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七百一十四章 讓你高攀不起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七百一十四章 讓你高攀不起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就在沈家頭頂的另一套海景套房中,一個慵懶漂亮的成熟少婦斜靠在沙發上。

她還穿著一套ol套裙的製服,包裹著完美嬌軀,玲瓏剔透,曲線迷人。

交錯的絲襪長腿在陽光照射下,反射著光滑細膩的光澤。

她一邊搖晃著拉菲紅酒,一邊望向梳妝檯前的陳惜墨:

“想不到我女兒精心打扮起來比平時漂亮十倍。”

成熟少婦儼然就是陳晨曦了,比起以前她變得更加嬌媚,更加滋潤,好像輕輕一捏就能捏出水來一樣。

她輕啟誘人的紅唇笑道:

“金文都還真是有福氣,能娶到我這樣的女兒。”

陳惜墨一改往日清純樣子,不僅一身禮服彰顯性感,眉眼也在化妝師手中變得精緻。

“能夠遇見金少也是我的福氣。”

陳惜墨看著鏡子中美麗動人的自己:“不,應該說他是我們一家的福氣。”

“這倒是。”

“如非有金少援手一把,咱們母女現在就坐吃山空,說不定過一年半載就要去討飯。”

陳晨曦俏臉多了一抹冷冽:“葉凡那王八蛋,可把我們害苦了。”

“看似簡簡單單撂掉我千軍地產職務,實則是斷絕了我們母女出路。”

“這幾個月,不僅冇有一單生意起來,連你找份工作都難成功。”

“不過現在好了,一切都過去了。”

“我們不僅在東南亞重新站穩腳跟,還獲得金少十個億支援,最重要的是金家大力庇護。”

“最多兩年,我們就可以重返榮光,達到昔日巔峰。”

她一度後悔自己看錯了葉凡,讓這樣一個大靠山被自己拆了,導致母女還要承受嚴重後果。

但現在重新崛起,她又慶幸自己幸虧棒打鴛鴦了,不然女兒就遇不上金文都這樣的豪門大少了。

“重返榮光算什麼?達到昔日巔峰算什麼?”

陳惜墨伸手擺正自己脖子上的鑽石項鍊,語氣帶著前所未有的冷漠:

“我們還要從哪裡跌倒,就從哪裡站起來。”

“我們不僅要重新回來開公司賺大錢,還要讓葉凡好好仰視我們。”

“我要讓他知道,當初對我的打臉和拒絕,我陳惜墨會十倍百倍討回來。”

想起昔日的種種任性,陳惜墨不僅冇有半點懊悔,反而多了一抹意難平的怨恨。

葉凡啊葉凡,昔日你看我不起,以後我要你高攀不起。

離開你之後,我不僅冇有更落魄,我反而活得更出彩。

你等著後悔吧。

陳惜墨昂起俏臉意氣風發。

“這也是你慫恿金少組織訪問團來神州的要因?”

陳晨曦嬌笑一聲起身:“不過這一次確實讓我開了眼界,讓我知道了什麼叫做名門望族。”

“這個訪問團一來神州,所過之處都是高規格待遇。”

“不僅昔日很多對我落井下石的人紛紛示好,還讓我見到了很多曾經要仰望的人。”

“等你跟金少訂完婚,估計我再出入神州,葉凡都要敬讓三分了。”

她端著酒走到落地窗前麵眺望著遠方江麵,想象著葉凡向她們母女低頭的愜意場景。

“媽,你高估葉凡了。”

陳惜墨微微挺起胸膛:“也低估金少了。”

“金少可是百年世家出身,有錢有地盤有地位還有槍。”

“這不是葉凡一個武盟高層可比的。”

“再說了,葉凡的地位和成就都是武盟給的,而金少是家族血脈天生賦予的。”

她俏臉帶著一股子驕傲:“十個葉凡也比不上。”

“有道理。”

陳晨曦嫣然一笑很是嬌媚:“中午我一定要好好喝幾杯,慶賀你找了一個好歸宿……”

“媽,我去找金少了,待會我們一起出場。”

陳惜墨站了起來:“你換好衣服也上來吧。”

說完之後,她就帶著幾個女伴離開了海景套房,得得得向金文都所在房間走去。

“真是完美的一天。”

陳晨曦看著長大的女兒嬌笑一聲,隨後一口把紅酒喝了個乾淨。

她正要拿出長裙更換,卻忽然覺得眼角,掠過一抹寒芒。

陳晨曦抬頭望去,隻見紅彤彤的太陽,正從層層雲霧中掙出,金色陽光傾瀉在江麵,很是好看。

而江麵吹來的風,卻在忽然間,有著冰冷的寒意。

首先看見的,是一隻閃著寒光的旗杆,對映著刺眼的陽光,一麵血色大旗躍然出現。

旗麵上,繡著一個深黑色的‘江’字,張牙舞爪,流露著一股睥睨天下的強大氣勢。

接著,一艘大船出現在陳晨曦視野,足足有五層高,比起維多利亞郵輪也不遜色。

還冇等陳晨曦反應過來,大船兩側又出現十艘差不多的船隻,好像閃爍無數寒光的鋼鐵洪流。

陳晨曦隨後又看到,郵輪後麵的江麵和兩側湧道,也都出現了殺氣騰騰的船隻。

四麵加起來足足四十九艘!

大船甲板很快站起一個人,他拿著對講機厲喝一聲:

“封——”

“封!”

“封!”

滾滾而來的四十九艘船隻,在這一聲喝令中,竟奇蹟般的停止了滾動。

一記記喝喊聲此起彼伏的響叫著。

因為同時停止,幾十艘船隻旗幟炸響,浪濤拍碎,卻牢牢把整艘維多利亞郵輪封鎖住了。

這種蘊含萬鈞之力地停滯,森嚴如鐵的紀律,遠比奔瀉而下更顯示出來了力量。

因為,那是一種如臂使指,引而不發地極致。

陳晨曦也算經曆大風大浪,但在此刻,她還是俏臉钜變。

接著,她更是掩飾住誘人的小嘴。

她清晰看到,唯一緩緩靠近的大船前端,站著一個熟悉久違的身影。

葉凡!

江氏大船很快靠近維多利亞郵輪,幾乎是船頭剛剛接觸,二十幾個身影就從甲板跳了過去。

江橫渡和沈東星簇擁著葉凡上前。

龍行虎步,威風凜凜。

七八個聽到動靜跑出來的安保人員,見狀眼裡露出一抹敵意,隨後挪移腳步靠近:

“你們是什麼人?”

這些人擋住了沈東星他們的去路。

一個金髮漢子還手按腰間厲聲喝斥:

“私人郵輪,非請勿入,膽敢擅闖,就地擊斃。”

“轟——”

江橫渡冇有給他們掏槍機會,腳步一挪直接撞了過去。

金髮漢子剛剛抬起槍械,就被江橫渡氣勢如虹撞中。

“砰!”

一聲巨響,跟江橫渡碰撞的猛男,感覺全身瞬間劇痛,像是撞擊岩石一樣,骨架都要散了。

冇等他跌飛,江橫渡已經一抬手,揪住了他的衣領,對著自己額頭用力一磕,傳出一聲沉悶的鈍響。

接著他把對手砸入緊隨其後的外籍安保中。

四五個人在措手不及的情況下,被金髮軀體撞的翻滾跌倒。

江橫渡欺身而近,一記淩空膝撞,一記脆響,又把另一人撞翻幾個跟頭,絆倒剩下兩人。

前麵一片暢通。

“神州境地,你們非法持槍,罪很重啊。”

沈東星撿起槍械丟給眾人,隨後拿著一槍指向金髮猛男:

“太姥姥在哪裡?”

金髮猛男忍著疼痛喝道:“你知道你們在做什麼嗎?”

“撲——”

沈東星一槍打飛對方半個耳朵:“在哪裡?”

金髮漢子劇痛無比:“郵**廳……參加訂婚宴……”

葉凡無動於衷向婚宴大廳走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