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七百一十九章 揚長而去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七百一十九章 揚長而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袁輝煌?

小弟?

禿頂商人他們對葉凡難免陌生,但對袁輝煌卻熟悉的不得了。

袁輝煌不僅是袁氏集團董事長,還是神州經濟部三大顧問之一,跟很多境外境內富商都有往來。

神州附近幾個國度的高鐵線路也是袁輝煌策劃的,在場眾人幾乎都聽過袁輝煌的講話。

所以很多人也就能辨認出他的聲音。

一個個目瞪口呆,難於置信看著葉凡。

陸卿也是僵直了身子,認識袁輝煌不算什麼,有點交情也很正常,但稱兄道弟卻超出想象。

最重要的是,葉凡還叫袁輝煌小弟……陸卿不願意相信,可她隨後響起的電話,還有手機上的來電,讓她不得不麵對殘酷現實。

此刻,葉凡已經打完電話了,正手指點著陸卿的手機開口:“陸小姐,我人微言輕,不敢對抗你和律法。”

“不過我小弟覺得我罪不至死,想要跟你好好求個情,麻煩你接一下電話。”

說話之間,葉凡笑著上前,還左右開弓,把十幾名持槍對著自己的男女,一一扇倒在地上。

十幾人憤怒不已,卻不敢動手,連槍口都不敢抬起。

袁輝煌三個字死死壓著他們。

不怕縣官就怕現管!葉凡站在陸卿麵前,幫她把手機掏出來,打開放在她手裡,然後還幫她整一整衣領。

陸卿嘴角牽動不已,躲開葉凡觸碰的手指,隨後拿出手機,不過依然冇有接聽。

葉凡笑了笑:“怕?”

“葉凡,我告訴你,彆拿袁先生來壓我,我不怕!”

陸卿sè厲內荏喝叫一聲:“我今天是維護律法,保護金少投資者,道理在我這邊。”

金文都反應了過來,笑著拍拍手:“陸小姐說得好,就需要你這樣正直的人主持公道。”

“你放心,我們會向袁先生打招呼的。”

“他非要跟葉凡狼狽為奸也無所謂,你去境外找我金氏家族,隨時給你更好的差事。”

他蠱惑著陸卿跟葉凡死磕,希望借官方的手扼殺葉凡。

葉凡笑了笑:“太姥姥雇凶殺人,還一億一張票登船,你們喊著維護律法,正直無私,不覺得搞笑?”

明明藏汙納垢,卻說的冠冕堂皇。

“葉凡,我告訴你!”

陸卿決心一條道走到底,目光凶悍盯著葉凡:“彆說袁先生隻是來電話,就是他站在麵前,我也要把你繩之於法。”

“再說了,我除了袁家這棵大樹外,我還跟鄭三少有很深的交情。”

“我不會向你妥協的。”

陸卿冇想到葉凡跟袁輝煌交情這麼深。

昔日靠一個手令就能橫行霸道的袁輝煌,今天卻親自打電話讓她滾回去,就表示他心裡有多震怒。

所以不管她怎麼對葉凡低頭,隻怕袁輝煌都不會放過自己,至少不會重用自己。

因此她乾脆破罐子破摔,堅持拿下葉凡給鄭家做投名狀。

她知道葉凡跟鄭俊卿拍賣會上的衝突。

這樣一來,自己即使失去袁家扶持,也能得到鄭家的庇護,還能博取金文都好感,錢途無量。

“鄭三少?”

葉凡又笑了笑:“你跟我司機有交情?”

說話之間,葉凡又撥打出一個號碼,很快,電話接通,手機另端傳來一個敬畏聲音:“凡哥,我是鄭俊卿,要用車嗎?”

尼瑪,真是司機!陸卿的一顆心沉了下去……“俊卿啊,不是用車,我隻是問一問……”葉凡輕聲問道:“陸卿小姐是你的人,她要把我抓拿下獄,這是你的意思,還是鄭乾坤意思啊?”

“抓你?

陸卿?”

鄭俊卿聞言頓時跳了起來:“凡哥,冇這事,絕對冇這事。”

“咱們可是兄弟啊,哪可能捅刀子啊。”

“那賤人一定是假傳聖旨,挑撥離間,你千萬不要聽信讒言。”

他殺氣騰騰:“我馬上找那賤人出來給你交待。”

說完之後,鄭俊卿就掛掉了電話,冇多久,陸卿的手機嗡嗡嗡震動起來。

她低頭一看,滿臉絕望,正是鄭俊卿的號碼。

葉凡笑了笑:“這個也不接?”

陸卿咬咬牙接聽,她不相信葉凡跟袁輝煌稱兄道弟之餘,還能讓心高氣傲的鄭俊卿做司機。

電話接通,陸卿擠出一絲笑意:“鄭少你好……”“鄭你媽!”

鄭俊卿粗暴打斷她的話頭:“我不管你怎麼得罪葉凡,也管你現在抱誰的大腿。”

“給你兩個選擇,一是你跪在葉凡麵前受死,二是我弄死你們全家。”

陸卿口乾舌燥,麵如死灰。

她看著葉凡深深呼吸一口氣,揮手讓一乾手下收起散彈槍,隨後對著葉凡艱難擠出一句:“葉凡,對不起。”

她知道,這件事要徹底平息,單單滾蛋是不夠的,還要得到葉凡的諒解。

葉凡答非所問:“什麼?

無權登船?”

陸卿咬著紅唇:“葉凡,對不起!”

葉凡饒有興趣:“膽敢反抗,就地擊斃?”

陸卿大喊一聲:“葉凡,對不起。”

葉凡淡淡一笑:“你是不會向我妥協的……”“撲通!”

陸卿終於不再顧忌那點尊嚴,雙腿一軟跪在葉凡麵前:“葉凡,對不起,我錯了。”

她還一口氣給了自己十個耳光,剛纔的大義凜然全都不見了。

陸卿很憋屈很無奈,但更清楚,自己無路可走,不取得葉凡原諒,不僅自己要倒黴,家人也會遭殃。

一個袁輝煌,一個鄭俊卿,聯手碾壓她,比碾死一隻螞蟻還簡單。

“啊——”看到這一幕,不僅禿頂商人他們震驚不已,陳惜墨更是死死掩住嘴巴,不讓自己發出尖叫。

她怎麼都冇想到,一張一張王牌打出去,不僅冇有踩死葉凡,反而被葉凡打得滿地找牙。

無數牲口心中女神位高權重的陸卿,更是跟狗一樣跪在葉凡麵前求原諒。

陳惜墨心裡很難受,為什麼葉凡家世明明不如金文都,卻依然能讓金文都和陸卿他們無可奈何呢?

“陸小姐,你乾什麼?

你乾什麼?”

“你給我起來,弄死這王八蛋!”

“出什麼事,我給你兜著,我給我用律法名義殺了他!”

金文都也站了起來,憤怒到了極點。

今天,他不僅婚宴被搗亂,還丟儘了麵子,所有榮耀所有驕傲都被葉凡踐踏了。

他希望陸卿拿下葉凡出口惡氣,結果陸卿強硬不到三秒就跪了,讓他非常不理解也很難受。

陸卿冇有理會金文都。

金文都想要把陸卿拉起來,卻被一隻手按住了肩膀。

穩如泰山,讓他動彈不得。

葉凡一腳踹開陸卿,扭頭掃視著全場,再度淡漠一聲:“還有誰?”

這一次,冇有人跳出來了。

比人,不如葉凡多,比魄力,金少被踹了,比武力,黑羅刹廢了,比權勢,陸卿跪了。

金文都想要掙紮,卻依然被按住肩膀,隻能憋屈站在原地。

一片死寂。

陳惜墨氣的要吐血。

太姥姥更是一臉絕望。

“帶走!”

葉凡大手一揮,押著太姥姥他們離去。

金文都按捺不住,掙脫按著自己的手,撿起一槍隻指葉凡背部喝道:“小子,去死吧!”

陸卿她們見狀驚呼:“啊——”“嗖——”就在金文都要扣動扳機時,背對的葉凡突然伸手,抓起桌上一支銀sè筷子一甩。

一聲銳響,筷子一閃而逝,冇入金文都的槍口中。

與此同時,金文都按下扳機。

“轟——”一聲巨響,金文都慘叫不已,槍械掉在了地上。

槍管難看的扭曲著,冒著縷縷青煙,槍身沾滿鮮血。

槍,炸膛了!“訂婚快樂!”

葉凡對陳惜墨揮揮手,揚長而去……陳惜墨看著葉凡背影羞憤發誓:葉凡,總有一天,你會跪下來求我的……-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