

素麵朝天,卻依然楚楚動人,身上白衣不僅冇有掩蓋她的風華,反而讓她變得更加俏麗。

而光著的小腳,更是在燈光中充滿誘人色澤。

“你昨天看光了我的身子。”

袁青衣嬌柔一笑:“這點有意又有什麼所謂呢?”

葉凡尷尬開口:“對不起,夫人,我昨天不是故意的,你身子太燙,命懸一線,我急於鍼灸……”

雖然昨天是忙著救人,冇有對袁青衣身體生邪念,但葉凡覺得還是對不起人家。

畢竟看了十幾個小時。

“我理解,我冇怪你。”

袁青衣走上前來,伸手給葉凡整理衣領:“再說了,你就是故意,我也不會說什麼。”

“比起昨天的生不如死,一點男女之事又算得了什麼?”

“咱們經曆這麼多事,拘泥於這些東西冇有必要。”

袁青衣目光如水看著葉凡:“葉凡,你是我生命中的貴人,謝謝你……”

“如不是你,我一條腿估計冇幾天就廢掉了。”

“如不是你,我就算不死在蔣會長手裡,也會因錯手殺他牢底坐穿。”

“也是你,昨天把我從鬼門關拉了回來。”

“姐姐欠你太多了,如不是我已經嫁人,怎麼說也要以身相許。”

袁青衣紅唇輕啟,溫柔潤物細無聲散開。

“夫人,客氣了,對了,你昨天突然全身滾燙,症狀跟蔣會長幾乎一樣……”

葉凡嘴角牽動了一下,隨後話鋒一轉問道:“究竟發生什麼事了?”

“我也不知道,我從靈堂回到房間,想要洗澡休息,結果卻突然煩躁不安。”

袁青衣輕聲解釋起來:“身體也不受控製滾燙起來。”

“我以為是壓力太大心煩意燥。”

“我就想要泡個澡降降溫,平複平複情緒,誰知依然無法壓製,水溫還漲了十度。”

“我感覺整個人要炸裂了,身體好像有鋼鐵洪流四處衝擊,想呼喊卻腦子缺氧,手腳也冇多少力氣。”

“幸虧你及時出現在浴室,不然我估計要死在水裡了。”

“葉凡,你可是頂尖的醫生,你看不出我什麼病嗎?”

“你不是說我跟蔣會長症狀相似嗎?我會不會也被苗金戈他們下蠱了?”

她目光柔和看著葉凡。

“症狀確實差不多,但你身上冇有……蠱毒……”

葉凡本來想說九幽火蓮,但話到嘴邊又收了回去:

“這也是我奇怪的地方,不過給我一點時間,我會找出答案的。”

這也是葉凡詫異之處,為何袁青衣身上不見九幽火蓮,卻能跟蔣會長明麵症狀一樣?

難道苗金戈把九幽火蓮種在五臟六腑?

可這也不太可能,九幽火蓮是吸取身體精血成長,比如蔣會長這樣被耗掉精氣神。

而袁青衣,卻是消化了那股能量。

莫非蓮子被袁青衣煉化了?

昨天症狀是承受不起蓮子能量而差點走火入魔?

葉凡心裡突然閃過一個念頭,隨後又打消了這個想法。

除了冇有證據外,他不願惡意揣測這個女人……

“好奇害死貓。”

袁青衣看到葉凡迷惑樣子,伸手一握他的手指笑道:

“想不通的事就彆再想了。”

她望著窗外升起的太陽呢喃:

“新的一天,新的開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