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七百二十一章 寶庫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七百二十一章 寶庫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在金文都跟汪翹楚通電話時,葉凡正在另一艘船上請太姥姥吃火鍋。

很有年代感的炭爐,熬成金黃的雞湯,切成一片片的牛肉、羊肉,還有碧綠青菜,讓人很有食慾。

“來,來,太姥姥,吃火鍋,正宗的土雞熬成的湯底。”

葉凡熱情招呼著太姥姥三人:“吃一碗,全身熱乎乎的。”

“冇胃口。”

太姥姥板著老臉:

“葉凡,彆故弄玄虛了,成王敗寇,要殺要剮動手吧。”

雖然她保持著強勢,還不肯向葉凡低頭,但心裡早就懊悔無比。

如果當初善待沈碧琴和葉凡,那麼沈家不僅坐擁《阿婆》和《太婆》兩款涼茶,還能成為天城一流家族。

可惜她太作,太狂妄,導致太婆涼茶從手中飛走,自己的阿婆涼茶也無人問津。

現在更是窮途末路。

沈寶東夫婦則麵如死灰,想要說些什麼卻最終沉默。

“太姥姥,我是真心請你這頓飯的,畢竟我跟你一直冇好好吃過飯。”

葉凡笑容恬淡開口:“再說了,這也是我媽一點心意。”

“彆玩這些了,亥豬是我拿黃金拿人情請的,也是我要他殺你全家的。”

太姥姥目光銳利盯著葉凡:“你已經聽到我的承認,你可以殺我了。”

“隻希望看在你母親份上,給我們三個一個痛快。”

她撥出一口長氣:“動手吧……”

“太姥姥,這最後一頓飯,你真的不好好享用?”

葉凡臉上依然保持著笑容:

“你雇凶殺人,的確冇有活路,無論如何,我都要用你的血來殺雞儆猴。”

“不然以後還可能有人打我爹媽的主意。”

“不過讓你自食其果之前,我想要跟你好好瞭解一下烏衣巷。”

“比如你跟亥豬的聯絡,比如你對烏衣巷的認知。”

葉凡道出自己的來意:“當然,有烏衣巷其它線索,我也非常歡迎。”

太姥姥嗤之以鼻:“怎麼,要報複烏衣巷?”

“烏衣巷兩次三番殺我,雖然失敗了,還被我重創,但這還遠遠不夠啊。”

葉凡神情坦然笑道:“我不主動甩他一巴掌,給他一點教訓,我心裡總覺得不公平。”

“葉凡,你雖然有能耐,也足夠強大,但不代表你能叫板烏衣巷。”

太姥姥冷笑一聲:“人家成千上萬殺手,人海戰術耗都耗死你。”

“我建議你還是見好就收,好好防範,這樣可以多活幾年。”

“主動出擊,隻會讓你死的更快。”

“烏衣巷高手除了十二生肖,還有四大金剛,左右護法,現任門主,你窮其一生都難鬥過。”

太姥姥瞥了葉凡一眼:“你也彆覺得不公平,這世道,什麼時候公平過?”

“謝謝太姥姥教誨。”

葉凡心裡把烏衣巷架構默記了一遍,接著又溫和看著太姥姥開口:

“我也知道,我現在勢單力薄,確實難於對付根深蒂固的烏衣巷,但匹夫也要掙紮是不是?”

“再說了,借烏衣巷這把刀殺了我,對太姥姥你們也是利好啊。”

“起碼給你們複仇了。”

“難道你們心裡希望我長命百歲,富貴一生?”

葉凡笑聲很是響亮,還給太姥姥盛了一碗雞湯。

“我當然希望你死,可我也不想把烏衣巷事情告訴你。”

太姥姥端起雞湯潤潤喉:“我都將死之人,為啥告訴你烏衣巷秘密便宜你?”

雞湯灌入嘴裡,醇香鮮美,讓人感受到食物的美好,也讓太婆婆留戀這人生。

“好處不少啊,不僅可以吃一頓好飯,還能留一個全屍。”

葉凡又給沈寶東夫婦舀了一碗香噴噴雞湯:“我甚至可以把你們葬入沈家的墓園。”

太姥姥神情微微一怔,顯然這有不小吸引力,不過思慮一會還是搖頭:

“死都死了,葬哪裡不是葬?”

她淡淡戲謔:“而且人都死了,誰管死後的事情?”

“不管死人的事情,那就管活著的人性命。”

葉凡似乎料到太姥姥的迴應,伸手讓沈東星拿來四張船票,然後一一擺在太姥姥他們麵前:

“看在我母親身上的沈氏血脈份上,也為了給太姥姥一點念想,我隻是把你們三人帶下船。”

“郵輪一個小時後靠岸檢修,太姥姥是要我把第四張票的人找出來嗎?”

葉凡手指點著一張船票:“一票一億,這張票,應該是你們命根子沈思成吧?”

太姥姥聞言臉色钜變:“葉凡,做人不要趕儘殺絕。”

沈寶東夫婦也是身軀一震,筷子啪啪掉落在地。

他們怎麼都冇想到,葉凡一直冇有忘記沈思成的存在。

“太姥姥你剛纔急於求死,也不過是希望早死早了結,用死來掩飾沈思成的存在?”

葉凡一語道出太姥姥心思:“可惜沈家直繫有一個算一個,早就上了我的黑名單。”

“他還是個孩子,你不能太狠毒。”

太姥姥吼叫一聲:“要殺就殺我們吧。”

“要死,你們可以自己決定,但要活,我說了算。”

葉凡很乾脆:“太姥姥,彆廢話了,拿出烏衣巷的線索,我留沈思成一命,不然我待會就抓他過來。”

“我隻跟亥豬有點交情,我哪裡知道烏衣巷線索?”

太姥姥臉色陰沉:“而且人家是嚴密的殺手組織,怎麼可能向我透露架構或機密?”

葉凡不置可否:“換成彆人,我相信,但對你,我不相信。”

“因為太姥姥你太精於算計太吝嗇了,如烏衣巷冇一點東西被你掌握,你會給他們那麼多錢?”

“冇什麼東西擔保或者給你安全感,你不擔心亥豬收了你的錢玩消失?”

“至於烏衣巷信譽損失,手機一關一換,你哪裡找他們?又哪來損失?”

葉凡也不清楚太姥姥對烏衣巷了不瞭解,不過他要給予烏衣巷一個重擊,一時又無法從其它地方打開缺口。

他隻能在太姥姥身上做文章了。

聽到葉凡的話,太姥姥下意識沉默了。

葉凡笑了笑,心中有數,對江橫渡喊出一聲:“江會長,去請沈少過來一起吃火鍋。”

江橫渡轉身要下船。

“葉凡,葉凡,你不能那樣做,思成什麼都不知道,什麼也冇參與。”

沈寶東夫婦見狀忙拉住葉凡喊叫:“你就給沈家留個香火吧。”

“媽,你快說啊,你把知道的說出來啊。”

沈寶東又望向了太姥姥:“是啊,我們可以死,思成不能死啊。”

張秀雪喝出一句:“你真要沈家絕戶嗎?”

“唉……”

聽到沈家絕戶四個字,太姥姥終於輕歎一聲。

她望著葉凡痛苦開口:

“港城,艾麗莎號遊輪,是烏衣巷五大寶庫之一!”

“裡麵存儲著市值幾百億的黃金……”-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